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追根究底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3011字

    苏锦溪一句话落下,更是让追影自愧难当,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我问你,刚才你从哪回来的?”苏锦溪虽然迁怒,但好歹还有点理智。平静下来之后,她便追问道。

    追影不敢隐瞒,只得如是说道:“慕容尚书府。”

    “去那干什么?”这个答案在苏锦溪的意料之中,也在意料之外。

    追影原本有些犹疑,可是一对上苏锦溪的目光,他不由得什么都招了,一咬牙道:“是主子的吩咐,命我时刻注意慕容家的动向。”

    一听这话,苏锦溪有些明白了:“你主子这是要收拾慕容家了啊!”

    这句话有点像问句,也像感叹句,一时拿捏不准,追影没敢随意的搭腔。眼前的这位也不好惹,他竟然还有些怵她。

    就在追影觉得尴尬无比的时候,苏锦溪低头瞄了他一眼,然后说道:“别跪着了,起来吧。回头你主子醒了,还以为我虐待他的属下呢。”

    一听这话,追影连忙恭敬的说道:“属下不敢,是属下的失误,回头一定严加戒备。”

    虽然口气有点讨好的意味,但还是很受用的。

    没过一会,出去收拾宿千吟失手的暗卫回来了,顺便还带回来两具暗卫的尸体。

    “回王妃的话,等属下赶到主子说的地点时,地上只有一滩未干的血迹,并没宿千吟的尸体,不过我们找到了同伴的尸身。”

    苏锦溪眉头一皱,宿千吟的尸体不见了?难道他没死?

    不可能,当时他身受重伤,凤长漓的那一剑是很致命的,就算是大罗神仙也不可能将他还魂。

    这个疑问很快被苏锦溪打消了,应该是宿千吟的手下带走了他。这个问题她没再去管,反而是揭开了两名暗卫的身上的白布。

    “伤口倒在脖子上,几乎是一刀致命,我们的暗卫在他的手下没有走下三招。”抬着尸体的亲兵解释道,这些都是经过有惊艳的暗卫得出的结论。

    听到这个答案,苏锦溪皱紧了眉头:“追影,这两名暗卫的功夫跟你比怎么样?”

    “五十招之内不分胜负。”追影如是道。

    苏锦溪眉头没松反而更紧了,追问道:“你跟王爷比呢?”

    “这……五十招,属下必输无疑。”凤长漓是练武奇才,功夫其实与宿千吟差不了多少。只是两人的招式刚柔相克,互相牵制而已。

    听到这句话,苏锦溪的眉头在总算是舒展了一下。凤长漓的武功还不算太弱,除了宿千吟这样的高手谁能伤的他?

    不过话说回来,天下又能有几个宿千吟这样的高手。可是刚见面的时候,他可完全是个弱不经风的样子啊。

    苏锦溪看完了,便示意他们就将人抬走。这些暗卫牺牲后,晋王府自会善后,厚待他们的家人。

    虽然这弥补不了什么,可有也比没有好。

    “对了,当初你们王爷在城外遇袭是怎么回事?”按说他的武功不应该被人追得这么惨呢,这一直是她心中的疑问。

    见她问起了这件事,追影脸上呈现出恨意:“这都是太子那个混蛋,借着皇上的威名给王爷下的套子。这就是一个明知道是圈套也要钻的阴谋,否则就是抗旨不尊。”

    话说的简单,但是其中的寒意,苏锦溪已经明白。

    这个年代,皇命就是一切,男权天下,宝座上坐的那个人的话就是不可抗拒的皇命。

    想想其实挺可悲的,因为一个人的命运要决定在一个人的喜怒之间。

    说话间,莫峰打开门走了出来。虽然很疲惫的样子,但是脸上却是一副如释重负的表情,苏锦溪的心也算是安下了。

    “莫大人,王爷怎样?”追影急急忙忙的跑去追问,一脸焦急。

    莫峰也没怪罪他的冒失,如是说道:“没有生命之危,不过伤势严重,恐怕是要修养好一段时间按不能用武了。”

    处理了这么久,莫峰疲倦的很,追影自然不敢耽搁他,连忙让道让莫峰去休息。

    在亲耳听到莫峰说凤长漓没事之后,苏锦溪彻底放心,转身就朝门外走。

    “王妃,你不去看一下王爷吗?”追影自然看到了他的动作,于是便追问道。

    苏锦溪脚步一顿,抬眼看了一下天色,愣了愣才说道:“不用了,着人精细照顾着,出了什么事,我拿你试问。”

    “是,属下遵命。”

    听到追影说完话,苏锦溪这才大步离开。等她出府,天色已经亮了,微微的泛起了鱼肚白,苏锦溪快速的朝着苏府直奔而去。

    ……

    红线自然是发现了苏锦溪一夜未归的事情,所以一早她就恪尽职守的蹲在门口,不让任何人进去。虽然是冬天,府上的人仍旧起的很早。今夏也来的早,老远的红线就看见她了,心中暗道不好,几步迎上去,笑吟吟的打着招呼:

    “今夏姐姐,这么早有什么事情吗?”

    “哦,刚才夫人让我来那小姐去年做的夹袄,那个穿着最合身,所以拿去比着尺寸,在重新给小姐做一件。”今夏笑着回道。

    闻言红线便立刻说道:“应该不急吧,今夏姐姐,小姐正在睡觉,要不回头我给你拿过去?”

    虽然说辞没有什么纰漏,但是今夏对红线却很疑惑,当下便说道:“我说了你也不知道是哪件,还是我去吧。我动作轻,不会吵醒小姐的。”

    说着就要越过她,推门进房间。红线哪能让她真的进去,苏锦溪这会还没回来了,赶紧一步走到她的身前,道:“诶诶,今夏姐姐,我知道你说的哪一件。等会我给你拿去吧,吵醒了小姐,她会不高兴的。”

    “红线,你今天怎么这么奇怪?我照顾小姐很多年了,我能不知道她什么脾气吗?你不要以为你是晋王爷的人,就可以拦我的路。”今夏虎着脸说道,今日的情况似曾相识,让今夏不得不起疑心。

    “这我可不敢啊,今夏姐姐,你可是老人了,我只是新丫头,不敢越距。”红线并不生气,笑嘻嘻的说道。

    可今夏不死心,她朝着门里望了望,然后厉声喝问道:“该不是小姐不再房间里吧?”

    她这么一说倒是让红线有些心虚,当即解释道:“小姐不在这能在哪啊?我是真怕吵醒了小姐,她不高兴啊。”

    可就在今夏再继续发问的时候,门突然打开了,苏锦溪一张睡眼朦胧的脸出现在今夏的眼前。

    “今夏姐姐,红线你们在吵什么?”苏锦溪穿着睡衣,黑发乱乱的披在身后,一脸的不解。

    闻言,今夏立刻笑道:“没呢,我们没有吵架。大夫人要给小姐做新衣服,我来拿样子的。”

    “对啊对啊,就是这样呢。”红线也立刻敷衍道。

    这时今夏转而看了一眼红线,紧皱的眉头却没有立刻松开。

    得知她们没事,苏锦溪便转身回房继续睡。今夏疑惑看了一眼红线,然后才进去拿衣服,红线紧跟其后,在今夏看不见的地方大大的吐了一口长气。

    今夏拿了衣服,见困倦的苏锦溪还要睡,便没在耽搁,努了努嘴还是什么都没说就离开了。

    看她走远了,红线立刻关上门,然后直奔窗前,看着苏锦溪焦急的说道:“我的大小姐,下回在出去,你跟我说一声好不好?今天差点就穿帮了。”

    面对红线的大惊小怪,苏锦溪毫不在意,伸手从被子底下拿出带血的衣服扔到她怀里:“把这个处理了,刚才时间太赶没顾得上。”

    看到这衣服,红线更加诧异了,直接把苏锦溪拽起来上上下下的检查:“我的主子,你是干什么去了啊?有没有受伤啊?”

    “我没事,这是凤长漓的血。”苏锦溪让她检查完,然后一屁股坐在床上,沉声说道。

    “王爷怎么了?”红线更加的诧异了,她家王爷武艺非凡,怎么会受伤?

    “事情始末来不及跟你细说了,困了一晚上了,我要睡觉,记着别让任何人来打扰我。”苏锦溪没工夫跟她解释,直接用被子盖住脸,然后蒙头大睡。

    剩下红线一个人发愣,看看她,在看看手里的衣服,一副迷茫的样子。

    “对了,给我准备热水,我要洗澡。”就在她走神的时候,苏锦溪突然又吩咐道。

    红线只能照办,乖乖的把衣服处理了,然后在去吩咐下人弄炭火盆和热水给她洗澡。

    一晚上的折腾,在加上提心吊胆的担心让苏锦溪格外的疲累。恨不得整个人都钻进被窝里,好好的睡上一觉,什么都不管了。

    可是事实并不是如此,洗了一个热水澡,她反而更精神了,一点困意都没有。

    坐着也在思考,走着也在思考,就是吃饭的时候都在想:宿千吟到底是不是被他的下属给带走了?

    如果是,那就好办了。

    如果不是,那么这个人到底又有什么目的呢?

    会不会是太子一党?可是这件事跟太子没关系,他怎么也不会插手与自己不相干的事情吧?

    还有二姨娘,接下来又会怎么对付她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