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8章 对,我好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2187字

    这话说的明白,苏锦溪非但没生气,也没害羞,反而是伸出手指勾着他的下巴,眼神魅惑而戏谑:“真的要这样?你这身子骨恐怕吃不消吧?”

    说完,还故意在他全身上下打量了一番。

    那样子,是对他的极度不信任。

    这眼神看的凤长漓直冒火,他虽然受了伤,可是该有的男人雄风还是有的好吧,干嘛这样看着他?

    可是没等他开口,苏锦溪头一歪,身子麻利的滚到床榻的里侧:“困了,要睡觉。”

    看她一点不畏生的样子,凤长漓心头的怒火被压了下去。苏锦溪躺在他的身边,俨然是要在这里睡觉的。

    凤长漓喜滋滋的躺下,用没受伤的胳膊将苏锦溪紧紧的抱在怀里。不让做,吃点豆腐也是好的啊!

    两人一夜好梦,转眼间便是天亮。

    苏锦溪有心留下,便和凤长漓一起用了早膳。尽管凤长漓在不舍得,但用过早膳之后,苏锦溪还是离开了。

    与往常一样,苏锦溪悄无声息的翻进苏府,从窗口进自己的房间。

    她刚刚关上窗,便已经发觉了不对劲。一转身,便看见李如依端坐在卧房里,一脸平静看不出喜怒,而今夏和红线站在一旁,红线则是一脸的为难。

    她没有在红线的身上投注责怪的视线,因为她的本意便是如此。

    “娘!”苏锦溪直直的走在李如依的面前,看着她口齿清晰的叫了一声。

    这一声,叫原本面目平静的李如依瞬间就涌现激动的神色,别说李如依了,就是今夏也是一脸的惊奇,她不可置信的看向自己的女儿:“锦溪你……”

    “娘,我知道你有很多想问的,可是有些事情我给不了你解释。”苏锦溪看着娘亲,一字一句的说道。

    其实这件事的真相就是她的女儿死了,原本的苏锦溪早就死了,而她却胡小狸成了苏锦溪。

    “你好了?”李如依呆呆的看着她,再次问道:“你真的好了?”

    原本她是怀疑,可是她看着自己的目光是那么的明确,根本毋须有任何的怀疑。

    “对,我好了。”她忽略了自己的话,苏锦溪不也没在意,反而是顺着她的意思说下去。无论如何,她都是苏锦溪,是李如依的女儿。

    她站了起来,抬手抹了抹她的头。眼中欢喜,激动,喜悦的神色难以掩饰。

    感受着那双温柔的手在她的头顶,苏锦溪只觉得身子一僵,看着她慈爱的目光,更是让她心头一暖。

    “人生在世,总是有悲有喜,你的秘密我不会过问,我只知道我的女儿好起来了,再也不用受别人的欺凌。这样,即使娘不再你的身边,你也能保护自己。”李如依欣慰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她现在真正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欢喜。

    这几年来,她每天都是在惶恐中度过。即使是这些日子,二姨娘被老爷囚禁,被老爷不喜,她也没有今日高兴。

    即使有晋王保护苏锦溪,李如依还是觉得不妥。她怕她的女儿因为特殊的原因而得罪晋王,怕她在不知不觉间就被厌弃,就被冷落。

    可是现在好了,她能够明辨是非,她的一颗心也就彻底落下了。

    即便李如依是自己最亲近的人,她知道自己的真实面貌,苏锦溪还是让她三缄其口,不要让外人知道她已经不是傻子的事实。

    今夏是自己人,也是不会说出去的。

    身为苏府的当家人,李如依自然知道什么叫惹祸上身。也知道她现在的身份,在府上会是最平安的。

    慕容尚书府,原本在老夫人膝下承欢的苏月玲一听见自己的娘亲非但没被放出来,反而又被幽闭,这消息简直犹如霹雳。

    为什么不是苏锦溪被赶出去?

    她们母女有什么资格在苏府里住着?

    “外祖母,你要救救娘亲啊!”苏月玲被吓得花容失色,连忙扑到慕容老夫人面前哭诉。她是最疼娘和自己的,这个时候不能放任不管啊。

    她娘一旦在府上没有地位,那她怎么办?

    现在的苏暮宸完全是被李如依那对母女给蒙蔽了,完全不听她说。

    每一次,都是她们出言挑衅,可是最后挨骂的却是她。曾经疼爱她的爹爹已然消失,变成了一个不折不扣蛮不讲理的坏爹爹。

    原本以为那个傻子不需要多大力气就能解决的,可是她却接二连三的都栽在她手上。

    慕容老夫人也是很心焦,但她终究是尚书府的当家人,这种情况下苏月玲的脑子糊涂了,她可没糊涂。轻拍着苏月玲的胳膊安慰道:“放心吧,慕容尚书府在的一天,你爹就不敢休了你娘。有尚书府在的一天,你也不会被那对贱人的从赶出府来。”

    “可是,娘已经不受宠了。”听了外祖母的话,苏月玲的情绪勉强好了一点,眼泪汪汪的看着眼前的外祖母,一脸的委屈。

    “傻孩子,你娘不受宠,可是她还有你。你有我们尚书府撑腰,你怕什么?”老夫人和蔼的看着苏月玲,一脸的镇定。

    苏月玲更是疑惑,此刻她在府上能做什么?爹爹会连她一起厌弃的。

    “不,月玲,你不能自暴自弃,你娘的指望全在你的身上了。”老夫人神色严肃的说道,伸手爱抚的摸了摸她的头发,迎着她疑惑的目光坚定的说道:“你外公乃是朝中一品大员,你若能有幸成为太子侧妃,或者哪一位王子的王妃,跟皇家攀上了关系,你还愁的你娘亲在府上受打压吗?”

    老夫人这么一说,苏月玲眼前一亮,瞬间喜上心头。

    对啊,苏锦溪不就是攀上了晋王这条大鱼,才在府上咸鱼翻身吗?反观苏月夕还不是抱着大房的大腿才得以翻身?

    她如果能和皇家攀上关系,那还愁没有自己和娘亲备受冷落吗?

    对,她现在的首要任务就是能沉得住气,她不能随波逐流,自暴自弃。

    “祖母,求祖母教玲儿该怎么做?”苏月玲虽然没有她娘那般的心计,可是哄人还是有一套的。

    见她这个模样,慕容老夫人自是心疼的。亲自扶她起来,然后看着她宠溺的说道:“玲儿放心,我一定不教你比旁人差了去。”

    说话间,慕容老夫人就已经打定了注意。

    即便慕容莲被关禁闭,可是苏月玲却没回去,她听从外祖母的主意,一心在慕容府钻研琴棋书画,还有宫廷礼乐。

    这个女儿如此心狠,苏暮宸心里越发的厌弃。果然是一个上梁不正下梁歪,二姨娘心狠手辣,连带着她的女儿都是铁血心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