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1章 庶女之争,嫡女看戏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4本章字数:3042字

    聊过一会,喝了几盏茶之后,李如依便牵着苏锦溪离开了

    见他们走了,苏月夕在三姨娘旁边坐下,将首饰盒子放在一边茶几上。

    三姨娘随手将盒子打开了,将里面的耳坠子拿出来看了看。虽然方才看来,但并不是看的仔细,现下拿出来看,她也是喜欢的。

    这耳坠子白里透着一点红,遥遥的玉坠里就像是放了一粒朱砂,格外的别致。

    “这东西好看,也不是十分华丽,倒是挺配你的衣饰。”三姨娘将耳坠子在苏月夕的耳朵旁比了比,的确挺合适的,别说李如依挺会挑选东西的,更没有拿一些假东西来忽悠她们。

    苏月夕接过了耳坠子,在手上扒拉了两下,又给放回了盒子里。对于这东西,她倒不是十分的在意:“娘,这是晋王殿下送给锦溪的,想必是她不喜欢,所以才给我的。”

    闻言三姨娘愣了一下,然后又说道:“纵然是这样,可这东西也价值不菲,你若不喜欢,就给锁在柜子里,不见它便是了。”

    话落,苏月夕没在说话,目光幽幽的看向门外。门外天色明朗,蓝天白云,晴空万里,可即便是这样,她的心却在一分一分的往下坠。

    “娘,你说她这个时候送给我这么漂亮的首饰,原因为何?”苏月夕突然开口,声音很淡。

    三姨娘一下没听清,面上很是疑惑:“怎么了?”

    苏锦溪现在有晋王殿下照顾,首饰这些肯定不缺的,送给她一套,又有什么稀奇?

    “可是明天就是元宵,要进宫的。”苏月夕回首,目光直直的看着娘亲。

    这套首饰,她敢肯定是苏锦溪做主送给她的。可她到底是什么意思,她却吃不透。

    是让她穿的漂亮,然后去争太子妃的位置吗?可是晋王殿下却是她的夫君,他们可是死对头,她不会蠢成这样。

    “恐怕是怕你没好首饰,穿着寻常了被人瞧不起吧。”三姨娘眉心一皱,悠悠的说出心中的猜测。

    可就是这一猜测,却一语中的,让苏月夕的脸色瞬间变得难堪的很。

    她的确是买不起好东西,这么贵的首饰,她也舍不得买。原本这是她会被齐王殿下看上的依仗,原本也没觉得有什么,可是当她的目的是因为这个而给她送首饰的话,她的用意就像一把刀子狠狠的插进了她的心里。

    这是在可怜她吗?她装傻充愣,得到了晋王殿下的护佑,可是她依旧是苏家的庶女,还是以前的可怜虫。

    “月夕,你怎么了?”三姨娘明显的察觉自己的女儿情绪不对劲,便主动开口询问。

    就是这一声音,让苏月夕迅速的回神。她收敛了眼神中厌恶的戾气,朝着自己的娘亲淡淡一笑,道:“没事,这套首饰我拿去放回房间了。”

    此时,苏月夕只想要一个人静静的待着。若是在娘亲面前呆久了,以她的细腻,肯定会猜中她的心思,所以还是尽快回房的好。

    三姨娘看着她的背影,长叹了一口气,眉宇间的愁结打的更深了。

    她这个女儿啊,终究是太要强了。

    ……

    竖日,元宵节,因为苏锦溪是准王妃,要随着他一起进宫的缘故,所以一早凤长漓便派人来接她了。

    他们先行进宫,然后在贤妃宫中用午饭。原本也不需要那么着急,只是凤长漓想见自己的娘子,所以便派人去接了。

    虽然宫中允许带家眷,但百官一般都是都着正室和儿女,只有皇室子弟才可以带着侧福晋或者侧王妃。此次随着苏暮宸进宫的自然是李如依和苏月夕,而三姨娘是妾侍,所以不能进去。

    这晚上的元宵节,就只有三姨娘一个人在府上独自过着了。因此,白日里苏月夕都是尽可能的都陪在娘亲身边。

    可是时间仓皇而过,转眼就要到了出发的时辰了。

    三姨娘含笑送着女儿上了马车,但并没有嘱托什么,因为她知道自己女儿自有分寸。

    她站在门口看着马车远离,直到看不见了这才转身回屋。可是一转眼看着空荡荡的府上,内心的却是满满的凄凉。

    马车在城门口停下,士兵检查了马车之后,又检查了一番马车,确认了身份之后,这才放行。

    随后在皇宫门口下了马车,一道走进去。

    远远的就看见皇宫门口那里有很多人,有为官的,还有家眷,其中不少的便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女儿家们。

    苏月夕看了看自己身上的装束,并没有觉得不妥。一身淡粉色长裙,腰间系着腰带,腰带上系着一块蝴蝶样式的羊脂玉,越发的衬托着纤腰不盈一握。

    她终究是带上了昨日苏锦溪送她的那套首饰中的耳坠子,扑着淡淡的脂粉,细腻的脸蛋与那耳坠子相互映衬,看起来越发的娇嫩。

    并没有华贵的穿着,可是一身淡然,却在娇艳的人群中犹如一抹孤芳,格外的超脱。

    苏暮宸下车之后,很快便有人过来跟他寒暄。苏月夕跟在身后,脸蛋上挂着浅淡的笑意。她乖巧又超脱,自然是让来来往往的人都情不自禁的多看她一眼,然后互相打听着。

    在众人中,很快她一眼便看到了苏月玲。并不是她刻意寻找,而是她实在太抢眼。

    她随着她外祖父进宫,紧紧的跟在祖母身边。穿着一身红色的锦衣,头上盘着紧致的发,带满了珠翠。

    看似华贵不可方物,可是看在苏月夕的眼里,却跟那些贵族子女没什么区别。

    她在打量别人的同时,在暗处,苏锦溪站在凤长漓身边,也在暗暗的打量着前方的人。

    她一眼便看到了苏月夕和苏月玲,看着前者的时候,脸上还带着一抹笑意,可是看到了后者的时候,扫了一眼便移开了目光。

    苏月玲俗气的要死,还不如多看两眼苏月夕养眼。

    “你把我送给你的那套首饰送给苏月夕了?”凤长漓自然一眼就看到了苏月夕的耳坠子,当下脸色有些微寒,冷着脸问道。

    可是苏锦溪毫不在意:“是啊,你看好马配好鞍,苏月夕是不是一个值得教化的人?”

    “这不是重点。”凤长漓在次提醒道,苏锦溪插诨打科的功夫不是一般的利害,他必须重复好几遍。

    “你不是都说送给我了吗,那给我了,自然随我怎么处置了。”苏锦溪依然不在意。

    看她的样子,凤长漓只好叹了一口长气,半晌才开口:“算了,送了就送了。他日我在寻一套好的给你。”

    说罢,又看了一眼苏月夕,皱紧了眉头:“希望她能领会你的好意。”

    这下苏锦溪不说话。

    ……

    宴席还没开始,在后花园中,足足容纳四五百人的地方被摆满了桌椅,上面放着各色的瓜果。

    时辰还没到,所以大臣便三五成群的聚在一起畅谈。而此刻,彼此的内眷们也是聚集在一起,各自谈话。

    李如依应付自如,而苏月夕则是乖巧的点头应话便可。

    不是冤家不聚头,苏月夕没有去找苏月玲,可是后者却瞧见了她。

    看到原本一个被人瞧不起的庶女丫头竟然也出现在宫里头,当下便恼怒了,趁着苏月夕落单,便聚集了两三个慕容家的姊妹,朝着她围困而来。

    而苏月夕发现的时候,已经走不开了。

    苏月玲带的头,自然那些姑娘们都是一副瞧不起她的样子,看着她都是满眼嫌弃。

    因为她并没有太多的珠翠,在她们看来是她穷。

    “知道要进宫,怎么还是穿着身上的破衣服来了?你娘都不晓得给你攒点私房钱买一件好衣服吗?”苏月玲上下打量了她一眼,嫌弃的很。而在她的带领下,身前的这几个姑娘看她都是讥讽的眼神。

    “这是什么场合?你还敢胡闹?说出这等狂言妄语,让人听见怎么好?”苏月夕委实不想跟她斗嘴皮子。都过了一个年了,这苏月玲怎么只长年纪,不长心眼呢?

    不过话说回来,她长了心眼,对付起来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这话一说,苏月玲的脸色立即不好看了。对啊,她今晚有正事呢,怎么能跟她斗嘴皮子浪费时间?

    苏月玲有心想离开,可是她身边的几个姊妹岂会容她离开。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处处挑着苏月玲的痛处说,让她对苏月夕的憎恨越发的强烈了。

    苏月夕明白了,她的这些姊妹是故意的。虽然是苏月玲起的头,可是作势的却是她们。

    苏月玲住在慕容府,又深的老夫人宠爱。想必她今日进宫,是为了争那个太子妃位的,可是既然她都要想,这些姊妹,哪一个是省油的灯?

    既然终究是要争的,还不如现在就开始。可苏月玲那个傻子,陷入了人家的圈套还不知道。

    情急之下,苏月夕只好说道:“月玲,爹也来了,你不去见见吗?”

    听到他说起爹,苏月玲的眼中的愤怒尽数消去,换上了一抹惧怕的神色。

    大年初一,他竟然对娘说出那种话。想必他现在也是极度讨厌自己的吧。她若是不能在此中力压群芳,一句胜出,在苏府就在也没了指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