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5章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3046字

    “净空大师,您这是?”二姨娘的脸色有些兜不住,不知道这和尚是什么意思。

    闻言净空大师转而看向二姨娘,和蔼的脸上笑吟吟的说道:“这个小姑娘与我有缘,不由的想多关照两句。”

    “大师,你直奔小女的房间而来,这是怎么了?”李如依急声问道,刚才这位净空大师只是说了一声阿弥托福,并没有说什么,话头就被二姨娘抢去了,可是此刻看样子这位大师并不是冲着苏锦溪来的。

    “阿弥陀佛!”净空大师面目和蔼的说道:“女施主,大小姐本不是凶煞之体,凶煞之体在大小姐的房间里。”

    “你这是什么意思?”二姨娘一声尖叫,当即变了脸色。

    而李如依根本没给她反应的时间,直接指挥着下人去房间搜,她还亲自跟去。

    没过多大会,李如依脸色铁青的走了出来,拿着一个红匣盒子疾步走到苏暮宸面前:“老爷,你看看吧,难怪锦溪事事不顺……”

    说着李如依就哭了起来,后面的话根本说不出来,见此苏云轩立刻走上前扶着李如依的肩膀,忧心的看着她,深怕她因此而昏倒。

    苏暮宸打开了盒子,看见了里面的东西,脸上气的通红,啪的一声将盒子扔在地上,额头青筋暴起;“这是谁干的?”

    盒子摔在地上,碎成了几半,里面的东西也滚了出去,

    是一个布娃娃,上面写着苏锦溪的名字和生辰八字,还扎着几个银针……

    三姨娘看清了之后,吓得一声尖叫,躲在了婢女的身边。

    苏暮宸凌厉的双眼在四下扫射了一眼,然后目光落在了二姨娘的身上。他刚才可记得二姨娘是第一个开口的,而且她一向与大房不合……

    二姨娘顿时就被他的目光吓了一跳,迎着他的目光说的都有些结结巴巴:“老……老爷……你怎么这么看着我?”

    这话一出,之前不敢光明正大的看着她的,这下把目光都放在了她的身上。

    苏暮宸都屑的理她,冷哼一声转身看向净空。

    虽然他一句话都没说,却让三姨娘惨白了脸色,这没说比说了还要严重,她甚至觉得这个净空不是按照她的意思来办事的?

    怀疑的目光看向他,净空却不看她了。

    李如依哭的凄惨,悲愤的瞪了一眼二姨娘,然后转身奔向苏锦溪的身边,搂着自己的女儿哭的更凄惨了。

    “阿弥陀佛。”净空大师似乎被这悲凉的场景感染了,闭上眼,直道“善哉善哉。”

    苏锦溪状似疑惑的看着自己的娘亲,然后说道:“娘,你怎么了?是不是被小鬼吓到了?”

    此话一出,李如依顿时就僵住了身子,连忙扣住她的肩膀,一脸严肃的看着苏锦溪:“不许胡说,哪来的小鬼?”

    “哪,她身上趴着一个穿着白衣服的姐姐呢。”苏锦溪随手一指,一本正经的说道。李如依顺着她指的方向看去,顿时吓了一跳,不知有意还是无意,她指的竟然是二姨娘。

    顿时所有人看向二姨娘的眼又变了,不知觉的露出害怕的神色,离她远了一步。

    “苏锦溪,你瞎说什么?”二姨娘顿时就急的跳脚,脸色速变,这事怎么能瞎说呢?

    闻言苏锦溪推开了李如依,不顾李如依的阻拦,一步一步的走到她面前,然后说道煞有其事的盯着她肩膀看,明明别人什么都看不见,她却是看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点头,应声。

    这一幕极为诡异,二姨娘吓得一动不敢动,所有人也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纷纷都在猜测,这大小姐是在看什么呢?

    好半天,苏锦溪在众人期待的眼神下抬起了头,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直直的看着二姨娘,红唇亲启,一字一句的说道:“她说她叫二喜,她说她死的冤……”

    一句话没说完,二姨娘一巴掌高高的扬了起来,照着苏锦溪的脸上打去。

    可是落到一半,被一只强而有力的手抓住了手腕。

    二姨娘恶狠狠的看向那人,原来是苏云轩,顿时怒从心来,当即喝道:“你吃了豹子胆了,敢打我?”

    话音刚落下,“啪”的一声,一记响亮的耳光狠狠的打在她的脸上,二姨娘被打的一个踉跄,直接摔在了地上。

    可是此刻,竟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去扶她。

    “他不敢,我敢。”苏暮宸一声暴喝,顿时让二姨娘把所有的声音都咽进了心里。泪眼朦胧的看了他一眼,那样子欲语还休。

    她想用之前的装可怜的法子求的苏暮宸消消气,可是现在的苏暮宸不是以前的苏暮宸,大房顶着一个晋王保护,他就是用屁股想也知道这件事不该偏私,就是偏私也该向着大房。

    “阿弥陀佛,大小姐虽然痴傻,可是大智若愚也是天赐慧根,福泽延绵。她能看到别人看不到的东西,真是天无绝之人之路。”净空一脸和蔼的看着苏锦溪,然后又转身看向苏暮宸,神色肃穆的说道:“苏大将军,这府上最近发生一系列不详的事情都是为给大小姐挡灾,望其善待不幸遇难的人。”

    苏暮宸脸色微微好看了些,当即回道:“是,大师,我一定办到。”

    净空这话无疑是坐实了苏锦溪说的话,顿时二姨娘被孤立,所有人的目光看着她都带着莫名的恐惧。

    “二喜,那不是去年伺候二姨娘的丫鬟吗?她不是跳井死的吗?”人群中不知道是谁突然嚷出来了一声,顿时吓了所有人一跳。

    她说她死的冤,难道是她当时不是自杀?

    这话一出来,奴婢之间面面相觑,议论纷纷。

    就连李如依都与三姨娘对视一眼,用眼神询问她是不是她安排的?

    可三姨娘摇了摇头,表示根本不知道这事。今天的事情发生的突然,她虽然一直在刻意关注二姨娘的一举一动,可真没发现什么异常。

    这个二喜又是怎么冒出来的?

    此时,净空却道:“施主家中还有家务事要处理,贫道告辞了。”

    对此,苏暮宸并没有挽留,反而亲自送净空大师出去。

    这件事没算完,重头戏还在后头呢,所有人都没有离开,静静的站在等候苏暮宸归来。

    苏云轩缓缓的走到苏锦溪的面前,面色虽然严肃,可是跟她说话的时候嘴角却是带着微微的笑意:“你还好吗?”

    面对他的关心,苏锦溪扬起脸,给他一个无忧无虑的笑容。他是除了李如依之后,最关心她的人了。

    在他面前可以无忧无虑的笑,可以无忧无虑的耍脾气。

    “傻孩子,云轩问你话呢!”李如依被苏锦溪没心没肺的样子气笑了,人家都要为她心碎了,她却在这里笑了。

    一点都没有危机意思,外面发生在大的事情也不管,照样吃饭睡觉,李如依愁啊,不知道这样到底是好还是不好。

    看着他们其乐融融的样子,二姨娘打心眼恨的牙痒痒,瞪着她们的眼睛都充满了猩红的神色。

    原本站在这里谈笑风声的应该是她,原本站在苏暮宸身边春风得意的应该是她,可就是李如依,苏锦溪,是这对母女抢了她的风光,是她们害的她现在被人嫌弃,被人厌恶。

    一想到近日来的遭遇,二姨娘握紧了双拳指甲都深深的掐进了肉里,

    即便是在敏感的疼,也缓解不了她心里的恨,这一刻,她想杀了这对母女。二姨娘发了狠,拔了头上的簪子从地上站起来,然后猛的朝着苏锦溪扑去。

    她的动作又快又狠,李如依根本来不及防范,眼看着簪子就要落在她身上,苏云轩一脚踢在她的肚子上,二姨娘直接被踹出了两米多远,正巧落在苏暮宸的脚边。

    一看见他,三姨娘顿时就尖声叫道:“诶呀,大姐,你没事吧?有没有伤到哪?”

    “没事。”李如依搂着苏锦溪,白着脸,苦笑着说道。

    可是她嘴里说着没事,任谁都看得出她是在忍着委屈不说。

    “怎么回事?”苏暮宸立在那里,双眼直直的看向苏云轩。听到他的声音,二姨娘更加害怕了,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曾经那个精明,城府颇深的二姨娘已经消失了。

    义父问起,苏云轩自然是实话实话:“义父,刚才二姨娘想要拿簪子刺杀大夫人,被我拦下来。”

    听到这句话,苏暮宸更尖恼怒,低头看了一眼脚边的二姨娘,深深的看了一眼,然后冷喝道:“来人,把二姨娘给我关到柴房,等所有的事实查清楚了在做打算。”

    这一声令下,二姨娘彻底没了主心骨,整个人都摊在地上了。双眼也没了焦距,连一句求饶的话也说不出来,更没有勇气去看苏暮宸一眼。

    这下是关了柴房,而不是自己的房间,三姨娘知道苏暮宸这是下了大决心的,心中不由的暗自讥讽。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二姨娘这是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真是可笑。

    吩咐完了二姨娘的处罚,苏暮环视了一眼所有的下人,然后冷喝道:“今天的事情谁敢在外头嚼一根舌头,乱棍打死,决不留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