• 第48章 帮他教训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2030字

    对于苏锦溪的命令红线是不敢违抗的,转身走到自己师兄弟面前。刚准备挑选,可是站在面前的人神情一凌,瞬间然红线脊背一凉。

    这可是暗卫中的老大追影啊,他一直贴身跟在王爷身边的,武功之高不用多说,。

    见红线有所犹疑,苏锦溪当即开口道:“小线,你这面前的人叫什么名字?”

    她话音落下,凤长漓便顺着她的目光看去,看到的人不由得让他弯起了嘴角。

    “大小姐,是追影。”红线如是回到。

    “追影?名字起的挺特别,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真的做到如影随形?”苏锦溪淡淡的扫了一眼追影,只见他神情肃穆,那双黑眸深处是浓浓的不甘。

    他还挺自负,以为自己一身本事挺厉害。苏锦溪看穿了他的心思,非但没生气,反而嘴角一弯勾起丝丝的笑意,杏目里折射出一抹算计的光芒。

    “小线,跟他过几招给我看看。”

    红线张着嘴‘啊’了一声,一脸震惊的看向苏锦溪。虽然不至于一出手就被打趴下,可打到最后还是会输的,再说追影也是她的上司,会被穿小鞋的。

    “没事,他敢打你,等会我叫你们王爷教训他。”苏锦溪一仰头,一脸自豪的样子,找了凤长漓作靠山,似乎还很得意。

    红线的脸都快吊成苦瓜了,她不是主子,更要不来主子的待遇啊。

    “来吧,我让着你。”估计是红线磨磨唧唧的样子让追影有些不耐烦,主动站出来要跟红线动手。

    原本红线还有所顾虑,可是一听到追影说出那个‘让’字的时候,心虚就变成了恼怒。她好歹也是王爷身边得力的暗卫,要不然怎么会被派去保护苏小姐?

    “那我就不客气了。”红线不跟他假客气,捏着拳头,怒气冲冲的就朝着追影打去。

    事实证明,女人惹不得,尤其是盛怒下的女人更是惹不得。

    红线的拳头带着凌厉的掌风呼啸而来,她不打算跟他耍花枪,根本就是实打实的力气。

    见此追影神色一暗,红线的实力他并不敢小觑,这一掌接下恐怕是两败俱伤,无奈之下追影只能躲。

    两兵交战,最忌讳的就是一方胆弱,若是让对方抢得先机,那自己只能吃亏吃到底。正如这句话所诉,红线的进攻是一波接一波,拳头没打到追影,紧接着一记扫腿让他躲的更远了。

    眼下这么多人看着热闹,追影被逼得出不了手也是感觉挺丢人的。正逢红线一掌劈来,追影看准了时机一掌接下,然后步步逼近,让红线只有招架之力,而无还手之力。

    追影用了七八分的实力,而红线却拼上了全部。苏锦溪对两人的出拳的手法看的特别仔细,嘴角的笑意越发的大。

    凤长漓只教了她们花拳绣腿的武功,却从未教过近身搏斗和耍心眼。如果刚才追影对战的是自己,他应该早就被拿下了。

    她是片警,也曾经做过卧底,对于近身格斗比较精通,至于爬墙上房更是不再话下。她随行动自如,但终究不如他们古武飞檐走壁那般利害。

    一场比试,红线虽然没被追影打趴下,但已经被他压制的不能脱身,很明显红线输了,只是输的不适太难看。

    苏锦溪见此,把自己头上的发钗拔了下来,朝着追影说道:“这是你打赢红线的奖赏,拿去吧。”

    此话一出,追影的脸色瞬间僵了,下意识的看向自己的主子,而此刻凤长漓的脸色更是难看。

    簪子怎么能随随便便的送人呢?还是从自己头上现拔下来的,这等私密的东西怎么能说给就给?

    紧挨着自己的身边人吃醋的味道太浓了,浓重的让苏锦溪没法忽视。她看了他一眼,很浅的眼神,却瞬间让凤长漓脸色变得柔和。

    “来拿吧,莫非你认为拿不走?”苏锦溪看着追影,眼中划过一丝轻笑,说不清道不明的意思让追影心中膈应的很,因为他捉摸不定眼前的这位主子到底是什么想法?

    追影看了一眼凤长漓,见他脸色已经恢复如初,这才敢走近苏锦溪。

    她的簪子就拿在手上,笑吟吟的看着他,鼓励他去拿。

    追影停驻在苏锦溪的面前,看着她手里的簪子并没有去拿,身为暗卫他的警觉一向很准。苏锦溪绝非让他去拿簪子这么简单,因为他知道苏锦溪的伸手也非同一般,伸手试探了一下,却没有伸去拿。

    苏锦溪轻笑着看着他所有的动作,并不点破,给他尽情猜测的时间。

    这会凤长漓也回过味来了,知道苏锦溪后续必有动作,他倒也不担心。

    追影做了十足的准备,盯着苏锦溪的手,快准狠的下手。他的手指还未触碰到苏锦溪的手,那只手就像游蛇一样从他的指尖划过,朝着他的喉间而来。

    尽管追影做了完全的准备,左手迅速的格挡,可还是没有她快,因为簪子尖锐的锋芒抵住了他的喉咙。

    几乎是一招制敌,不仅岁的追影看花了眼,就是凤长漓都没想到。

    “诶呀呀,都忘记了跟你说了,簪子锋利,拿不好是会伤人的。”苏锦溪笑吟吟的看着追影,身上的气势将追影全数压倒,让他眼里的不屑变成深深的佩服。

    追影当即跪在地上,沉声道:“是属下疏忽。”

    早就知道她会有后招,却还是没有防备住。在自己有戒心的情况下,还被人乘虚而入,简直是他们暗卫的耻辱。

    “那日跟踪我到苏府的人就是你吧,真的是一点装扮都不会隐藏啊。”他跪着,苏锦溪并没有阻拦,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神情淡漠的很。

    “是。”追影如是说道,不敢不认。

    闻言,苏锦溪只是轻笑了一声并未回答,一双星目看向眼前那一众或疑惑,或惊愕的暗卫。

    她的目光凌厉,所到之处,让所以人情不自禁的低下了头。

    “我承认你们功夫很厉害,可是你们是暗卫,都是保护人的,要不惜一切代价把对手弄死的存在,要这些花拳绣腿的空架子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