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4章 凶煞之体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3041字

    这个时候一个和尚上门能有什么好事?苏暮宸下意识的开口说道:“打发几两银子赶走,没空接待。”

    凡是富贵人家有几种认识不得罪的,一个是来要饭的叫花子,一个是化缘的和尚,还有就是道士。这三样都是积德的好事,没有人会用扫把蛮横无理的赶人走。

    可是看门的小厮却苦着脸说道:“老爷,这高僧说了,他不要银子,就是进来看看,指点指点迷津。”

    他提前都知道苏暮宸会说什么,所以提前把话撩出来了。

    “指点迷津?不是说天机不可泄漏吗?什么时候得道高僧也出来体味人间疾苦了?”说这话的是三姨娘,话语间无一不是讥讽嘲笑的语气。

    李如依听了她的话没有立即应声,反而是紧皱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既然是高僧,行为做事哪是咱们凡人猛猜的透的?三姨娘真是多心了。”这个时候许久没说话的二姨娘接口说道,出口就将三姨娘的话堵得死死地。

    三姨娘有气发不出来,狠狠的瞪了一眼二姨娘,便不再开口。见此李如依扫了一眼二姨娘和三姨娘,最后淡然开口道:“既是到了年关了,请那高僧进来说两句也无妨。”

    因为这一句话,苏暮宸的脸色好看了几分,挥手便让下人把那高僧请了进来。

    这高僧突然而来,撞死在苏锦溪眼前的富贵的事情算是搁下了。李如依心里极为不好受,可是她没证据,也没查出什么,只能硬着头装着。

    穿着亲灰色的布衫的高僧缓缓走进来,众人定睛一看,果然是熟人,他法号净空,灵泉寺带着众弟子拜佛诵经的方丈。

    “原来是净空大师,有失远迎,还望大师不要见怪。”一看他来了,李如依连忙站了起来,朝着他恭敬的行礼。这人苏暮宸有所耳闻,只是一直没见过,突然看见李如依行这么大的礼,又叫出了别人的法号,当下也站了起来。

    既然是有名的净空法师,自然待遇也就不一样。

    净空朝着李如依行了一礼,慈祥的脸上微微一笑道:“今日贫僧本是受约前来京城中给一户人家诵经,可是途经贵府,却发现贵府的一片天上乌云幕布,甚是阴暗,想必府上今日有灾祸发生……”

    “这么准?”净空还没说完,二姨娘很是惊讶的自言自语。

    此话一出口,李如依淡淡的扫了一眼二姨娘,目光带着一丝凌厉。这人出口太快,惹人烦闷。

    唯独净空脸色和蔼的看了一眼二姨娘,然后微微皱眉问道:“难道贵府灾祸已经发生?”

    “这……”这下二姨娘可不敢嘴快了,仓皇的看了一眼李如依,想询问她的意思。可这时李如依却把眼睛看向别处,根本不理会她。

    这时候苏暮宸适时的开口:“不知高僧可有破解之法?”

    这话说了出来,也就是府中的确是有凶煞出现,净空更是一脸老神在在的样子,似乎将府上所有情况全部掌握在手中。

    迎着众人疑惑的眼神,净空缓缓说道:“贵府接二连三的祸事连连,的确是有凶煞出现……”

    话音落下,李如依的眉头更加的皱成了一团,原本她对净空大师是十分敬重的,可是他出现的时机不对,说出的话也有些不对,总之就是让李如依有些怪怪的。

    正说着下人来报,说是少爷回来了,正往客厅里走呢。净空被打断了话,脸色有位微微的不善,便立即住口不言。

    “义父,云轩回来了。”苏云轩奉命出去了一段时间,这下回来了首先回了府上,向苏暮宸报平安。他如此懂事又贴心,苏暮宸自然是高兴的。

    “快起来,路途奔波本就累,回家还拘什么礼?”看见苏云轩,苏暮宸的心情立刻就好了,哪里还管什么大师啊?

    苏暮宸高兴,李如依自然也高兴的。可是二姨娘看这其乐融融的场面,鼻子都快气歪了。又不是亲生的儿子,对他那么好干什么?终究是外姓人,怎么会抵得上自己亲生女儿来的实在?

    “净空大师,既然府上有凶煞出现,该怎么处理才好?眼看到了那年关了,我们一家人也想好好的过个年呀?”二姨娘说话的声音特别大,将苏暮宸的笑声都盖过去了。

    一听这话,苏云轩更加奇怪,疑惑的看向苏暮宸:“义父,这是怎么回事?”

    听话听音,其实看二姨娘那个架势他隐约就猜到了有事发生,却不知道是发生了什么事?

    闻言苏暮宸附在苏云轩的耳旁耳语了一番,听他说完苏云轩脸色微变,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既然是有人携带凶煞之体,自然是要静心在寺庙中潜心向佛,呆上一段时间了。”苏云轩还没有开口问,只听见净空大师的声音已经响起。

    “殊不知,这凶煞之体在哪呢?”二姨娘紧接着追问道,闻言净空深深的看了一眼二姨娘,紧接的将站在屋子的所有人都看了一眼,然后一句话没说,直接转身而走。

    “大师……”众人惊疑,连忙跟上他的步子,径直朝着苏锦溪的屋子走去。

    李如依心中大惊,心中早已怀疑这是二姨娘设下的圈套。

    彼时苏锦溪的房门口的尸体痕迹已经被收拾干净了,就连血迹都没有了,净空深深的凝视着房间门口,眼中露出同情的神色,然后悲痛的呢喃了一声:“阿弥陀佛。”

    这下除了二姨娘所有人的脸色都不好看了,这里面住的苏家的二小姐,更是有圣旨加身的未来晋王妃,怎么敢随意的说她是的凶杀之体呢?

    “果然是这样,这大小姐从小痴傻无知,突然荣誉加身,光芒万丈,原来背后竟是乐极生悲,身后有这么多人为她挡灾呢!”二姨娘阴冷的声音响了起来,尖锐又难听。

    此时跟随的下人不少,几乎府上所有人都在。二姨娘这话一出,紧接就有人想起了那个丫头说的话。

    她也曾经看出过府上不干净,一开始只是谣传,可是现在得到了净空大师的印证,所有人的目光看向李如依还有大小姐的房间门口都变了。仿佛很害怕,就好像下一个遭殃的就是自己一般。

    李如依的脸色极为难堪,冷冷的看向二姨娘:“你这话什么意思?你遭了什么罪?又挡了什么灾?”

    所有人都知道她二姨娘这些日子受了冷落都是罪有应得,这个时候她若是刻薄一点,二姨娘还关在自己院子里一步也不能出来。

    都怪她心太软,不该放她出来,一不小心就会反咬一口。

    “你……”二姨娘脸色急剧变白,然后眼珠一转又道:“我遭了什么罪,大夫人心里最是清楚了。”

    这话说的好像李如依有意为难她一样,气的李如依胸口颤抖,恨得咬牙切齿。

    而二姨娘却站在了苏暮宸的身边,红唇亲启,缓缓说道:“大师都说了,这凶煞之体该送到寺庙修养,我之前早就说过把大小姐送到灵泉寺静养,大夫人和云轩都阻拦,这下好了,出了这么一摊子事谁来收场?”

    “你这话是说所有的事情都算在大小姐身上了?”听了二姨娘的话,三姨娘忍不住插言说道。她走到大夫人身边,扶着她免得她气的晕倒。

    而这一幕看在二姨娘的眼中也无异于是和她宣战,对于她们大房和三房同穿一条裤子的事情她早就习惯了,对于三姨娘一个鼻孔出气的态度,压根就不在乎。

    “这话我可没说,只是大家都有眼睛看着,谁对谁不对,自然是一目了然。”

    “对,二姨娘说的对。”李如依冷笑的接口,冷冷扫射了一眼:“老天爷开着眼呢,谁的心肝是黑是红她心中有数呢,遭天谴的时候肯定不会劈错人。”

    她指着二姨娘骂她,却让她不敢反驳。就算是气的脸红脖子粗,却也不再也敢像从前那般一样央着苏暮宸了。

    苏云轩见此场面,心中已然明了事情始末,想必又是二姨娘在接机挑衅了。

    想了想便在苏暮宸耳边低语道:“义父此事可要三思啊,晋王爷有多疼锦溪想必您也知道,这件事要是不查清楚,只凭着片面之词,恐怕晋王爷知道了不会善罢甘休的。”

    一提起晋王爷,苏暮宸的神色更加的肃穆。可是二姨娘针锋相对,已然挑起了府中上上下下的恐怖,这件事要是不处理妥当,传出去,他苏暮宸的脸往哪放啊?

    这终归是个两难的选择,身为一家之主,沙场主将,却让这小小的家务事给弄昏了头。

    这个时候,房间门突然打开了,苏锦溪穿着寻常的长衫站在门口,一脸疑惑的看着众人,不知道她们在干什么。

    这时候净空突然走了两步,站定在苏锦溪的跟前:“阿弥陀佛,姑娘,你还好吗?”

    他眼中带笑,面目和蔼,苏锦溪愣了一下,然后甜甜的笑道:“我很好啊!”

    这一幕让众人都惊呆了,不知道净空这一举动是想干什么?

    不是说大小姐身上带煞吗?怎么还能相谈甚欢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