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4章 中毒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5本章字数:2037字

    苏锦溪淡淡的扫了她一眼,然后舀了一勺汤,刚要喂进嘴里,却又放下下:“这汤真是我娘让送来的?”

    “是啊。”那丫鬟不明白她这么问是何意,这原本就是大夫人熬得啊。

    可是这话听在苏锦溪的耳朵里就有些不对劲,她娘可是知道她不碰鸭子的,怎么会给她送?

    “嗯,既然是娘说的,我就喝了吧。”苏锦溪又叹了一口气,趁着那个丫鬟不注意的当口,指甲一根银针飞射而出,插在汤里。

    只见那银针触到那汤汁,便立刻的变黑了。

    苏锦溪眼神一暗,果然是有毒的,可是这院子里除了二姨娘,还会有谁要害她?

    不过她既然作死,那不妨成全她。原本以为她娘清了一遍这院子已经没什么都大碍了,却没想到还是有漏网之鱼。

    想那二姨娘盘踞在苏家多年,一时一会也处理不干净,既然这样那这次肯定要给她来一个拔草除根的。

    在那丫鬟的目光下,苏锦溪一口一口的喝干了那汤汁。见此那丫鬟终是松了一口气,然后这才离开院子。

    没一会红线回来了,看着她静坐在桌子上便笑着说道:“小姐,大夫人特意给您熬了银耳汤。想那鸭子汤你肯定不能喝的,所以给换了。”

    “红线。”听到她的声音,苏锦溪轻声呼唤了一声。

    察觉到她声音不对劲,红线疾步走到她面前,可没等她查看,苏锦溪身子一歪便倒在了她的身上。

    “小姐你怎么了?”红线扶住了她的身子,这才察觉到不对劲。苏锦溪嘴角溢出血丝,脸上也是苍白一片。

    “红线,叫人,速去将王爷叫来,将事情闹得越大越好。”此时苏锦溪说话已经有气无力,红线急的脸色铁青,当即大声呼叫。

    随后赶来的李如依看到苏锦溪这个模样也是吓了一跳,因为苏锦溪已经晕了过去。

    李如依当机立断去派人请大夫,而红线也即刻出了府去通知凤长漓。

    苏家府上,顿时大乱了起来。

    而刚刚送汤的小丫头此时却偷偷溜进二姨娘的宅院里,这个地方不准有人随意进出,那丫鬟也是小心翼翼的左观右看这才敢进去。

    “小木,你可做到了?”二姨娘原本坐在院子里,一看见来人,便立刻站了起来,疾步走到那名唤小木的丫头身边。

    小木连连点头:“二姨娘,你听这府上已经大乱了。我是亲眼看着苏锦溪把下了药的汤汁喝下去的。”

    “那就好,那就好,苍天有眼,这个贱人生的不要脸的东西害的我的翎儿如此之苦,我怎么会轻饶她?”二姨娘两声称赞,随后便笑了起来,张狂的很。

    左右她这个院子已经没有人来了,她就算是笑的再大声,也没有人能听的见。

    可这时小木却突然跪在了二姨娘的身边,哀求道:“二姨娘,你要小木做的事情已经做到,可否按照约定把卖身契还给小木?”

    闻言,二姨娘突然变了脸色,收敛了笑声亲自扶起小木:“傻丫头,我说的我自然办到。”

    在小木瑟缩的表情下,二姨娘从袖中掏出一个成色不错的镯子塞到她手里:“小木,你放心,待那苏锦溪死了,我一定不会亏待了你。”

    那镯子虽然价值不菲,可是却让小木一点兴趣都不能提起,她的卖身契还在二姨娘手上,那个东西比什么都重要。

    她将那镯子又还给了二姨娘,忍不住的哭了:“二姨娘,求您了,您将那卖身契还我吧。”

    有了卖身契,她的人生都自由了。她受够了别人的差使,这个镯子即使在贵重,也不能让她动心。

    见她始终张望着要卖身契,二姨娘的脸色有些变了。她何尝不知道,这东西一旦给了她,她便再不能为自己所用。

    她转身走到石卓前坐下,把玩着上面的杯盏,淡笑道:“小木啊,还记得当初你是怎么来到这苏府的吗?”

    二姨娘的神情倏然变冷,小木便知道事情有变,她恭敬的答道:“小木知道,当初小木卖身葬母。是夫人给了银子让家母下葬,夫人的恩情,小木永世难忘。”

    “既然这样,今日你就当还了我这份恩请吧。”小木话音刚落下,二姨娘便紧跟着说道。

    闻言,小木顿时愣住。二姨娘出尔反尔,可是即便这样她也不敢说什么,她就算是被关着了也还是主子。

    若是她手上的卖身契往人牙子的手里一送,她这一生算是彻底的完蛋了。

    ……

    红线飞奔去了晋王府,凤长漓听清原委之后顿时就炸毛了。连忙派人去寻了莫峰,而自己却是连衣服都懒得换,骑着马风尘仆仆的就赶去了苏府。

    “锦溪,锦溪……”凤长漓到了苏府之后,当即就直奔苏锦溪的房间,一进屋就开始寻她。

    这时候,她的房间只有李如依和三姨娘。苏月夕出去了,根本不在府上,而苏暮宸也在朝中没有下朝。

    大夫正在给她诊脉,凤长漓忧心站在床前,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床上的苏锦溪。李如依和三姨娘要给他行礼,都被他给拦住了。

    没过一会,那大夫转过身来,看着李如依,一脸为难道:“大夫人,这毒老朽无能为力啊。”

    闻言李如依身子一软,若不是三姨娘及时的扶住,她就倒在了地上。

    “你什么意思?”不等李如依过问,凤长漓一把揪住了那大夫的领口,冷声质问道。他脸色极为难看,仿佛那大夫胆敢再说一句不是,便要生吞了他。

    “大人,这毒甚是凶猛,老朽医术浅薄,救不下啊,请您领请高就吧。”即便是极大的压力,那大夫还是选择实话实说。

    凤长漓气的脸色变了又变,一把将大夫推出门外:“你个庸医,你给本王滚。”

    “中毒,来人,给本王查,就是把这苏府给本王掘地三尺,也要把人找出来。本王倒要看看哪个吃了熊心豹子胆自敢给本王的王妃下毒。”凤长漓盛怒的冷喝,顿时出现了几个现身的黑衣人。

    这一幕让李如依和三姨娘都极是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