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9章 夫君,你真好看!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2本章字数:3072字

    话音落下,凤长漓的脸色没变,甚至眼睛都不眨一下。苏锦溪教训他的手下,他并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对。

    “见过街头无赖打架吗?”苏锦溪将簪子插好,语气轻淡的问道。

    虽然她的口吻并不是很重,但是没有人敢把她不当做一回事,见所有人都不回答,苏锦溪目光突然变得凌厉,冷喝道:“这都不知道吗?肯定是先踢他裤裆,在拽他头发,最后一脚揣他肚子。”

    此言一出,所有人都惊愕了。但是没人敢出声反驳,因为她说的都对。

    只是凤长漓觉得有些无奈,他这是暗卫啊,不是街头无赖。但苏锦溪并不在意,这些人要着皮脸,一次任务不成,被主子训斥两句就要死要活的抹脖子自杀,这样的人等同于无用。

    知道凤长漓心存疑惑,苏锦溪笑着看向他:“知道刚才那一招从哪学的吗?”

    “从哪?”那么快的身手,就是凤长漓都看呆了,自然是要问了。

    对此,追影也竖起了耳朵仔细听,生怕错过了什么。

    “自然是跟一个老千学的,他一辈子都在出老千,手法相当诡异,让人看不出破绽。”苏锦溪得意的笑了一声,抬眼看去凤长漓的眼睛里果然是满满的惊愕。

    再看其他人,也是一脸惊吓。

    “别特么一脸瞧不起的样子,别人的手段自己也可以用,改个武器就变成了一记绝杀的招式。就你们那些花花招式,顶多让人一时半会的靠近不了你,一旦靠近,一定必死无疑。真不知道你们有什么好得意的……”说着苏锦溪撇了一眼凤长漓,继而冷笑道:“也不知道你们的主子有什么好得意的?”

    原本前面的话就让凤长漓的脸色微变,后面的这句话更是让他脸色变成了绛紫色,那心里就像是活吃了一只苍蝇一样。

    追影更是羞愧,根本不敢抬头。

    “晋王爷下令吧,让他们去学新技能去,不管用什么下流的招式,只要一招杀敌就好。反正你们是暗卫,顾及那点自傲的脸面给谁看?再说了身为暗卫杀不了人,那才丢脸呢。”苏锦溪把玩着凤长漓修长的五指,一脸不在意的吩咐道。

    这年头,谁不要脸谁吃香。管你用什么方式,能制敌就是好暗卫。

    反之,就活该被淘汰。

    对此,凤长漓轻咳了一下嗓子,这才说道:“都听到了吗?按照王妃的命令去办,给你们十天的时间,回来给本王交差。”

    “是,属下遵命。”所有的暗卫统统的跪下接旨,没有人是不愿意的,因为准王妃给他们上了记忆犹新的一课。

    从前的暗卫都是一招一式的练,力求下盘稳妥。而苏锦溪不一样,她自己一身古古怪怪的功夫,说出来的话也不一般。可是他们却不得不服,谁让他们的暗卫老大,武功最好的一个,连王妃的手上一个簪子都拿不下来。

    等所有人走了,凤长漓看了看天色,什么也没问,直接把人抱进了屋里。

    深秋已过,快要入冬了,太阳一藏起来,寒风就有些刮脸。苏锦溪已经在外头坐了挺长的时间了,不能在呆了。

    怕她无聊,凤长漓把人抱进了书房。一人拿了一本书在看。

    他靠在软塌上,她靠在他的身上。

    对于上面的字,苏锦溪是一半认得,一半勉强认得,剩下的都是靠猜的。看了没几页,她直接给丢在了一旁。

    “怎么了又?”对于她的任何一个反应,凤长漓都是第一时间关心的。若说从前她是他宝贝,现在完全就是他的掌上明珠,含在嘴里怕花了,捧在手心里怕摔了。

    苏锦溪皱紧了眉头,气呼呼的说道:“这字认不全,没法看。我读书少,你别糊弄我。”

    她这态度把凤长漓逗乐了,放下了书,目光灼灼的盯着苏锦溪笑道:“不认得,你可以问我啊。你这态度倒是一点都不像是求学,倒像是字不认识你是它的罪过一般。”

    “是谁把书放在我手里的?问过的我意见吗?”对上他的质问,苏锦溪一点也不心虚,对上他的眼睛,理直气壮的反驳。

    凤长漓大概是忘记了,他的准王妃倒打一耙的功夫可不是一般的深厚。

    “那你想干嘛?”对于她的强词夺理,凤长漓只能甘拜下风,一脸无奈的问道。

    他服了软,苏锦溪也没有什么跟他犟的。其实就是坐着太无聊了,所以想找茬斗嘴而已。

    “宿千吟被你解决了吗?他会不会再来?凤长漓,我可经不起他的第二次折腾。”突然想起了这个人,苏锦溪的脸色变得很严肃。

    果然上天赐给凤长漓一副好皮囊不是什么好事,他的屁股后头紧追着一个长相不俗,武功不俗,身份不俗的爱慕者。

    以前她可以不计较,但是现在他凤长漓是她的男人,纵然她是真不想跟这样的人当情敌,可他若是再侵犯她的一亩三分地,她苏锦溪也不是好惹的。

    提到宿千吟,凤长漓的眉头也打了一个结。

    想必上次重伤他之后,短期之内他是不会在来骚/扰锦溪了。但是仅仅是这样也是不够的,宿千吟终究是个隐患,这个麻烦还是让他亲自来解决好了。

    “我不会让这厮在困扰你。”凤长漓在她耳边一一字一句的说道,就像发誓一般。

    苏锦溪撇了撇嘴,对于他说的话不可置否。反正是他的烂桃花,自然归他处置。

    话音落下,周遭再次寂静了下来。

    凤长漓抱着她俨然没有了看书的兴致,而苏锦溪也陷入自己的沉思,没有说话。

    “你……”

    “你……”

    过了一会,两人竟然同时开口,如同心有灵犀一般。苏锦溪顿了一顿,主动说道:“你先说.”

    对此凤长漓也没有矫情的推让,直接开口道:“你的伤还需要几天才能断药,红线今日来想必是替你娘亲来打探消息的,我想让她回去回复一声,让你晚几天在回去。”

    这是为她考虑,凤长漓做事一向有章法,苏锦溪倒也没多问。想来这几天二姨娘和苏月玲都被关了紧闭,她娘本身又掌了管家之权,再说又有红线盯着,自然是不用担心的,对此苏锦溪没有反对。

    “你想说什么?”凤长漓说完了,自然是该问她说什么了。

    闻言,苏锦溪立刻摇了摇头:“没什么,刚才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来着,可是现在我自己又想通了,所以不问了。”

    既然如此,凤长漓也就没什么好说的了。

    苏锦溪靠在他怀里,不禁陷入了沉思。其实刚才她想问他是不是对她很好奇?

    尤其是对她的身手,她知道她虽然顶着一个苏家嫡女的名号,但她的所作所为并不像一个养在深闺的大小姐。

    她曾经那一两句轻描淡写的解释真的能让他释怀吗?让他心里一点都没有疙瘩的不想追根问底吗?

    即便面对李如依,她都没有敞开心扉告知她真相,就怕她因此想歪了,而她的另一面却被凤长漓完完全全的收入眼里,他就不怕她是怪物吗?

    一想到这里,苏锦溪忍不住看了一眼凤长漓。他是堂堂的西凉国的小王爷,身份贵重的皇子……对此一点就不介怀吗?

    她原本就是想偷偷的看一眼,谁知道这一眼竟然被凤长漓逮了一个正着。他神秘一笑,狭长的眼睛都眯了起来,直接抱着她的腰身,俊美的脸朝着她压了下来。

    “夫君就在眼前,想看就大大方方的看,不必拘谨。”

    语气轻挑,摆明了在调/戏她。

    见此苏锦溪也不客气,双臂伸出搂住了他的脖子,媚眼如丝,犹如勾魂摄魄一般的看着他。

    “这般‘盛世美颜’谁人不喜欢,夫君,你真好看。”

    她呵气如兰,跟他杠上了,就是在勾/引他。

    那殷红的小嘴就在跟前,凤长漓盯得眼睛的都红了。她在引火,可是他心甘情愿的起火。

    只是……凤长漓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别开了脸。

    不行,莫峰说了不行。

    见他纠结的脸色,苏锦溪咯咯的笑了起来。没错的,她就负责引火,但是不灭火。

    她赌的就是凤长漓的一颗心,看看他是不是真的坐怀不乱。为了她,为了莫峰当医者的一句话真的忍得住。

    “你真是妖精……折磨人的妖精……”半晌,凤长漓的额头抵在她的肩膀的上,脸深深的埋进她的怀里。

    闻言苏锦溪笑的更大声了,这个称呼她还挺喜欢的。

    见他真的难受,苏锦溪不由得在他耳边笑道:“去洗个冷水澡吧,许是会好受些。”

    原本她是真心实意的,结果却触了凤长漓的逆鳞,他依旧没抬起头,闷声说道:“不用管,一会它就偃旗息鼓了。”

    这口气分明是在赌气,而且是苏锦溪惹得气。

    但是她没打算出言哄他,双手搂上她的背,纤细的手指在他的脊背划过,温柔的按摩。

    舒服的很,但同时也让凤长漓身上的火更加的旺盛。

    没过一会,凤长漓红着眼睛抬起了头,咒骂了一声,然后放下苏锦溪,自己夺路而逃。

    仅仅是一天的世间里,他被苏锦溪无数次的调戏。这样在下去几天,他真是要吐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