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章 污染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0本章字数:3329字

    “你是?”

    不知道什么时候,韩冰已经走到了她的面前,用那双明媚的眼睛看着她,那双眼睛仿佛有种洗涤人心的能力。

    “我……”

    “她是刚来的打杂的,你有什么事,可以让她去做。”韩城絮抢先一步回答了韩冰的问题,他像是害怕韩冰知道了她的身份之后,会重新激起她的伤心事。好不容易才看到妹妹忘记那场婚礼的不愉快,他不想再让她想起来。

    “是这样啊,我看你有点眼熟,咱们是不是在哪里见过?”

    林安的化妆技术在业内也算是首屈一指了,她化妆之前和化妆之后的变化,哪怕是韩城絮都会惊叹,更不容说韩冰这个从小被照顾得很好的千金大小姐了,压根没有想到是化妆的缘故,让同一个人看起来差别很大。

    “长得像她这么普通的人,多了去了,你可能是见过和她长得差不多的人。”韩城絮又一次抢先说出了话,他用眼神看着林安,充满了警告的意味。

    林安挑了一下眉,指了指韩城絮脚边的一张纸,说:“韩先生,虽然我现在这样说很毁坏您英明神勇的形象,但是作为一个有职业道德的女仆,我还是要说,您脚下有垃圾,需要我扫走吗?”

    ……

    “不需要。”

    “那我可以走了吗?”

    “滚。”韩城絮轻轻开启了薄唇,吐出了这样一个字,结束了林安今天所有的工作。

    房间内,林安正在脱自己的上衣,因为碰到了胳膊上脱臼的位置,使得她倒吸了一口凉气。

    因为今天干活干的很多,所以她的胳膊上肿了一大圈,这要是放在韩冰那种娇滴滴的千金小姐身上,一定会不停地流眼泪,泣不成声,但是这放在了林安的身上,她最多也就是闭着眼给自己心理暗示了三秒钟。

    这不是我的胳膊,这不是我的胳膊,这不是我的胳膊。

    然后找了一块纱布,重新换上药,包扎了起来。

    “这样的伤最好还是用木板固定一下,打上石膏。”纪天泽从林安背后的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了林安的前面,右手食指摩挲着自己的下巴,紧紧盯着林安的胳膊。

    在房间内,沉默了半分钟之后,响起了一阵惊天动地的惊叫声:“啊。”

    这个男人什么时候进来的,他进来多久了,他看到多少?

    他刚刚在她背后,应该没看到多少东西,不对!他转到她前面了,他一定看到了什么!

    林安从自己的背后抽出了一个枕头,冲着纪天泽的脑袋就是一阵猛打,纪天泽甚至都没有看到林安是怎么一步跳到了床上,用最快速度拿起枕头,拼命地打纪天泽的。

    纪天泽则是一个劲儿地躲,顺便找时机要抢林安的枕头,终于在五分钟之后,成功抢过了林安手中的枕头。林安捂着自己的衣服,一脸委屈地问:“你要干什么!”

    “拜托,你是韩城絮的女人,我能把你怎么样?我害怕被韩城絮全城通缉呢!”纪天泽皱着眉说,顺便将枕头重新扔到了床上。

    “谁是韩城絮的女人!”

    “谁说她是我的女人!”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一个是林安的,一个是他们俩刚刚说的韩城絮的,韩城絮来这里的原因是因为他的妹妹韩冰今天回来,他要为他的妹妹开最盛大的宴会,这个盛大的宴会自然少不了纪天泽了,于是,他就过来找纪天泽了。

    恰好,他听佣人说纪天泽在林安的房间里,又恰好,他在门口的时候,听到纪天泽说林安是他的女人,所以,就和林安同时说出了反驳的话。

    林安扭过头,狠狠地瞪了韩城絮一眼,从嗓子眼里面憋出了一个“哼”字。

    韩冰故意不去看她,一把拉过了纪天泽,说:“你来这里干什么?韩冰的宴会要开始了,你如果不去,韩冰会很难过的。”

    平时,纪天泽与韩冰其实没有多少相处,只是见面会说上几句的程度,但是因为韩城絮保护过度,使得韩冰几乎没有朋友,于是这个只能说几句话的纪天泽也就成了韩冰的好朋友一流了。

    哪怕平时韩冰面对纪天泽的时候非常生分,而纪天泽在面对韩冰的时候总是觉得没话说。

    “好,我马上就去。”纪天泽回答说,他走了几步之后,刚好踏到了林安房间的门口处,一个转身,又对林安说:“女人,你的伤最好打上石膏,找木板固定一下,不然骨头可能长不好。”

    林安将拳头武得虎虎生威,她瞪着眼睛,恨不得一拳打倒纪天泽:“用不着你操心。”

    纪天泽走后,韩城絮并没有和他一起离开,林安看着韩城絮,一脸不耐烦:“韩先生,你为什么还不走?”

    “我警告你,第一,不许在外面说你是我的女人!哪怕发生过什么,你也不算什么,明白吗?”

    韩城絮一双桀骜的眼睛看着林安,那双眼睛充满了戾气,仿佛若是林安真的在外面说她是他的女人,他就会剥了林安的皮。

    “哼,那你也不要在外面说是我的男人,你这种等级让别人知道了,会有辱我的威名。”林安不甘示弱,学着韩城絮的样子,反击他说的话。

    韩城絮没有接招,又说:“第二,不许跟纪天泽太过亲近,不许勾搭纪天泽,如果让我知道你勾搭了他,我就把你卖到国外,一辈子没法回国。”

    纪天泽是韩冰少数几个可以说话的人,韩城絮不希望一直精心保护的妹妹被林安间接污染,所以就连纪天泽,他也不允许林安过多接近。

    “哈哈,这个你就放心吧,我对那种男人没兴趣,只要是跟你沾了边的男人,能有多好啊。”

    得到了想要的答案,韩城絮也要去参加韩冰的宴会了,可是他走了几步之后,居然又重新转过了回来。

    林安皱起了眉:“你到底有完没完!”

    “你这段时间不要工作了!”韩城絮再次回来,他的眼神没有了之前的攻击力,眼睛看着一边,在林安的眼里,这样的韩城絮颇有些含羞的味道在里面。

    “什么?”

    “纪天泽不是说,你的伤最好打个石膏,用木板固定一下吗?待会我让韩家的家庭医生过来,帮你把胳膊固定好,免得有人说我们韩家亏待仆人。”

    林安没有说话,定定地看着韩城絮,像是在看一个不认识的人,虽然她和韩城絮本来就不怎么熟。

    “你干嘛这么看着我?”

    “您是真正的韩先生吗?”

    “我当然是。”

    “韩先生,你确定你的脑子没有被门夹过?”

    韩城絮黑着脸走出了林安的房间。

    他发誓,他再也不要关心这个女人了,好心被当成了驴肝肺,就让这个女人的胳膊断一千次,不对,一万次,就是一亿次,他也不要再管了。

    韩冰,作为韩家唯一的公主殿下,她的生活是奢华而绚烂的,可是没有人知道她在绚烂背后的寂寞。

    又一次拿起了酒杯,面前的女人脸上画着夸张的妆容,这让韩冰感觉到了一丝烦躁和无所适从,好在从小的训练让她很快找到了感觉,微笑着回应着面前女人的夸赞。

    并且,她也能最快速度用最好的方式回应这个女人的夸赞,那就是反过来夸赞。

    从她第一次参加酒会开始,她就已经开始训练自己的这项技能了,哪怕面前的人多么没有优点,她也能从其中找到可以夸赞的地方,并且观察对方的脸色,看看是否夸赞到位。

    虽然,身为韩城絮的妹妹,她不需要做这些,可是这些已经成为了她在宴会上唯一的游戏,也是她日常生活中极少的游戏之一,所以哪怕宴会过后有多么疲惫,她也还是希望可以参加这些宴会。

    现在,她对着面前一位看着有200多斤的贵妇人笑容满面:“李夫人,您看着比上次见面瘦多了,皮肤也好了很多,您是怎么保养的?可以教教我吗?”

    面前的胖女人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笑容:“哪里哪里,我哪敢教韩小姐啊。”

    其实这个女人根本就没有瘦,韩冰也早就不记得之前是否见过她,可是这个女人还是一副受宠若惊的样子,嘴巴一闭一合,说个不停。

    对于她来说,能够和韩家的公主殿下搭上关系,那是无比的荣幸。

    “小冰,累不累?”韩城絮走到了她的面前,伸手揽过她的肩膀,韩冰不动声色地偏了一下身子,避过了韩城絮亲密的动作,脸上露出无懈可击的微笑:“哥,你来的正好,我有点累了,我想回去休息一下。”

    韩城絮没有反对,派了几个女佣带韩冰回去。

    韩冰却没有立刻回去房间,她以想要在外面吹一会风醒醒酒为名,让女佣们快点回去,一个人坐在韩家别墅的湖边,白色的礼服裙边沾上了泥土,这是一件无比美丽的裙子,每一根丝线都是无比名贵,裁剪更是由知名设计师量身定做,可是韩冰却一点都不在乎,她寂寞地看着天上稀少的星星,眼神似乎有些迷醉。

    这是林安第三次见到这位千金小姐了,她符合林安心里对千金小姐所有的定论,美丽,多情,温柔,大方,这个女人绝对是所有女人仰视的目标,所有女人都会在她的面前黯然失色。

    当然,这个所有女人里面不包括林安,对于林安来说,她可以是任何模样的女人,因为她有一套十分厉害的化妆术,只要有这套化妆术,她哪怕只有一张平凡无比的脸,也还是可以做千金小姐的。

    林安朝着韩冰走了过去,她只是静静地看着韩冰的侧脸,没有说话的打算,打破她们之间沉默的是韩冰。

    “你不是女佣吧。”

    林安惊讶于韩冰看人的眼光,没想到这个看似娇柔的女孩居然这么会看人。

    “你怎么知道的?”

    “哪有女佣敢对我哥哥那样说话。”

    “也是啊,我的胆子是挺大的,不太像一个女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