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9章 色中饿狼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6:05本章字数:2031字

    在晋王府的日子愉快而又羞愤,刚开始苏锦溪是想着怎么安慰凤长漓那一颗为她担忧而受伤的小心肝,可是到了后面,就成天想着怎么躲他了。

    他简直就是色中饿狼,就如他所说,一个素了二十多年的狼突然开荤了之后,再让他吃素可能吗?对于他这一番恬不知耻的谬论,苏锦溪只有仰天翻白眼的叹气,因为已经被堵的无话可说了。

    “小姐,咱们就这么光明正大的出来不好吧?”热闹的城镇上,红线和苏锦溪南盘女子的挤在拥挤的人群里。红线一边注意着身边的人,一边和苏锦溪咬耳朵。

    闻言苏锦溪毫不在意,拿着折扇挡住自己的脸,不屑道:“怎么不好?我有手有脚,难道做什么事情还要跟他报备?你何时见过我这般畏首畏脚?”

    此言一出,倒是让红线愣住了。仔细一想,也是,自从她跟在苏锦溪的身边,便从没见过她有什么事情是经过别人同意的。

    每每都是事情做完了,旁人才知道。

    原本也没有什么大碍,可是现在她们是被王爷罩着,被王爷养着啊,万一出了什么差错,她红线担当不起啊!而且前几日方才出现了惊魂的一幕,王爷险些吓得魂都没了。现在又偷偷的溜出来,被王爷知道了,铁定跑不了一顿罚。

    红线想着今日回府后的一万种惩罚,可是眼前的大小姐已经溜走了,她被路边一个卖糖人的吸引了过去。看着那糖浆在那老头的手里化成了一副精妙绝伦的娃娃还有花卉,她就觉得好玩。

    牵着红线走过去,给了那老头十两银子,让后拿着他的糖人,跟他拜师学艺。

    “红线,你看啊,我以后要是没人养了,拿这个小玩意糊口怎么样?”苏锦溪兴致盎然的把玩着,头也没抬的问红线。后者心不在焉的点了点头,并没有多说话。

    她家王爷的资产够她挥霍几辈子也挥霍不完啊,怎么就可怜到买糖人来糊口了?

    红线哭笑不得,这大小姐是把王爷当成了纸糊的,一点用都没有?

    正玩着,苏锦溪突然站起来,看着人群中迅速消失的那个身影眯起了眼睛。

    她若没看错,刚才那个是宿千吟的身影。

    苏锦溪暗道不好,连忙去追。她二话不说,拔腿就跑,这一幕吓得红线大惊失色,连忙跟在她身后去追。

    可是茫茫人海,走路都闲挤得慌,几下一错,眼前已经没有了苏锦溪的身影。

    红线心急,暗道不好。连忙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信号弹,朝着天空放响。

    紧追着那黑影,苏锦溪不敢有丝毫的耽搁。寻着他的步子,在人群中不紧不慢的跟着。现下看的仔细,这个人的背影千真万确就是宿千吟,他就是化成灰,她都认识。

    在人群的交汇处,那身影一闪迅速的闪过一个巷子里。苏锦溪心下觉得奇怪,紧步追上去,可发现这巷子里已经毫无人影。

    苏锦溪在巷口看了半天,最后还是紧皱着眉头,一步一步的朝着里面走去。若真是宿千吟,这一次,她一定要把他的烧成灰,绝不留下一丝一毫的希望。

    小心翼翼的朝里面走,耳听八方,眼观四路,时时刻刻的关注四周的路。宿千吟武功其高,她万不可轻心大意。

    可是走到了一半,苏锦溪突然停住了脚步。猛的转身,一道背影背对着自己。

    “宿千吟?”阳光照着,所以看的有些不真实。苏锦溪试探的叫出了声。

    闻声,那男人缓缓地转过身来。光是看了一个脸上的轮廓,苏锦溪便知道她认错了人,当下便用扇子遮住了脸,只留了一双眼睛在外头。

    “宿千吟?公子是认错了人,这才一直跟着在下的吧?”等他彻底的转过身来,苏锦溪才看请来他的长相,好一个温润如玉的贵公子。

    他的声音很平和,丝毫没有被人跟踪后的怒气。

    虽然背影很相像,可是这公子的声音和表情不像是装出来的,苏锦溪连忙道歉:“对不住,在下的确是认错了人,还请公子原谅。”

    她刻意粗着嗓子说话,又用扇子遮着脸,根本是不想让别人察觉自己的真实身份。再说他能悄无声息的出现在她的身后,这公子的武功一定不俗,现下她孤身一人,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我见公子轻功不俗,想必也是一个习武之人,既然相见就是缘分,不如就此交个朋友如何?”那公子温淡一笑,朝着她走近了一步。

    苏锦溪悄无声息的后退了一步,目光看向眼前的人又多了一份警戒,可是嘴角却扬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江湖在见就是有缘,公子说的不错,在下凤三千,不知道公子大名?”

    闻言,那公子淡淡的回道:“慕朝北。”

    慕朝北?难道是慕容家的人?与她一样用的是化名?正想着,突然提交关键慕朝北说道:“在下今日初入京城,竟然交了一个朋友。在下有心想请三千兄喝杯清茶,不知道兄台可否赏光?”

    “难道朝北兄之前没有来过京城?”苏锦溪靠近了他一步,很是寻常的追问了一句。

    慕朝北摇头,朝着巷外走去:“我本是沧州人士,此番来到京城是受人之托,对着京城并不是十分熟悉。”

    两人走出巷外,慕朝北本想提议朝着茶楼走去,岂料苏锦溪却恭敬的说道:“朝北兄的好意,三千心领了,不过三千今日有急事,还是改日吧。”

    说完她便要离开,根本没给慕朝北在多说一句话的机会。

    “三千兄,我如何联络你呢?”远远的就听见他的声音,苏锦溪扬着嗓子回了一句:“江湖有缘再见。”

    短短的一句话就把人给打发了,慕朝北得了她的话,站在原地久久没有离开,看着她的背影彻底消失在人群中。

    唇角勾起了一抹弧度,带着几分笑意,几分得意,几分快意。

    借着人群的掩护,苏锦溪迅速的消失,直到身后看不见那人的身影了,这才扶着墙壁大口的喘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