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2章 郎有情妾有意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4本章字数:2007字

    明月湖畔的邀约过去了一段时间,那个叫玉儿的姑娘也没有来找苏锦溪的麻烦,这件事她算是当了一个哑巴,生生将这个亏咽下去了。

    不过唯一有变化的是,这半个月来,齐王时常邀约苏月夕一起下棋。两人都是棋迷,一探讨起棋局便忘记了时间,屡次都是上午出去,下午天色都要迎黑了才回来。

    这件事苏暮宸知道,不过没怎么过问。他的两个女儿一个被晋王看中,成了准王妃。现在小女儿又被齐王殿下垂青,自然是高兴的。

    苏月夕只是浅淡的告诉三姨娘,但并没有说太多。倒是因为李如依的缘故,三姨娘听了齐王不少的好话,这个是个正经王爷,月夕跟了他不会受罪。

    一想到自己的女儿有可能成为正妃,三姨娘就开怀了许多,她可是日盼夜盼都希望自己的女儿能够有个好姻缘,没想到这天上的馅饼就真真的砸在了她的头上。

    苏月夕又出去了,这距离上次的邀约没有隔开三天。

    院子里阳光正好,苏锦溪躺在院子里,拿着一根簪子,一边玩,一边比划着手势。红线睁大了眼睛盯着她手上的动作,准备随时去接她手上的簪子。

    可没等他的簪子人出去,李如依便来了。这好容易过完了年,又完了节,府里好一番忙碌和整顿,她这两日都没歇下一口气,这下忙完了便来自己的女儿房间里坐坐。

    自从得知苏锦溪一点点都不傻的真相之后,她便对这个女儿放心了许多。无论她做什么事情,她都极少过问。

    “娘,你忙完了。”苏锦溪立即坐起来,牵着李如依的手在桌子旁坐下,顺便给她倒了一杯热茶。

    李如依接过茶,在手里放着却没有喝,目光深沉的看着茶盏中的茶水。

    “娘是有什么问题要问我吗?”看她的样子,苏锦溪就知道她心事重重。不等他说出口,她便主动问道。

    “锦溪,我虽然将你教我的话如是说了,可是那个齐王殿下真的可靠吗?”说来说去,李如依还是问起这个问题。

    毕竟三姑娘对锦溪有恩,对于她的婚事,李如依还是挺上心的。

    闻言,苏锦溪笑道:“自然是好的,我同凤长漓商量过的,只有齐王殿下是最适合月夕的。这个王爷品性敦厚,只有他给得了月夕身份,还不让她受委屈。”

    “当真如此!”李如依再一次确认,如此说来这真是一桩极为美满的婚事。这下可不如当初苏锦溪与凤长漓之间的那般的悬殊,他们俩的背后有这么多人为她出谋划策。

    苏锦溪对着自己的娘亲,再一次点头,那一本正经的模样,只差没有举起三个手指来发誓了。

    在女儿的再三说明下,李如依终是信了,在她心里始终相信,苏锦溪是不会害苏月夕的。

    ……

    这厢一群人在密谋着如何让齐王殿下和苏月夕两个人互相喜欢的时候,苏月夕像是有感应一般,一边和齐王下着棋,一边不断的打喷嚏。

    “这是怎么了?是不是着凉了?”看着苏月夕因为打鼻涕而通红的眼眶和鼻尖,齐王关心的问道。

    两人坐在僻静的茶楼包间里,研究的上前日里还没有下完的棋局。那日在明月湖畔,齐王输了,虽然输的高兴,但到底是有些不甘心的。所以这段时间一直在研究,在前几日的那一棋中,终于与苏月夕打成了真正的平手。于是两个人对着这一盘棋子研究了几日,想着从哪里可以破解,从而不再是平局。

    “没什么大碍,今日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总感觉有人在背后念叨我一般。”苏月夕浅淡一笑,便将这事给带过去了。

    不过她红着的眼眶慢慢的恢复正常,也让齐王宽心不少。

    只是这时在看竟然觉得眼前的三姑娘很是漂亮。一双杏眼晶亮的很,鹅蛋脸也是十分白皙秀气,

    其实她与苏锦溪长得有些相似,不过她温淡一些,就像淡雅的句话一般。而苏锦溪脱跳一些,就像星星一样,每一个动作都很大,很吸引人。

    两个人完全是相反的极端。

    “齐王殿下,该你了。”苏月夕落下了一子,看了又看,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本是该齐王落子的,可是一抬眼却发现他似乎在走神。

    听到了声音,齐王一回神,再次看见苏月夕晶亮的眼睛,竟然觉得脸有些发烫。随即他立刻低下头,眼睛盯着棋盘,装作很认真的样子。只是他这幅摸样,怎么能逃得过苏月夕的眼睛。看他的样子,苏月夕就知道自己离成功不远了。

    齐王心不在焉的落下了一子,却意外的解开了这盘平局,两人当即都很高兴,情不自禁的对着对方开怀大笑起来。

    因为开心,苏月夕好不做作的笑,这是第一次齐王看见她笑的咧开了嘴,那摸样就像是正在盛开的菊花,整个人都散发着别样的魅力。

    齐王有一次看呆了。

    不过这一次,苏月夕没有出口提醒,而是装作没看见,假装喝茶端起了茶杯。

    但是有些心急,茶杯的水太烫了,苏月夕伸手去拿的时候没注意,一下子没拿稳,滚烫的茶杯从手中跌落,“砰”的一声跌落在地上,惊得苏月夕一下子弹跳了起来。

    “苏姑娘你没事吧?”齐王自然看到了她不自然的手,连忙走近关心的问道。不等她开口说,主动牵起了她拿着茶杯的手仔细查看一番。

    细嫩的手上红了一大片,该是被茶水烫伤的。齐王顿时就急了,连忙走到打开门,呼唤着小二。

    打了凉水,又拿了烫伤膏来。

    先是用冰凉的水把手清洗一遍,然后将烫伤膏一点一点均匀的涂抹在手上,这一切齐王都亲自亲力亲为。

    等将受伤的手包扎好后,齐王长舒了一口气,像是完成了不得不的大事一样。

    可是再一看,他竟然紧紧的握着人家姑娘的手,顿时脸藤的一下红到了耳根子。

    方才,他做了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