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5章 将计就计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5本章字数:2032字

    凤长漓吩咐完了之后,这才疾步走到床边。此时的苏锦溪脸色青仓,就连唇瓣都变的紫黑。

    “锦溪,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凤长漓是真真切切的被吓到了,抬手去抚摸她的脸都有些颤抖。

    他就不该放她回来,就该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看着,不然怎么会发生眼前的惨剧。

    倘若苏锦溪出了事,他必定让这整个宅子的人给她陪葬。

    就在他很是担忧的时候,握着苏锦溪的手突然就动了一下,起初以为是他的错觉,可是后来才发现的确是她的手在动。

    像是有意停顿一般,在他的手心敲了两下,示意他不用担心。

    凤长漓的目光紧盯着她的脸,只见她的眉头也在轻微的动,若是不仔细看,根本不能察觉。

    她这个样子似乎是没事。

    凤长漓瞬间明白了,她是将计就计。

    “王爷,莫峰到了。”红线一声呼唤,凤长漓当即从床边站了起来,猩红着双眼看向莫峰,一身阴霾之气很是凌厉:“快为王妃诊脉,若是王妃有什么差池,我拿你试问。”

    闻言莫峰当即沉了脸色,顾不得行礼,疾步走到苏锦溪身边为她诊脉。没一会,莫峰的眉头就皱的很紧,看着床上躺着的苏锦溪面色阴沉如水。

    这分明是解了毒的,毒性并不深,虽然脉象汹涌,可是并非致命。

    莫峰没有犹疑,当下便站起来恭敬的朝着凤长漓说道:“王爷,在下要王妃施针,这房间里不能留下外人,还请王爷带着其他人移步。”

    凤长漓深深的看了一眼莫峰,立刻大步走了出去。李如依眼泪汪汪的看了一眼自己的女儿,没等她在磨蹭,三姨娘就推着她走了出去。

    房间里,就只留下了红线和莫峰两个人。

    莫峰从随身携带的锦囊中挑出了一个又细又长的银针,对准了苏锦溪的人中狠狠的扎了一下。

    红线有些惧怕的别开了眼睛,可是每没想到银针刚扎下去,苏锦溪一下子就从床上弹跳了起来。

    “你干什么?扎的这样狠,怕我不会死吗?”苏锦溪捂着自己的鼻子下方,一时间只觉得疼痛难忍,看着莫峰的眼神也带着几分责怪。

    可终究是起的太狠了,有些头晕目眩,想要在念叨几句竟然也觉得没了力气。

    莫峰看了一眼张牙舞爪的苏锦溪,低低的笑了一声,伸手给她了一颗药丸:“诺,这个给你,把余毒清干净。”

    苏锦溪丝毫没有犹疑的接过了,什么也不问,直接一口吞下。

    “小姐,你没事啊?你知不知道,今日你吓死奴婢了。”红线看她生龙活虎的,当即扑到她面前连声叫道。

    然后也顺便检查一下她的身体,明明刚刚还生命垂危的,怎么现在就好了呢?

    “红线,我没事。”苏锦溪淡淡的一笑,安慰她自己没事。

    “今日的确是有人下毒,不过我没喝下之前就已经察觉,所以就将计就计让那个下毒的人以为我真的必死无疑。”

    她也想过,若非自己假意中毒,事情没有闹得那么大,谁能防备下毒的那个人接下来还会有什么损招,万一将下作的手段用到了李如依的身上该怎么办?

    她娘就是一个弱女子,什么也分辨不出来,若是被有心人利用,岂非让她痛不欲生?

    还不如让那个人的计谋一次性成功,省的在谋了其他的心思害人。

    苏锦溪一解释她这样做也是无可厚非,只不过是时间紧促,来不及做细致的安排。不过也就是这样粗糙的演技,造成了真正神怒的凤长漓以及哭的伤心欲绝的李如依,也增加了几分可信度。

    凤长漓把苏府搅得天翻地覆,也能让那个人以为她真的活不下去了,自然而然的也就露出了马脚。

    房间门外,凤长漓手下的人将苏府统统圈禁在后院,不多一会,那个叫小木的丫头便被揪了出来。

    追影将人带到凤长漓的面前,没得凤长漓开口过问,那丫头已经被凤长漓的气势吓得六神无主了。

    “说,你为什么要谋害王妃?”凤长漓居高临下的看着小木,神情一片阴霾。

    闻声,小木吓得六神无主,让基哭诉道;“王爷……王爷,小木不敢,小木纵是有一百个胆子也不敢谋害大小姐啊。”

    小木心里知道,她这会唯有咬死了不认。否则一旦承认,王爷一定不会饶了她的。

    凤长漓没心思跟她打哑谜,给追影使了一个眼神,后者当即就走上前去,一把捏住了小木的脸,丝毫不给她躲闪的机会。

    她的目光只能锁定凤长漓,而后者那双盛满暴怒的眼神将她吓得瑟瑟发抖。

    “你说你是冤枉的,可是大夫人身边伺候的丫头都知道,王妃不爱吃鸭子。你为什么赶在红线前头给王妃送汤?露出这么大的破绽,你如何还能自圆其说?”凤长漓逻辑清楚,一字一句的都透着的准确无误的推测。

    小木就是想找理由都找不出来,只能结结巴巴的求饶:“小木不敢,不敢。”

    “既然你不说实话,好,那就丢进本王的死牢里。将你剥皮抽筋,千刀万剐,你一个区区丫头的命,你以为谁会疼惜?”凤长漓神色阴郁的就像一个恶魔一般,他盯着小木的眼神里充满了讥讽:“就算是你不说背后主子是谁,本王也有本事找出来,就算是找不出来,只要是本王怀疑的人,统统都杀了,又有何难?”

    他是王爷,她们这些奴才的命在他的眼里就如草芥一般,根本没有什么商谈的余地。

    小木顿时被他吓住了,愣了一下,当即哭喊道:“王爷,王爷不关奴才的事啊,这都是二姨娘指使的。是二姨娘拿了奴才的卖身契,她说……她说奴才要是不按照她的指使做事,就会将奴才卖到妓院去。”

    这么一说,李如依顿时就呆住了。二姨娘都被关在自己的院子里了,怎么还能兴风作浪?

    她竟然敢害锦溪?李如依气愤不已,当下便从院子里冲了出去,直奔二姨娘的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