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章 刺激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0本章字数:2778字

    这座岛是韩城絮的私产,岛上只有一座庄园,主人只有一个,下人却有近百。不过,想想单是马场就有十几二十人,另外还有高尔夫球场、游艇码头,甚至还有直升机场,零零总总加起来,这些人也不算多了。只是,这么多人服侍就韩城絮一人,想想就让人羡慕嫉妒恨。

    餐厅离马场约有半刻钟的脚程,此时餐厅里的人并不算多。她刚一进去,就引起不少侧目,大多数人看着她的眼神都饱含鄙夷与不屑。没一个人上前与她搭话,她也乐得清闲,拿了餐盘去餐桌前夹菜。

    餐厅是自助餐形式,菜口颇为丰富,口味也不错。林安的食量本就不小,而今天一整天她只吃了一次早餐,之后受伤流血,又干了几个小时的活,早已是饥肠辘辘。

    她无视其他人的指指点点,独自一人畅快的饱餐了一顿,然后顺了瓶牛奶并一盘樱桃,施施然的离开了餐厅。

    此时吃饱喝足,她也有了力气,慢悠悠的在庄园内散起步内。当然,她能去的地方有限,超过员工区的地方就有保镖在守卫。

    她边走连吃着樱桃,眯眼眺望远方。远处的海面撒下点点灿金色的夕阳,十分美丽。

    昨天她通过游艇上的自动驾驶仪知道了这座岛的具体位置,离A城约有五天的距离。如果她要离开,只能通过船和直升机。直升机她不会驾驶,所以她需要弄到一艘船。想弄到船就必需靠近码头,但……她摸了摸脖子上的项圈。这个东西得先解决了。

    散了会步,她回身准备回木屋,刚走没两步,就见韩管家冷着脸走过来,她连忙咽下最后一颗樱桃,将牛奶塞进口袋。

    韩管家睨眼她手里的樱桃和牛奶,冷声道:“少爷叫你过去。”

    林安顿时心生警惕,韩城絮那家伙又想怎么折腾她?

    跟着韩管家走了约二十分钟,才在一栋精致的两层小楼前停下。韩管家看向她,语含警告的道:“你最好记得自己的身份,不要做不该做的事!”

    丢下话,他径自转身扬长而去。

    毛病!林安翻个白眼,朝里走去。

    进去后,她才知这里竟是健身室,而此时,韩城絮正穿着黑色的动作装在跑步机上跑步。她站在门口有些犹豫,说实在的,只要有他在的地方对她而言都是雷区。

    “管家没教过你规矩,看到人不会叫?”韩城絮冷冷扫向她。

    “又不是汪星人,见人就叫……”林安小声嘀咕一句。

    “你说什么?”韩城絮冷目。

    “没什么,韩先生,你叫我来有什么事?”

    韩城絮看眼门边放着的一台清洁工具车抬了抬下巴,冷冷道:“把这里打扫干净!”

    “……”所以叫她过来,就是让她做清洁是吗?

    林安无语的走到清洁工具车前,看着种类齐全的工具,她眼珠一转,转头对他说:“韩先生,我要做清洁可能会很吵,不如你先出去歇会?”

    韩城絮冷道:“难道你不会动作轻点?”

    林安一噎,最后暗恨的咬牙,一声不吭的开始干活。这里显然每天都有人打扫,她拿抹布扒拉了一圈,连灰尘都没几颗,哪里需要她来打扫?当下愈发肯定了韩城絮不安好心的想法,心中的警惕愈发强烈。

    韩城絮眯眼盯着她装模作样的打扫卫生的身影,谢天泽建议他与她多接触。但看到这女人,他就会想到在游艇上被她扒衣服拍照的情景,偶尔也会想到她那时候低泣的模样。

    “这滩水你没看见?”韩城絮没有情绪起伏的声音打破了一室的沉静。

    林安侧头看过去,就见他不知何时已经下了跑步机,正面无表情的站在吧台前,脚边是一滩水。她怔了怔,之前她怎么没发现那有水?不过,她也识趣的没多吱声,拿起拖把走过去。

    “用抹布擦。”韩城絮冷硬的要求。

    林安暗自磨牙,放下拖把拿着抹布,走过去蹲在他脚边开始擦地。

    林安赶紧拉紧领口,忿恨的瞪了他一眼。见他的鞋子踩着半汉水,没好气的道:“韩先生,麻烦让开一点。”

    韩城絮居高临下的俯视着她,嗓音暗哑的道:“求我!”

    “……”林安一脑门黑线。这男人什么毛病?她求他能让他有快感不成?哼,爱挪不挪,反正脏的又不是她的鞋子!

    她转身,拿起抹布去打扫其它地方,却被韩城絮一把拽住了手腕,正好抓在她受伤的地方,登时疼得她倒吸凉气。

    “还没好?”韩城絮象是想到什么,松开了手,皱眉道:“还没好?”

    林安怒极反笑:“韩先生要不也试试,看看被人拽脱臼后多久能好?”

    韩城絮盯了她几秒,薄唇紧抿,隔了片刻,他一指门外,冷冷下令:“出去!”

    个神经病!

    林安翻个白眼,十分干脆的转身就朝外走。等她的背影消失在门外,韩城絮莫名有些烦躁的扯了扯领口。

    就在这时,他搁在吧台上的手机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的名字,他脸上的冷冽逐渐消散开来,素来沉冷的墨眸也浮起了几分柔软。他拿起手机,嗓音和缓的道:“大小姐愿意回来了?”

    次日,天刚蒙蒙亮,林安便被一阵敲门声吵醒。她顶着一头蓬乱的头发坐起身,下床开门,看到门外的女佣还没开口问什么事,女佣就劈里啪啦的直接道:“半小时后在庄园门口集合,不许迟到!”

    丢下话,女佣转身就走。林安木着脸关上门,瞟眼墙上的旧布谷钟,四点半。特么的,她能不能告韩城絮虐囚?

    等林安低气压的赶到庄园门口,就看见韩管家站在一根路灯前正在吩咐什么。她也没凑上去,不惹人注意的走到一棵树下,掏出昨晚从餐厅顺的牛奶喝起来。不远处,几个女佣围在一块,正在窃窃私语。

    林安耳力很好,不多时就知道了韩管家这会儿将他们叫来是怎么回事。

    韩家那位集万千宠爱于一身的大小姐今天就要回来了!所以,他们要将大小姐会经过的地方全部清扫一遍!

    “韩冰么……”林安低喃了声。对于韩冰,她难得有些内疚。那天她大闹婚礼现场害得韩冰颜面全无,对于一个名门闺秀而言,这样丢脸的事发生在自己一生中最重要的日子里,简直是一生的耻辱。虽然她是欺诈师,但也未全然泯灭良知。对于谢天臣她自无半点同情,但韩冰是无辜的,她多多少少也会感觉抱歉。

    不多时,韩管家手下的几个管家给他们划分了清扫区域。林安瞟眼其他人的清扫面积,再看看自己明显多一倍的区域,无语望天。

    所以,她是全庄园共同抵制的对象就对了!

    太阳慢慢升起,林安甩甩酸痛不已的手,靠着树杆望向大门的方向。她划分的区域很偏僻,偏僻到她十分怀疑韩大小姐吃饱了撑着才会晃到这边来。

    半小时后,等她打扫完走出小树林,正好看到一辆豪车从主道上驶过,她隐隐绰绰的看到后座上纤细的身影。

    唔,大小姐回来了么?

    她扭头望向主宅方向,一眼看见韩管家带着一群佣人齐齐站在宅前。既然没人叫她,她自然不会舔着脸凑过去。耸耸肩,她施施然的找了处能看清主宅那边情况,而那边又看不到她的地方,盘腿席地而坐。

    那辆豪车刚停在主宅前,韩城絮与纪天泽便走了出来。林安摸了摸下巴,韩城絮果然十分重视这个大小姐,竟然亲自出来迎接。

    韩城絮伸手正欲亲自打开车门,忽地惹有所觉的抬了抬眸,冷锐的视线倏地射向林安所在之处,林安吓了一跳,赶紧将身形隐入阴影里。

    韩城絮收回视线,打开车门,朝车内伸出修长的手掌,几秒钟后,一双纤白的手轻轻搭在了他的掌心,他立即紧紧握住,冷峻的脸上露出些许柔和,“小冰。”

    一位身姿纤弱的年轻女孩走下了车,穿着薄荷绿的束腰连衣裙,脚上踩着珍珠白镶水钻凉鞋,轻轻昂首,露出一张巴掌大的小脸,向他轻轻展开笑颜,霎时就如灿烂明媚的朝阳,美得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林安一眼认出了这个女孩,正是韩城絮的妹妹,韩家大小姐——韩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