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当一个人下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5本章字数:3037字

    “她不能说,那本王说了算吗?”二姨娘的话音刚落,顿时一声冷喝就响了起来。二姨娘抬眼看去,竟是凤长漓。

    而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这让她脸色大变,惊愕的自言自语:“不可能,不可能……”

    “锦溪,锦溪……”李如依看到紧跟在凤长漓身边的苏锦溪,顿时就激动的朝着她跑去。

    将她上下好生打量了一番,连声问道:“你没事了吗?你真的没事了吗?”

    苏锦溪朝着她摇了摇头,表示自己没事。再三确定了她没事,李如依激动的将她搂进怀里,刚才她在很是被吓死了啊。

    若是她有个什么三长两短,那她还活着有什么意思?

    “她该死了的,你怎么没死?”二姨娘被这一幕惊得疯癫了,那么重的毒,她怎么这么快就没事了?

    “二姨娘怕是不知道本王身边有一位神医吧,你那点毒在神医的眼里可是什么都算不上的。”凤长漓一步一步的走近她,狭长的目光中满满的讥讽。

    二姨娘不敢相信,看到苏锦溪,就像是看到鬼一样。凤长漓走到她跟前,二姨娘顿时一个踉跄摔倒在地上。

    “敢动本王的王妃,你真是活腻了,你以为没人能治得了你了?”

    方才他就说了,若是查出了凶手,他一定将她扒皮抽筋。

    “你女儿嫁给了黄公子,你以为就算是完了吗?本王只需要跟那位黄公子说一声,你那个宝贝女儿立刻就会被扫地出门。且不说这京城里,就是有本王在的地方,谁敢收留她?”

    “不能,你不能……”二姨娘被凤长漓吓坏了,顿时就吓哭了,她连忙跪在地上哀求道:“王爷,我女儿无辜,万事都是我的错,求你别在碰我女儿。”

    直到这一刻,她才知道何为惧怕。原本以为嫁入黄家做妾,便是她女儿最痛苦的遭遇,可是经过凤长漓这么一说,她赫然想到苏锦溪的男人是个比慕容家还要有权有势的人。

    “这会求饶,已经晚了。”凤长漓轻笑一声,冷道:“你不是自诩高贵吗?那本王就让你的女儿做一个乞丐,做一个你觉得最低贱的那种人。”

    “王爷饶命,王爷,饶了我女儿吧。都是我得错,我愿意以死谢罪,求你别碰我女儿,别碰她。”二姨娘连忙给凤长漓磕头,如果非要谢罪,她愿意一死。

    可是她就是把头都磕破了,凤长漓连看都没看她一眼,便转身搂着苏锦溪离开了。

    小院的大门,在二姨娘的哀求声中关上。她就是哭破了嗓子,也没有人给她开门。

    方才她说李如依的报应一般,现在就是她的报应。

    凤长漓牵着苏锦溪去了她的房间,让她躺在床上好生休息。虽然毒性没什么的大碍,但刚才那凶险的一幕还是把所有人都吓坏了。莫峰怕众人起疑心,便开了几贴滋补的药方给今夏,让她每日午时煎药给苏锦溪喝下。

    没过一会,苏暮宸带着苏云轩回来了。中途得知苏锦溪被下毒的事情之后,他吓了一跳,就连苏云轩也觉得身子一震,紧跟着义父4赶来了。

    自从苏锦溪与凤长漓的婚事彻底的落下,成板上钉钉的事情之后,他便极少的在苏府露面。

    一来是怕引起误会,二来也是为了克制自己。他对苏锦溪那一份深深的,压抑在心底。从来不被人察觉知晓的感情。

    与此同时,凤长漓正端坐在高堂之上,脸色阴沉的等着苏暮宸。凤长漓有多么疼苏锦溪人尽皆知,如今在自己家里出现了下毒这种事,险些要了她的命,凤长漓该有多震怒,苏暮宸不用想都知道。

    “微臣……”苏暮宸刚要行礼,就被凤长漓拦下了。可是等他直起腰来,才发现坐在高坐上的那个年轻的王爷,他未来的女婿,正一脸怒色的看着他。

    “苏将军,我道你一个铁血将军,治军有方。可是没想到,你这内宅竟然如此混乱,你可知今日若是本王晚来一步,准王妃就命丧黄泉了?”

    这么一说,事情的确是很严重。

    苏暮宸被凤长漓的一席话教训的涨红了老脸,当下便恭敬道:“老臣一定的严加管教,此次下毒者必定的不会轻饶,还请王爷放心。”

    “放心?你教本王如何能安心?”凤长漓一声反问,口气冷的能将人打一个哆嗦。

    苏暮宸当即跪了下来,皇子震怒,远非一般。他这一跪,堂屋里所有的下人都跪了下来,就连苏云轩也紧跟在义父的身后跪着。

    此时,面对晋王爷的盛怒,他适时的开口道:“还请晋王爷放心,前些日子义父忙于军事,疏于管家。今日出了这事,也的确是义父管教不当所致,从今日起义父一定对宅院的事情多多上心,还请王爷看在义父没有功劳也有苦劳的份上息怒。”

    闻言,凤长漓淡淡的看了一眼苏云轩。好一张巧嘴,事事拿着朝堂的事做借口,他这火气竟像是无妄之祸。他若是在多说,也好似在冤枉他一般。

    “你就是苏云轩,苏将军的义子?”凤长漓问道。

    苏云轩虽然不知道他为何由此一问,但还是如是答道:“是。”

    凤长漓问了,便再也没有了下文。仔细的打量了两父子一眼,过了一会才叫他们起来。

    “今日之事,苏将军自己看着办。不过本王是不会在王妃放在你们府上居住了,今日便随本王一道回晋王府修养。”

    凤长漓此言可是让苏暮宸当即变了脸色,他看向凤长漓,有些为难的开口:“王爷,虽然有了封妃的旨意,可是提前入住晋王府是不是有些不妥?”

    苏锦溪是苏家的嫡女,被封王妃更是苏家无上的荣耀。

    可是她毕竟是女孩子家,怎么能还未成亲就住到王府去?这名声传了出去不好听啊,好听一点的说是王爷心疼她,可是难听的就该说她浪荡,不守规矩了。

    苏家好歹在京城中有一定的地位,如此这般名声的确有损啊。

    可是凤长漓哪管的那么多,当下便一锤定音的说道:“这个就不劳苏将军操心了,对于婚事本王自有主张,而锦溪是断不会在呆在苏府了。”

    凤长漓此话一出,苏暮宸的心中便是已经有数了。看来这晋王爷是打算尽快娶锦溪过门的,如此说来就是提前入住晋王府,也没多大关系。

    苏云轩知道苏暮宸沉默的态度,便是已经默认了晋王爷的做法。而他这时候也适时的闭嘴,什么也没再提起。既然锦溪安然无恙,他也该放心的。晋王爷如此疼她,护她,想来日后也该是一帆风顺的。

    既然已经和苏暮宸谈妥,凤长漓也就没在耽搁,径直派人牵了马车过来,将苏锦溪接去晋王府。

    此次去住,便是常住,短时间是不会回来的。若是没有发生中毒这件事,李如依还有些舍不得自己的女儿,可是现在她竟然巴不得她快快离开苏府这个虎狼之地。

    李如依和苏锦溪简单的交到了一些基本的事情,比如未成亲前,千万不要让晋王爷近身。苏锦溪表面上红着脸应下了,可是心中不得不有些愧疚,她娘若是知道她早已委身给凤长漓,不知道这脸色又该变化成什么样了。

    其他的李如依也就没在交代了,她相信自己的女儿有分寸。以前神志不清的时候不会让晋王爷讨厌,现在聪明伶俐就更加不会惹得晋王爷厌烦。

    收拾到最后,苏锦溪牵着李如依的手坐在床榻边上。她知道娘亲对自己是极为不舍的,只是今日的事情让她惧怕,也让她心寒,所以她才会同意。可即便是这样做了,她的内心却在滴血。

    “娘,要不然你跟我一起搬到晋王府吧,晋王爷疼我,他会同意的。”苏锦溪靠在自己娘亲上撒娇,同时也说出自己的想法,其实她是真的有这个打算的。

    闻言李如依轻笑了一声,伸手点了一下苏锦溪的额头:“瞧你,又在说胡话了不是。你是正经王妃,住进去没什么。可我是你娘亲,更是苏府的大夫人,你爹尚且好好的活着呢,我怎么能跟你一道住进去,那不是叫人白白的看笑话吗?”

    苏锦溪叹了一口气,依旧紧紧的拉着自己娘亲的手臂舍不得松开:“娘,我想你了怎么办?”

    这撒娇的语气,让李如依甜的嘴角都勾了起来,可是她还是忍不住轻声喝责道:“都多大了还撒娇呢,你想娘了,就回来看娘啊,娘在这府上,又不会跑。”

    “嘻嘻,也是,是锦溪愚钝了。”苏锦溪讪笑一声,娇俏的吐了吐舌头。

    无论自己的女儿有多大,可她始终是自己的贴心小棉袄。在自己的面前撒娇,都是暖心的。

    “女儿,你一定好好的。”李如依握紧了苏锦溪的手,长叹了一口气,很是珍重的嘱托道。

    她这一辈子什么都没有期盼了,唯一盼着的就是希望她能好好的。

    苏锦溪狠狠的点了点头,她一定会幸福的,就是为了娘亲,她也不会让自己过的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