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3章 聪明的人是不会让人摆布的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4本章字数:2040字

    这下就是苏月夕也是变了脸色,脸红到了耳根子。

    “苏姑娘……对……对不起……”齐王当即松开了她的手,手足无措站到了一边,眼神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没关系。”苏月夕低声说着,握着自己受伤的手,将目光放在棋盘上。

    不过棋盘被刚刚的一个举动给打乱了,上面摆好的棋子弄的乱七八糟的。

    “这下完了,棋局弄毁了。”

    苏月夕口气好不遗憾,作为棋局的爱好者,她这悲伤的态度倒也不是作假,而是真的。这么一说,齐王也很是忧心,也顾不得脸红了,连忙坐在她的对面看。棋子果然乱成了一堆,方才的局面已经不见。

    “都怪我不好,这可怎么办?”苏月夕口气十分哀伤,方才她若是有几分真意,现下倒是有几分做作了。不过眼下这一副表情看在齐王的眼里倒是有些爱屋及乌了。

    他仔细的看了一番,然后自信的说道:“不怕,我尚且记得几步棋子,若是按照之前的路子下,该是能复原的了的。”

    方才的棋局着实精彩,他也是不愿放弃的。这下可好,正好给了苏月夕在他面前显露的机会。

    本是要散场的,现下好了又延长了她们独处的时间。

    几番轮回之后,齐王正在思索下一步该是走哪里。可没等他想出来,苏月夕便接过了他手上的棋子,放在了一个位置。

    “我想,该是这里的。”苏月夕浅笑道。

    闻言齐王一看,果然如此。下完了所有的棋子,正好是刚才的那盘棋。

    纵观全局,齐王叹息了无数声,这格局真是非常的大气啊。

    “苏姑娘,我自下棋以来,第一次看到这样的棋局。纵是以往跟授业恩师下棋,也没有今日的格局。只可惜我那师傅死的早,不然他也是要惊叹的。”

    “王爷繆赞了,月夕除了这下棋,其他的却是什么也不精通。不过王爷可否容月夕说句旁的?”苏月夕缓缓说道。

    如今齐王对苏月夕的话听的很是认真,当下便点了头:“苏姑娘直言无妨。”

    得了他的指令,苏月夕这才说道:“其实王爷现在的棋路有些短板,月夕建议王爷不妨看看兵书。若是将兵法用在棋局上,惊喜更是颇多。”

    “兵法?苏姑娘还懂兵法?”听到这句话,齐王更是惊讶。虽然知道她不是寻常女子,可却没想到她竟然能懂得这么多。

    苏月夕浅笑,略有些不好意思:“懂些皮毛而已,那日在父亲的书房里无意间看到,后来为了解一棋局便观摩了一番,后来发现用兵法谋棋,更有别样趣味。”

    “原是这样。”齐王殿下听完了前后的原因,看向苏月夕的眼神更加的不一样了,那抹钦佩里夹杂了一抹思慕。

    说完了这句话,便再也没有声音。

    气氛又微微的陷入了寂静中,虽然两人什么话都没说,可是此时却各有心思。

    此时天色渐晚,齐王便请苏月夕在酒楼里用了饭才回去。

    等她一回府,这消息便传遍了个个角落。

    红线跟苏锦溪说了之后,之间后者露出了一个高深莫测的表情,好似早已经知晓了此事。

    “小姐,你这一副波澜不惊的模样,难道是早就知晓了此事?”红线不禁疑问道。

    彼时苏锦溪正靠在床上,百无聊赖的玩着自己的手指,听闻她便说道:“红线,你觉得三小姐是那种愚笨痴傻的人吗?”

    闻言红线摇了摇头:“不像。”

    三小姐虽然不爱说话,也不爱跟人亲近,可是她绝不是一个蠢蛋。

    “连你都看的出来,她并非是二小姐那般的人物,难道你会觉得但凡有机会之后她还会让人摆布她的命运吗?”苏锦溪淡淡的反问道。

    红线继续摇头:“不会的,三小姐那般聪明,怎么会让人摆布呢?”

    “既然我给了她机会,齐王也给了她机会,若是不成其好事,怎么对得起这一番我的苦心?”

    说到底这件事若是没有她抛砖引玉在前,没有李蔚然惦记着,怎么能有后面的一系列发展?

    难道齐王会主动发现她棋艺高超吗?没有李蔚然给她当垫脚石,她又怎么会有今日的名气?

    “小姐真是聪明,难怪王爷对您念念不忘,一刻都不愿意离开。”红线笑嘻嘻的说道,一脸谄媚的奉承,这话听的苏锦溪很是不得劲,冷着脸说道:

    “你笑的这么谄媚做什么?难道你今日才发现我聪明?”

    这么一说可就有些严重了,红线当即收起了笑意,恭敬道:“小姐,红线不敢,红线觉得你一直很聪明的。”

    这话听着还舒坦点,苏锦溪这才饶了她:“行了吧,量你也不是有心。天晚了,熄了灯,歇着去吧。”

    原本也就没打算真的惩戒她,说完了话,她便觉得困了,就让人去歇着了。

    红线也没耽搁,当下熄了灯,转身出去了。

    ……

    “小姐,这是今日的大厨房送来的冬虫夏草炖的水鸭汤,这个东西是大夫人下令煮的,说是开春了顿了这个给大家补补。这个是大夫给的食疗,具有滋肺补肾,护肝养颜的功效。”苏锦溪正在院子里晒着太阳,一个小丫头端着汤走进了院子里。

    这个丫头眼生,苏锦溪没见过,不过红线见过,是厨房里打杂的。

    “放那吧。”苏锦溪这会没胃口喝,虽然是滋补的好东西,不过她一向不喜欢鸭子,无论做成什么样,都不喜欢,

    她都发话了,可是那丫头却没走,而是讪讪的看了一眼苏锦溪在次说道:“大小姐,这水鸭汤冷了就不好喝了……”

    她连声催促,苏锦溪奇怪的看了她一眼,可是一接触到她的眼神,那丫鬟就立刻低下了头。

    她这个样子甚为心虚,苏锦溪不得不有些起疑心。假意叹了口气,然后捧起了那盏汤,

    其间她看到了那个丫头的神色更是紧张了起来,心中一沉,这汤果然是有问题。

    见她端起了汤,却迟迟没有下口,那丫鬟不禁又问了一遍:“小姐怎么不喝?难道是味道不合胃口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