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章 管家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0本章字数:2684字

    韩冰沉默了,林安一直看着她,湖水波光粼粼,印在了韩冰的脸上,即便是身为女人的林安也不由心跳加速。

    这个女孩身上有一股忧郁的美丽,她的美不同于林安见过的任何一个女人。

    “韩冰,你怎么在这里,不怕着凉吗?”韩城絮隔老远看到了林安居然和韩冰在一起,急急地跑了过来,他的样子好像是在害怕林安对韩冰不利。

    韩冰看到了韩城絮,站了起来,微笑着:“我忽然想吹吹风,正要回去呢。”

    “那我送你回去。”韩城絮说,他已经把林安看做了透明的。

    韩冰似乎有些烦躁,摇了摇头,之后又点了点头:“好吧,我知道我拒绝你也会坚持的,那么我们回去吧。”

    “好,我有事要跟这个女佣说,小冰,你先走着。”

    韩冰惊讶地看了一眼林安,这不是韩城絮为了和别人说话而支开自己,因为有些谈话让她听到了,会给她带来危险,可是眼前这个女佣打扮的女孩怎么看都不像是个重要的人物,至少不是能够让韩城絮支开她的那种。

    虽然之前说过,林安不像是个女佣,可是在韩冰的心里,林安不是女佣又是什么呢?

    韩冰顺从地点了点头,慢悠悠地朝着她的住处走去。

    “女人,你听着不许再接近我妹妹,不管你有什么目的。”

    林安白了韩城絮一眼,好像这个男人从来都没有想过她会做好事。

    “放心吧,我接近你妹妹,没有什么坏心的,我又不是你。”

    她其实只是想来道歉而已,对韩冰,她有点小小的愧疚,她搞毁了韩冰的婚礼,她觉得韩冰一定很难过。

    只不过今天看到的韩冰,好像不怎么难过,只有几丝寂寞和忧郁,让人觉得她这个千金小姐可能并不怎么开心。

    “最好是这样,以后不要让我看到你接近她。”

    “切,韩先生,你之前好像还叫你妹妹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我呢,现在不让我接近她是怎么回事?那我怎么完成她的吩咐?”

    “我之前没有想到,你是个危险的女人,所以才会小冰吩咐你做事,现在我想到了,你就是个不怀好意的危险女人,一定要离小冰远一点。”

    说着,韩城絮转过了身,相信他一点都不想听林安多说一句话。

    林安站在他们的背后,看着他们俩离开的身影,韩冰转过头来,悄悄地偷看林安,她的眼神似乎是好奇,直到他们俩走到林安看不见的地方,林安都没有再说一句话。

    第二天早上,林安从床上醒来的时候,她的手上就被包了一层厚厚的纱布,旁边是一块木板。

    简单的固定她还是会的,很快就把手臂固定好了,相信过不了多久,手上的骨头就能够长好。

    大概又过了十分钟,一个女佣打扮的四十岁中年女人走了进来。

    她皮肤很黑,脸上颧骨很高,不苟言笑,每一个表情都仿佛是在告诉别人,她是个冷酷的女人。

    与此同时,她的一举一动看起来都很优雅,作为韩家的女佣领导者,优雅是必须的。

    她看着打好了石膏的林安,对着林安点头微笑:“你好,林小姐,我是这里女佣的管家,你可以叫我管家小姐。”

    林安对着这个女人快速分析出了她的性格。

    颧骨很高,这个人做事一定很干净利落,并且喜欢别人也干净利落,不苟言笑,肯定很严肃,行为优雅,学历肯定很高,并且长久处在一个领导别人的地位,让刚认识她的人叫她管家小姐,明明已经40岁了,这个人一定很喜欢听人恭维,并且一定喜欢被称赞年轻。

    分析出了这一切之后,林安对着管家小姐微笑鞠躬:“您好,管家小姐。”

    “你好,介于你可能不认识我,所以我简单做一下自我介绍,我姓王,今年42岁,整个韩家所有的事情都是我在管,包括少爷小姐的饮食起居,平时我主要是跟着小姐,因为小姐一般不出门,少爷那边有纪天泽,纪先生跟着,你和少爷签订的契约我已经知道了,从今天开始,我将会管理你所有的事情,关于你要做的事情,少爷已经吩咐了,他要你在他身边活动,不要靠近小姐,希望林小姐可以明白,以后不要犯了少爷的禁忌。”

    林安目不转睛看着这位管家小姐,因为她从来都不知道,这个世界上有人可以从头到尾说这么长的一段话,并且不用喘气的。

    她讨好的笑了:“原来管家小姐您已经42了,真看不出来,看样子也就30岁出头而已。”

    管家小姐冷着一张脸,她的脸上好像有一股怒气扑面而来,林安直觉自己好像说错了什么话,可是她不知道。

    “林小姐,少爷已经在等着了,请你快去找他吧,他在书房,端茶递水这一类简单的活,小姐你应该可以办到吧。”

    林安点了点头,她逃似得离开了这位管家小姐。

    等到了之后,林安凭借自己高超的交际能力,跟这里所有的人混熟了之后,才知道,管家小姐今天生气的原因,是因为大家平时都说她看起来20岁出头,而林安却说她看起来30岁出头,所以才让管家小姐那么生气。

    韩城絮正坐在书房里查看新的医学项目的资料,他的身边站着纪天泽,在韩城絮查看资料的这段时间,纪天泽也没有闲着,拿着一本现代医学书籍看着不停,虽然里面的知识他早就已经知道了,可是还是很喜欢。

    看到林安走了进来,韩城絮和纪天泽不约而同停止了手里的活,林安对着纪天泽点头微笑:“谢谢你帮我。”

    她感谢的是纪天泽帮他弄了石膏和木板的事情,虽然她已经习惯了不要这些东西,可是有个人帮她弄来了,她还是很感谢的。

    “你怎么知道是我帮你弄的?难道就不是韩城絮?”

    “他……”林安看了一眼韩城絮,忽然想到,这是在韩家,就凭她和韩城絮的关系,如果不是他下令,纪天泽怎么会帮她弄这些东西,昨天纪天泽也只是说说而已。

    纪天泽,在外面的传言中,是出了名的腹黑,他有一副文质彬彬的外表,和一个冷硬的心肠,往往都是嘴里说着好听的话,实际上却永远不会真正去做好事。

    一想到这个,林安对是纪天泽帮她弄的石膏和木板这件事有点不确信了。

    韩城絮低下头,看着手里的资料,说:“我可不想我的女佣变成残疾人,你还有用,我要用你查出来到底是谁破坏了我妹妹的婚礼。”

    他好像是为了说这句话而故意低下了头看资料。

    “切,你就是查出来也一点用都没有,放心吧。”林安不屑地说,对于帮着渣男谢天安的韩城絮,她的心里只有厌恶。

    然后,她有转头对纪天泽说:“不管怎么说,谢谢你了,要不是你特意在韩城絮面前说我应该用石膏和木板的事情,韩城絮也不会帮我弄的,也谢谢你帮我包扎。”

    “不用谢。”纪天泽微笑的说。

    林安说的没错,他就是故意在纪天泽的面前说出林安需要用石膏和木板的,因为他想要看看林安到底能不能让韩城絮改变,如果不能的话,韩城絮哪怕听到他说的话,也不会让他给林安弄上石膏,幸好,林安没有让他失望,韩城絮最终还是叫他为她弄上了石膏,这就证明林安有改变韩城絮的潜质。

    这一切都是实验,但是说到底,他对这个叫林安的姑娘还是很有好感的,至少比起那些围绕在韩城絮身边的大小姐要好得多。

    “管家小姐让你来做什么?聊天吗?”韩城絮不耐烦地说。

    “她让我来端茶递水,照顾韩先生。”

    “那你还不快去干。”

    林安只好对着纪天泽苦笑一下,去了茶水厅。

    在茶水厅中,有着让她想不到的事情正在发生,她如果有早知道的能力,一定会等一下再进去,至少等茶水厅的几个女仆离开了,她再进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