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6章 怀疑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2012字

    这一场闹剧始于无端,结束于自食恶果。二姨娘连申辩都来不及,就被苏暮宸冷漠的关进了牢房。

    苏暮宸命人追查二喜的死因,不用大刑伺候就有知情人招了。

    二喜是不小心打碎了二姨娘喜爱的紫玉瓶,最后被人推进井里的。

    这一结果可是把人吓死了,原来二姨娘真是一语中的,府上真是草菅人命,而凶手就是她自己。

    而富贵的死因也查出来了,他是被人骗了欠了债,人家逼着他还债,至于为什么撞死在苏锦溪的门前,就不得而知了。

    查清了所有事情的来龙去脉,苏暮宸的脸色变了又变,将自己关在书房里关了一下午。

    休妻书写了好几张,却统统被撕碎了。

    ……

    知道苏暮宸心中有顾忌,也没人追着问他到底该怎么处理。李如依怕苏锦溪被吓着,和她在院子里玩,三姨娘没走,坐在李如依的身边淡淡的喝着茶。

    看着锦溪趴在石头上玩闹的身影,三姨娘不由得感叹道:“今日真是吓死我了,这要真是顺了二姨娘的心意,我们就真的没有活路了。”

    “嗯,虚惊一场,好在结果好的。”说起这个李如依也是一脸惊险,好在净空大师出言维护,虽然寥寥数字,但也将苏锦溪身上的恶言统统的摘选干净了。

    “我还以为净空大师跟二姨娘一伙的,看来不是啊。”三姨娘咕哝着说道,秀丽的脸上一片疑惑。

    今日的事情看起来是二姨娘设的局,可是到了最后却成了局中局,将二姨娘自己套了进去,三姨娘百思不得其解。

    李如依也是同样的疑惑,但是在三姨娘面前她还是将这份疑惑收进心里,朝着她笑着说道:“终究是老天爷开眼,舍不得我们受欺负。”

    如今一切风云已经过去,剩下的就是守着自己的孩子过好后面的日子就成了。

    三姨娘朝着她微微一笑,算是认同。知道李如依没说实话,这里面晋王做了多少的手脚,只怕只有她自己知道。

    她不愿说,她也不问,终究是只能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她们两房的差距早就不在一个天枰上,终究是她们三房依附着大房才有了好日子过。

    在大房的院子里坐了坐,然后三姨娘便告辞了。话不投机半句多,如今二姨娘已经彻底倒台,她们之间哪还有话题聊呢?

    李如依满脑子都是自己的女儿,根本没在意三姨娘的心思,以至于她想岔了,也没有及时纠正过来。

    “娘,我困了。”这段时间苏锦溪总是困,李如依都觉得有些不对劲,可是面对她困倦的眼神,却又不由得心疼的让她去睡,她眼睛下方总是有青窝,李如依也请了大夫,可是人家大夫都说一切安好。

    这下让她更加的烦闷,只能让红线好生照顾大小姐、

    红线怎么会看不出李如依的疑惑,只是这几日苏锦溪嘴里说着困,可是哪一次她是睡觉了的?

    每次不是王爷来,就是她自己跑出去,不到天亮不回。

    这种情况下,白日里她不困才怪。

    面对诸多误解,红线都只能打马虎眼给唬过去,虽然今夏有怀疑,可是每次来的时候苏锦溪都是在的,而且她是王爷的人,没人敢轻而易举的把她从大小姐身边调离开。

    李如依守着苏锦溪,直到她睡着了才离开。

    红线将大夫人和今夏送走了,这才敢关上门蹲在苏锦溪身边,看着她睁着眼睛,不由的抱怨道:“大小姐,在这样下去今夏姐姐下次看到我都要使眼刀子了。”

    她总觉得红线照顾不周,几次都想换回来。

    苏锦溪翻了身,淡淡道:“眼刀子又杀不了人,你皮糙肉厚的怕什么?”

    她语气里很是疲倦,昨晚上就一夜没睡,今天白日里又被那么的折腾,她气的杀人的心都有了。

    再说今日迷雾重重,她睡饱了还要去找凤长漓问清楚怎么回事呢,哪有功夫管其他的闲事?

    再说身为暗卫,这点事都搞不定,她还算哪门子的暗卫?

    苏锦溪的呼吸不一会就沉稳了起来,红线知道她是睡着了,也就没在打扰主动的走了出去,为她守门。

    这一回,她可是不允许在有任何人在冲进去打扰苏锦溪睡觉的。

    ……

    今夏随着李如依回了自己的房间,看着她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不由得问道:“夫人的心里在想什么?”

    从小跟随在她和苏锦溪的身边,一看李如依的脸色就知道她心里装着事.

    “今夏,你有没有觉得最近锦溪变得不一样了?”李如依原本还有些疑惑,可是今夏这么疑问,她就忍不住将自己的心里话说了出来。一开始她以为自己的女儿终于长大了,可是伴随着种种状况的发生,她忽然觉得锦溪一下子好像变得成熟了。

    虽然看起来幼稚,可是她说话做事就像是一个在娇慎的孩子,根本不是以前她们说的……傻子。

    虽然这种转变是好的,可是李如依的心里有些不安,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堵在了她的嗓子眼,让她食不下咽,坐不安慰。

    见夫人这么一说,今夏的心里也隐隐的有了猜测,其实她早就觉得不对劲了。从红线那丫头来了之后开始,她家的大小姐就从里到外的透着不对劲。

    可是具体说上来也不知道是哪里,她也就只能将心思藏在心里。

    “夫人不用想那么多,咱们小姐懂事了是好事,也省了您的心不是吗?”今夏笑吟吟的劝道,心中却是暗想,她要多加关注红线了,不然到时候出了什么事后悔可就来不及了。

    李如依应了一声,然后没在说话,虽然话是那么说的,但是心中总是想的很多。

    她不敢跟今夏说眼前的女儿让她觉得陌生,更不敢和别人说。

    苏锦溪的波折太多了,她这个当娘的每说一句话都要经过几番思量,万一传了出去,在给她带来不必要的麻烦,那彼时她又该怎么办?

    这些年,真是过怕了这样的日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