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6章 再遇李蔚然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4本章字数:2029字

    竖日,太子便亲自派人来接苏锦溪和苏月夕。因为两姊妹在一起,所以凤长漓便没有在派人过来。再说苏锦溪和苏月夕在一起,凤长漓也放心些。

    虽然他对苏月夕没有什么好感,但是冲着她能给苏锦溪挡的那一刀,他便对她厌恶不起来。苏锦溪虽然没有在他面前多过提起苏月夕,但是她的所作所为已经说明了一切,她是有心给她这个三妹妹铺路。

    对此,他理当对她有些照顾。比如人身安全,再比如,助她成名,以便将来不用受身份的限制,可以寻得一个好夫君。

    这也算是投桃报李,让她这个在二姨娘的压迫下还没有长歪的姑娘能有一个好的归宿。

    苏锦溪并没有刻意打扮,可巧了,苏月夕也没有,穿着寻常的装束,并没有过多的珠翠映衬,可就是如此也能让人张望的不能眼睛。

    两人同坐一匹马车,丫鬟红线和五月也坐在里面,各自坐在主仆的边上。马车的氛围有些寂静,苏锦溪觉得没趣,便倒在红线的肩膀上昏昏欲睡。

    “昨晚上,大小姐又没睡好吗?”苏月夕看她都快要睁不开眼皮了,过问了一句。

    对此红线点了点头,脸上有些为难:“是的,大小姐都把作息时间睡反了。白天想睡觉,可是晚上却很精神,奴婢劝也劝不过来,只能由着她去了。”

    红线说的声音很小,生怕吵醒了苏锦溪一般。

    对她如此惺惺作态的样子,苏月夕并没有什么异样的情绪表露出来,淡淡的扫了一眼苏锦溪又道:“这样下去可怎么得了,还是让大夫给开点安神的药吃吧,这晚上怎么能贪玩呢?瞧她那黑眼圈都出来了,这才这点年纪脸色就熬成了这个模样,那以后年纪稍稍大些了了怎么办?”

    她一脸忧心的说了一大堆,红线脸色越发的红了,等她说完只能愧疚的点头:“是红线照顾不周,这次回去之后一定注意。”

    “嗯,晚上回去,让五月给拿点神芝草去熬了给大小姐喝下。上次大夫给开的,还剩下一点,用来安神极为有效。”苏月夕吩咐道。

    红线不敢接茬,只能遵命。

    恐怕这在有用的神芝草对她家小姐也没用,因为苏锦溪根本就不是睡不着熬得,她是晚上根本就不再府上,至于出去了做什么,又是什么时辰休息的,谁也不知道。

    但是面对苏锦溪,红线只能说是自己的错。

    红线认错的态度让苏月夕的脸色好看了许多,其实对她的嘴里的话苏月夕是一个字也不相信的。苏锦溪又不是那个傻子,怎么可能睡觉睡反了?

    唯一的可能就是她有其他的事情,而这件事红线是知道的,可是瞒着其他的人。

    想到这里,苏月夕忍不住自嘲的笑了。她早已恢复神智,一直装傻的骗着,都不肯告诉大家实话,还是瞒着所有人,就算是有别的事情又能告诉谁?

    很快马车停下了,想必是到了明月湖了。

    两个下人先行下的马车,紧跟着把她们俩扶下去。马车在明月湖畔的山庄前停下。

    明月湖畔的庄子是当年皇上赐给太子的生辰的贺礼,这庄子不大,但是胜在雅致,远非充满铜臭味的华丽宅院可比。太子聪明,每年都会躲懒来着休息上一个月。在这宅院中读书练字赏景,可这都是做给皇上看的,他真正的在干什么谁也不知道。

    眼见自己送出去的东西如此受欢迎,皇上自然高兴,对太子的青睐也就重一分。所以太子在朝政中有什么处理不得当的地方,上的看法难免有失偏颇,对他多有庇佑。

    虽然他不像凌王一样有才,可是他胜在会溜须拍马,将皇上哄的开心。

    在门口杵着两个穿着青色夹袄的婢女,见她们下了马车,立即恭敬的朝着她们走来,行了一礼说道:“两位小姐好,太子在这边等着呢,两位请随我来。”

    这婢女行为规矩守礼,即便站在她们前面,也不曾用眼睛胡乱的上下打量。通过婢女就可看出来,这明月湖畔的规矩太子是有多重视了。、

    苏月夕朝着她们浅笑点头,然后随着她们一道进了庄子。

    一走进这庄子,苏锦溪便知道这玄妙在何处了。这一进门,一股清香的味道铺面而来,一股清风吹来,发丝都随着飘了起来。而且这通往后殿的是一道九曲十八弯的回廊,廊下是成群的游鱼,这里的水池的水十分的清澈,一眼见底。

    可是仔细看下去,却发现廊下的庄子是打在水里的,而且不浅。苏锦溪细细的看了两眼便知道了其中的缘由,这庄子是就健在湖面上。前面的水池是用了木板与湖底隔开,才有这清澈见底的水池。

    而后面庄子步步高升,是悬在湖面上的。

    这庄子虽然不是很大,但也不小,建造这样的庄子也是花费不少的精力财力的。况且像明月湖畔这样的环境清雅的地方本就难寻。

    想来当今的皇上也爱好风雅之事,同样也以为自己的儿子也是有这等风流韵致的人。

    苏月夕牵着她的手一路走着,不似她一般东张西望,很是安静。

    绕过一处四角凉亭,转过了一个拐角,终于看到了人影,几个男男女女齐齐的坐在那个面向湖面的八角亭廊。

    其中苏锦溪一眼就看到了凤长漓,凤长歌,和齐王殿下。自然也有当今的才女李蔚然,只不过李蔚然身边坐着的一个女子倒不知是谁了。

    奴婢将她们引到太子面前便告退了,苏月夕刚准备行礼,太子便虚扶起了她:“苏小姐不必多礼,今日即使来玩的,没有那么多的规矩。”

    苏月夕浅浅一笑,还是福了福身谢恩。

    太子将苏月夕赐坐在那个陌生的女子旁边,而苏锦溪自然是跟着凤长漓坐在一块的。

    苏月夕刚刚坐稳,奴婢刚上了茶盏,耳边便响起熟悉的声音:“当日一别,我正想着何时能请苏姑娘小聚一番,却没想到缘分使然,这么快又能聚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