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9章 你想我了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3030字

    眼看年尾已经过完了,可在年前的几天,苏府却发生一件不大,却也不小的事情。

    家里的厨房失火了,好在家里的奴才反应快,迅速的扑灭了火,这才免于将主屋给烧了。满天的黑烟,就像是一团乌云笼罩在苏府的头上。

    苏暮宸大怒,眼看到了年关,却将厨房了烧了,虽然不会损失太多,可终究不是太吉利。

    查询为何会烧起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知道。

    苏暮宸大怒,让家丁将长年在厨房做饭的厨子和烧火的丫头们一人打二十棍以示惩戒。

    原本李如依想求情,可谁知道她刚准备开口,一个烧火的丫头忽然跪在地上哭开了。

    那是一个刚进府的丫头,才是十八九岁,年纪很小。

    “老爷,这不管我们的事,是府上有邪秽作祟。”这丫头口出惊人,顿时让所有在场的下人都面面相觑,脸色煞白。

    眼瞅着到年关了,这等邪门的事情哪能说的准啊?

    “放肆,谁给你个奴才在这瞎说的。”苏暮宸怒不可遏,当即大声喝道。

    那丫头吓的身子一震,脸色也煞白,却还是一脸坚持:“老爷,真的有邪秽作祟,不然前几天府上的大白狗怎么好端端的死了呢?”

    此言一出,顿时人心浮动。一联想到最近所发生的事情,就会觉得邪门。

    好端端的上香,却突然遇见了劫匪,让伤了三小姐。

    而二姨娘又长病不起,这前一刻还好好的大白狗也死了,这没几天厨房又被烧了,这不是邪门是什么?

    苏暮宸一眼一扫就知道这群奴才脑袋里在想什么,当即冷喝道:“来人啊,把这个胡言乱语的丫头给我拖下去乱棍打死。”

    闻声,站在身后的家丁当即上前,一人拖着那丫头的手臂,朝着门外拖去。

    哪里知道那丫头也不求饶,就算是要被打死了,也在大声喊着府里有邪物作祟。苏暮宸气的脸色铁青,看着所有的奴才,一字一句的喝道:“我告诉你们,我苏暮宸血战沙场多年,别说小鬼怕我,就是阎王爷见了我也要跪下来叫声爷爷。我看谁敢在府上乱嚼舌头,查出一句,我绞了你们的舌头。”

    苏暮宸在沙场上严厉惯了,自然是不允许有人说这些有得没得。

    他已经下令严惩不贷,李如依自然也就不再插言,具体的安排了后续的事情,就回了自己的院子。

    谁知道这件事即便苏暮宸三令五申,还严惩了那个口出狂言的丫头,府上还是流言蜚语满天飞,弄的整个府上的人心惶惶。

    李如依听见了一个丫头乱嚼舌根,当场下令打了二十家棍,原本以为会收敛些,谁知道更加的严重。

    这件事苏锦溪自然知道,只是她却不屑一顾,压根就没当一回事,只是让红线严加注意二姨娘的动向。

    晚上,她正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的难以入眠,就是这会窗口一动,凤长漓已然翻窗而入。

    在这一刻看到他,苏锦溪嘴角一勾,一抹笑意荡漾在嘴边。一跃而起,坐在床边,眉眼带笑的看着凤长漓缓缓的走近自己。

    这回他穿着一身暗紫色的长衫,上面揪着蟒纹的暗纹,从前没见他穿着这么正式的衣服,但是今日这么一看,还是那样的邪魅……但邪魅中还带着一点沉稳。

    “你这么看着我,难道是在欢迎我?”她直勾勾的眼神让凤长漓心生警惕,她什么时候这么主动过了?难道又是有事求他?

    苏锦溪摇了摇头,并没有说话。等他走近,突然搂住他的脖子,像小猫咪一样在他胸口蹭了蹭。

    这一举动可是让凤长漓受用的很,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搂着她的背,哄小孩一样的拍了两下。

    “你怎么来了?”她闷闷的问道,可是他并没有回头。苏锦溪疑惑的抬头,他瞅准了时机直接吻了下去。这几日想她想的紧,可是却因为各种原因不能来看她,真想马上成婚,这样就可以日日都见到了。

    轻舔慢捻的吻了一会,凤长漓主动的放弃了,埋首在她的脖子里,很是委屈。

    他这个样子,苏锦溪轻笑了两声,还好他自己有自知之明。不然等会擦枪走火,她不负责,受苦的还是他。

    “嘿,你来到底什么事?”苏锦溪再次问道,总不可能是因为她想他,所以他心有灵犀的就来了吧?

    凤长漓蹭了蹭,然后哑着声音说道:“我想你了。”

    短短的几个字,让苏锦溪的嘴角愈发的上扬。心里就像是吃了蜜一样,贼甜贼甜的。

    “不过,也的确是有事。”想她是事实,所以他连夜赶工将东西做好了。

    对上苏锦溪的疑惑的眼睛,凤长漓微微一笑,一脸神秘的从袖子里掏出几样东西。

    “你看。”凤长漓献宝一样的放在她眼前。

    苏锦溪定睛一看,原是她交给他的几个簪子,外表没变,只是比之前更加精致了些。

    看出了她眼底的疑问,凤长漓拿起了其中的一根簪子给她演示。只见他的手指在花簪下轻轻一按,咻地一声,一根银色的细小的针飞射而出,直直的插进了屋子里的柱子上。

    苏锦溪直接从床上跳了下来,奔至那根柱子上看,之间那根细小的银针已经插进去了二分之一。

    小小的东西竟然有这么大的威慑力,简直不能想象他是怎么做出来的。

    凤长漓将几根簪子交到她手上,解释道:“这是我请天下第一能工巧匠帮忙改造的,是我亲自操刀做的。每根簪子里有两根细小的银针,上面啐了毒药,都是一击致命的东西。”

    他拿了锦帕放在手上,然后拔下了柱子上的那根银针。

    “要命的毒药?这玩意你这么交给我了?”苏锦溪打量着手里的东西,状似不经意的问道。

    但是凤长漓并不在意,而是徐缓不急的说道:“这东西戴在头上没有人会防备,而且能让你用上这东西的,恐怕也不是什么善茬。”

    既然是这样,他有什么不放心的。

    这东西极好,苏锦溪毫不客气的收下了。

    “对了,灵泉寺的劫匪我查过,那不是真正的劫匪,而是江湖上杀手。是有人出了钱,买你们的命。”凤长漓皱紧了眉头,有人雇凶杀人,尤其还想杀他的女人和岳母,简直不可饶恕。

    “查到是谁了吗?”提起这件事,苏锦溪也严肃了起来。雇凶杀人,这可不是件小事。

    他们会不会来第二次?准备什么时候动手,这统统都是她们要提防的。

    “抓到了一个,正在审讯,过不了几天,熬不住了,就该说了。”江湖人有自己的规矩,既然是做杀手的这一行的,为了保住自己的饭碗,有些事情宁愿烂在肚子里。

    闻言苏锦溪讥讽的笑了:“这都是些什么人请的杀手啊?这么不合格?”

    “不然呢?的亏他不想出银子又想要你们的命,不然你们哪有活路。”说起这件事,凤长漓就后怕,伸手就把苏锦溪搂进了怀里。

    他小活了二十多年,终于找着一个他认定的女人,她怎么能撇下他呢?

    “倘若是我爹的仇敌,恐怕不会这么小气。”半晌,苏锦溪突然冒出了一句。她前前后后认认真真的想了一下,这件事不会是外敌,应该是内鬼干的。

    怎么就那么巧,慕容夫人来苏府还把苏月玲给带走了。而去上香的只有她们大房和三房,二房的人碰巧都不在,这件事越想越觉得蹊跷。

    “你的意思是二姨娘?”凤长漓顿时猜中了她的心思,其实他也有这么想过,只是没有确切的证据,所以没跟苏锦溪说起。

    “不是她,就是慕容老夫人。一个尚书夫人,无子还稳坐大夫人的位置,将家中大权牢牢的握在手上,能是个善茬?”这个女人突然出现在苏府,绝对不是偶然。

    “哼,本王回去立刻让他们加紧审问,一旦让那人开口,本王要让这两人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凤长漓气势喧嚣的很,一副要为她做主的样子。

    可是苏锦溪却不这么想,想了一下,她断然开口说道:“你若查出了证据,暂且不要对外透露。这二姨娘应该还在谋划着什么,等她实施了,我抓住了她的马脚。几件事的真相一起搬到我爹的面前,才能让他对她彻底的死心,”

    “她还敢做什么?胆道包天吗?”凤长漓扬声叫道,一脸的震怒,这苏大将军赫赫威名在外,可是对于自己家里的那点事怎么处理成这样?任由着二姨娘在眼皮底下兴风作浪吗?

    “你也畏惧尚书府,更何况我爹了,终究是怕得罪,指着他说有什么意思?”苏锦溪自然看穿了凤长漓心中对苏暮宸的鄙夷,虽然他说的都是事实,可还是让她忍不住的出言制止。

    慕容尚书是户部的,是太子一党。苏暮宸现在支持的党派还没有没明显,可是在外人看来已经将他划入凌王一党。

    若是这个时候将二姨娘休了,恐怕从某个方面来看,就是正式跟太子宣战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