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8章 顺耳的话顺眼的人听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4本章字数:3030字

    “娘亲等我很久了?”苏锦溪笑吟吟的迎上去,走至娘亲身边坐下,不等今夏伸手,她早就自己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径自喝了起来。

    她悠闲的样子急坏了李如依,她顿时就开口问道:“锦溪,你进宫娘娘可有为难你?”

    原本就是昨日该回来的,可是却被晋王爷留到今日才送回来。虽然他们都喜笑颜开的,但是李如依还是不放心,终是要听见苏锦溪亲口告诉了她方才能安心。

    苏锦溪吞了一口茶,这才缓缓说道:“娘何必担心,昨日不是将赏赐都送回来了吗?”

    今日晋王也送了不少,委实给她长了不少面子。至此有晋王在一天,她苏锦溪就不会被人轻而易举的瞧不起。

    “那娘娘知道你的事情吗?”李如依愣了一下,这才问道。如果她不知道,怎么会对她如此大方。作为一个母亲,想必她也不会允许自己的儿子去娶一个傻子的。

    “凌王和晋王不会瞒着她的,再说她慧眼如炬,想必也一眼能识破我的伪装,我又何必在她面前装呢?”贤妃和皇后抗衡多年,还教出了两个不一般的儿子,她的洞察力远非一般人能比。在她面前装傻,无异于班门弄斧。

    思及这些,苏锦溪抬眼看着自己的娘亲,神色严肃:“娘,你放心吧,我不会出事,更不会惹事的。”

    有娘亲在一天,她就必须思虑周全,不会任意妄为。只要有娘亲在的一天,她就永远不会惹火烧身。

    她若孤身一人,便大可在京城中搅弄风云,就算是得罪了人,别人的矛头也只会对准她。可是有娘亲在,她便是自己致命的软肋,这一点无需质疑。她养育自己已经很不容易了,倘若所有的刀剑在朝她而去,那自己又何必再世为人?

    闻言李如依点了点头,面色好看了许多。苏锦溪早就跟她说过了,让她一切安心,可她还是忍不住的担忧。在苏府生活了十几二十年,她真正的感受到了有人保护的滋味。苏暮宸没能给她的安全感,却叫自己的女儿给了。

    “是的,我该相信你的,锦溪!”李如依牵起苏锦溪的手,一脸郑重的说道眼前的女儿已经不是那个傻的让欺负的脓包了。

    看着自己娘亲朝着自己微笑,是真心的欢笑,也是彻彻底底的相信她的诚意。

    苏锦溪暗地发誓,这一生,必定用尽全身力气护她周全。

    ……

    终是熬到了过年了,从三十的早上开始,大街上的鞭炮都没停过。红色的纸屑搭着雪白的雪,红白相间,格外的鲜艳好看。

    苏锦溪一早就被红线拖了起来,今个一天府中的上下人等都很忙。贴对联的贴对联,挂灯笼的挂灯笼,还有上上下下打扫的。

    她被扰的烦了,便跑到苏月夕的屋子里去找她下棋了。刚一脚跨进屋,就听见里面苏月夕和三姨娘的谈话声。

    “听老爷这两天的口气,因为过年了,二姨娘似乎又要被放了出来。”三姨娘的声音很是气愤,想到二姨娘做的那些事,她恨得牙痒痒。

    上次因为老爷过寿的事情,她被解了禁足。现在又因为过年,似乎又要被赦免,她可真是个顽强的主。

    “不要担心,这会出来二姨娘也该老实了。”苏月夕的声音淡淡的,像是极为不看重她出来的样子。

    可是放在三姨娘的眼里就成了揉进眼睛里的沙子,过去不去的坎。

    “二姨娘是个会折腾的,她出来了不兴风作浪,怎么甘心?”

    话落。又听苏月夕说道:“寻个错处再把她打发进去就成了,何必大惊小怪,娘以为现在的二姨娘还是当初的二姨娘吗?娘,你不必杞人忧天。”

    “你说的也是,可是月夕,我们毕竟不是大房。锦溪好歹有晋王靠着呢,可我们什么都没有,万一出点什么事,就只能自己兜着了。”三姨娘叹息道,她们和大房相错的不是一星半点。

    “为什么要靠别人,既然二姨娘给了我机会,那我就不会在放过她。娘,你且安心,我不会在让三姨娘向以前一样欺负你了。”

    说罢,只听见房中静静的声音,想必三姨娘正在感动中。

    话听到此处,苏锦溪已经没有必要在听下去了。趁着奴婢没发现,她转身大步离开。

    二姨娘又要被放出来了,她竟然一点消息都没有。想来是这几天忙着查宿千吟的下落,把她给忽略了。不过她既然知道了,也是有一个心理准备了。她巴不得二姨娘出来对她下手呢,这样的话就能顺利的将她彻底的赶出苏府。

    她走后不久,寂静的小院突然打开了门,门口站着的正是刚才担忧不已的三姨娘和苏月夕。

    “月夕,这样真的可以吗?我们利用大房,让她们对付二姨娘,那我们不是小人了?”三姨娘看着门口忧心忡忡的说道,她虽然出身风尘,可好歹也是一个心性正直的女人,这样的对大房使手段,她有些顾忌。

    “娘,原本也就是事实,你所说的也是你担心的,只是恰巧让旁人听了去,她自行去对付别人,这又有什么错?”苏月夕对娘亲说的话毫不在意,此时她的眉眼带着笑意,她巴不得苏锦溪会把二姨娘给弄死,或者给弄出府去,这样的她的心里才能出一口恶气。

    之前的她和苏月玲对她的羞辱还历历在目,现在也该是她倒霉的时候了。她会让二姨娘知道,什么叫屋露偏逢连阴雨,什么叫凉水塞牙自踩脚跟。

    原本苏暮宸是打算让二姨娘出来跟一起团年,可是不知道什么原因,苏暮宸冷着脸不让她出现在饭桌上,仍旧关着。

    苏月夕得知了消息,笑而不语。苏锦溪真是好手段,不动声色的又让二姨娘吃了一个暗亏。她早就知道苏锦溪才不是什么傻子,只是扮猪吃虎,寻找时机一击而中,让二姨娘永不翻身。

    年夜饭在大家各怀鬼胎的心思中过去了,旧年夜里是要守岁的,苏暮宸自然移居到大房的屋里。

    而苏锦溪懒得守岁,便借口困了去睡了。左右她现在是一个让人心生可怜的人,无论做什么也不会有人怪罪。

    可是真正的躺在床上却是一点困意都没了,她坐在窗口,看着窗外黑乎乎的天,有些怅然若失。凤长漓此刻在宫中陪着他娘守岁,根本不能陪着她。眼下这般凄凌的光景,真是凄凄惨惨戚戚。

    闲来无聊,苏锦溪让红线拿了一盘瓜子过来,让她也不要拘礼,与她一同坐着嗑瓜子。

    女人嗑瓜子最喜欢做的事情之一就是唠嗑,抓了一把瓜子放在有些愕然的红线手上,然后自己也毫无形象的盘腿坐着,一边磕,一边唠:“红线,你家王爷那么混蛋,你们为什么跟着他?”

    这话问的,红线顿时就语噻。她家王爷在王妃眼里头就是一个混蛋吗?

    她可不敢议论自己的主子,只好抿着唇不说话。

    可是苏锦溪怎么会放过她,换了一个方式,继续追问道:“那你说说,你是更喜欢追影呢?还是更加喜欢王爷?”

    这个问题,红线更不敢回答。

    因为这是一个坑,无论回答了哪一个都会得罪人。说喜欢王爷,难保眼前的主子会不会发怒。说喜欢追影,她男主子知道了,难保不会把她劈成两半。

    她在内心哀嚎,她的王妃主子今天是怎么了?抽风了吗?王爷你在哪?快来解救奴才啊!

    “主子,这瓜子奴婢委实不想嗑,您留着自己慢慢的打发时间吧!”红线把瓜子放在果盘里,然后就立刻起身站在一边服侍着。

    她下定决心,无论王妃主子再说什么她都不会在搭腔!

    可是没到一分钟,只听见苏锦溪说道:“红线啊,要不然把你许给追影吧,我看你俩挺般配的。”

    “别……主子!”

    此话一出,红线立刻就跳了起来,追影是个冰山脸,还严肃的很,她可不想整日跟他朝夕相处。

    “嗯?”苏锦溪疑惑的看了她一眼:“难道你不喜欢追影?”

    “主子,你别乱点鸳鸯谱了,有功夫就琢磨琢磨你和王爷的婚事吧,王爷很想把您娶进门呢。”红线都要被逼得哭了,她家主子真的是太闲了,太闲了。

    原本红线脸色还很苦,可是突然眼前一亮,没等她高兴呢,突然苏锦溪神来一语道:“你家王爷想娶我,条件高着呢,不过你先说说,这鸳鸯谱是怎么乱点的?”

    苏锦溪歪头看她,巧言善辩近乎强词夺理。红线看了看前方,然后又看向苏锦溪,冲着她摇摇头,示意她不要再说了。

    可是苏锦溪不干,继续说道:“你倒是说说看,我哪里说的不对?前半句,还是后半句?”

    “我看都挺对的,可是这话听着怎么不顺耳呢?”一道沉稳的声音响起,仔细一听还能听出一丝戏略的味道。

    听到声音,苏锦溪神色没变,清了清嗓子,道:“顺耳的话要顺眼的听,大概是你长的不顺眼所以不顺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