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9章 一个人睡冷板凳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3本章字数:3020字

    这个冬天可算是彻底的悠闲了下来,倘若除去某个不安分的家伙天天派人请她去晋王府的话,也算是过了一段舒心的日子。

    自从李如依知道了苏锦溪是装傻之后,对她的所作所为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晚上苏锦溪更是光明正大的带着红线直奔晋王府,再也不需要人守夜。

    虽然寒天冻地,但是天上却挂着一弯银月,晋王府上,暗卫站成了一派,在他们面前站着一位女子。尽管她身材纤细,娇俏的很,可是没有人敢轻视她。

    所有的人都知道,这是晋王妃,连带着他们的首领追影都是她的手下败将。

    她的利害可见一斑。

    “上次我说过,给你们一段时间让你们自学成才,现在就是检验的时候。倘若,再像上次一般没有丝毫的进步,那你们就脱下身上的皮,给我滚出晋王府。你们晋王爷手下没有虾兵蟹将般的蠢货。”

    苏锦溪站在人群的前方,小脸上一片肃杀,她的话字正圆腔,颇具威严。

    “是,王妃!”所有人高喝一声,不敢有所懈怠。

    凤长漓此时已经能下床走动,此刻他坐在躺椅上,身上盖着毯子,手上拿着茶盏慢悠悠的尝着味道。

    他的暗卫给闲来无事的苏锦溪练练手,他丝毫不在意。即便她把他们贬的一文不值,凤长漓连眼皮子都没抬一下。

    他的人就是她的人,既然她看不上他们的武功,调教一下也无妨。他也深信,他选的人不是猪头。苏锦溪已经给出了明确的方向,不会蠢的这都学不明白。

    苏锦溪看着他们写的自己的强项,然后对着他们的强项,和他们一对一的过招。

    一试探,一比较,苏锦溪的嘴角勾了起来。

    她虽然没输,但是赢面很少,基本都是持平。

    苏锦溪看了一眼某个很悠闲的某人,眼里不由得勾起一抹戏谑,难怪他这么淡定,任凭她动手。

    等她试探完每一个人,也累的一身汗,转身朝他走过去,凤长漓自然而然的把她搂在怀里,坐在自己的腿上。然后给她递了一杯,温度合适的茶,让她缓解一下口渴。

    “我让下人给你备了热水,累了这么半天了,去洗一洗还能缓解一下疲惫呢!”凤长漓用锦帕给她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心疼的说道。

    苏锦溪没拒绝,喝完了茶抬脚就走,他的地方就是她的地方,没有什么好扭捏的。

    这晋王府她已经很熟悉了,直接走了过去。房间里是汉白玉砌的澡池子,台阶上摆放了格式的洗澡用的东西,屏风上后面的衣架上已经准备好了她的衣服。

    热水烟雾缭绕,白烟布满了房间,颇具仙境。

    苏锦溪趁着身上的热气,脱了衣服后,直接跳进水池中。温热的水,瞬间将她包围。

    活动筋骨后,用热水洗澡,真的很舒服,她依靠在台阶上,仰头闭眼小憩。

    忽然一方温热的方巾搭在了她的眼睛上,上面隐约带着药草的清香味,似乎是舒缓神经的。紧接着一双有力的双手放在了她的肩膀上,力道适度的揉捏着。

    “你肩膀的伤还没好……”

    她的话音刚落下,身后的人便轻笑道:“为娘子揉肩的力道还是有的。”

    凤长漓双眼落在她的浮出水面的肩膀上,娇嫩的肌肤因为热水的浸泡而变得通红,再加上水中撒的殷红花瓣的衬托,看起来越发的娇艳。

    他的双手根本不敢用力,深怕伤到了她。

    “马上就要过年了,今年我想和你一起过年,不,以后的每一年,我都想和你一起。”凤长漓看着她覆盖着锦帕的双眼,温情脉脉的说道。

    他想和她过一辈子,更想早日完婚,每日朝夕相对。

    “你过年是要陪着你爹娘的吧,我可不凑那热闹,在自己家呆着挺好。”苏锦溪没有丝毫的犹豫的就拒绝了。

    虽然下了圣旨,可是她还是皇帝老儿未曾蒙面的儿媳妇。一旦是成了婚,便再也没有像现在这般厮混的日子了,光是那些所谓的官家拜访聚会,都要把她烦死。

    凤长漓以为苏锦溪会答应,可是她竟然脱口而出这句话,简直就是在他热乎乎的心上的浇下一盆冰凉的水、

    “那我们什么时候完婚?你迟早要见我父皇和母妃的?”尽管心中生气,可他说话的口气还是温柔的很,他知道她不愿做笼中之鸟,可是他身为皇家子弟,这些是必须承受的。

    她也有娘亲的,为了娘亲,不也是一而再而三的退让,连自己的真实面都不敢显露吗?

    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

    “凤长漓,给我时间。”苏锦溪淡淡的说了一句,伸手揭下了眼睛上逐渐失去温度的帕子,然后对上他那双狭长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说道:“其实现在这样的关系,挺好。”

    “什么关系?”凤长漓并没有因为她说的话而放松心情,反而是更加紧张。其实他一直都知道,若非她娘,她不会轻而易举的接受他封妃的旨意。

    相处了这么久,与其说了解她,不如说她就是自己的影子,都是那么的羁傲不羁。

    正是因为如此他才担心,如果有朝一日,她真的想要离开,那道圣旨,根本不是禁锢。如果完婚,他会放心一些。他想在她的身上多一些牵绊,这样的话,无论她做什么决定,都会稍有犹疑。

    “就现在这样的关系!”苏锦溪再次重复道,趁着他愣神之际,忽然转身,动作太大,激起了一片水花。

    等凤长漓回神的时候,她已经搂住了他的脖子。

    “凤长漓,有些东西需要心甘情愿,不然在多的牵绊都无用。我向你保证,永远也不会不告而别。也再次承诺,我不会离开你,除非丧偶。”

    她呵气如兰,气息就在他的耳边。无时无刻的不再散发着摄人魂魄的魅惑。

    虽然这承诺说过很多遍了,可是在凤长漓面前,她不介意在重复几遍。

    其实顶着未来王妃之名,行的却是王妃之实,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好。他们之间,就算是再欢喜,在相爱,也不到非要用婚姻约束彼此的地步。

    肥肉都送到嘴边了,凤长漓岂会不吃。管他什么时候成婚,先把某人扒皮拆骨,吃入肚腹中在说。

    话没听完,盯着她的眼睛,他的眼睛都变红了,直接吻了上去。

    抱住她的腰身,直接连人扑进水池里。哗啦几声响亮,水荡起了一米多高的浪花。

    凤长漓憋了许久,在加上心中的一点酸,吻越发的肆虐,他的肩膀不能用力,便让苏锦溪去给他脱去外衫,以及贴身的衣服。

    “喂,沾了水,伤口又该发炎了,你不想活了。”苏锦溪用手臂抵住了他的腹部,横颜冷对,根本不给他在靠近自己的机会。

    伤口刚好一点,就开始兴风作浪,真是不要命了吗?

    凤长漓轻抬自己的手,修长的手指轻抚她的脸庞,一双桃花眼含着一汪深情,目光灼灼的看着她:“有娘子,我害什么?再说了,今日娘子在上,我又不用力,自然更是不怕。”

    他那一副没有皮脸的样子像是吃定了苏锦溪,可偏偏他都已经这样了,苏锦溪也不好在欠着他。

    轻笑一声,娇慎的哼了一声,随后在他满脸的笑意中吻上了他的唇。

    温热的水下,三下五除二的脱了他的衣服。两人温柔的交缠在一起,一寸一寸的亲吻,任何地方都不想放过。

    烛光摇曳,晕黄的灯光下,凤长漓靠在床头,衣衫半解,露出胸膛。而苏锦溪穿着丝质的寝衣正在给他上药。刚才他是真的一点力气都没出,可是胸口还是沾到了水。

    房中烧着几盆炭火,还有地暖,一点都不觉得凉。他胸口的伤已经开始在结痂,虽然看上去没有起初血肉翻滚的那么恐怖,但一看到这长长的伤口,还是忍不住让人心惊肉跳。

    她埋头给他上药,每一步都小心翼翼,深怕他疼。长发洒落在脸庞上,凤长漓主动伸手给她拢到耳边后头。

    娇俏的小脸上的红晕早已经褪去,凤长漓看着她如花的脸,心里忍不住的泛起涟漪。

    刚才的蚀骨销魂,真是太难忘了,真希望时间永远的停驻在那一刻。好容易等她包扎完了,凤长漓没等她把自己的衣服穿好,直接将人搂进怀里。苏锦溪没防备,脸颊直接贴在了他赤裸的胸膛上。

    “凤长漓,你给我躺好。”一想到他刚才使了大劲,苏锦溪就忍不住低喝出声。

    她的话没让凤长漓放手,反而让他抱的更加紧,直接扬声说道:“不要,我就要抱着你。”

    温香软玉再怀中,谁会松手。傻子也能想到,苏锦溪岂会不知道?

    她眼珠一转,冷冷的说道:“你若是在不放手,下回,你就等着一个人睡冷板凳吧。”

    这一招对凤长漓有奇效,他现在最离不开的就是苏锦溪。

    晚上一个人睡觉何其的凄凉?他才不要。

    抱着一个人睡,何其美妙?

    那样的日子,他不想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