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裙子的意外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1本章字数:1961字

    林安一晚上都在饥肠辘辘中度过,睡的很不安稳。

    第二天一早,身体的生物钟还是让她瞬间就醒了过来。

    清晨的阳光透过窗子照射到林安的脸上,让她不由得伸手遮住了自己的眼睛。

    “咕噜噜……”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林安下意识地捂住自己的腹部,心中暗骂一声,“真是饿死老娘了……”

    想到今天下午酒会就要开始了,而她也终于将要摆脱那半死不活的训练折磨,林安啊呜一声,将自己的头蒙在了被子里。

    反正今天不用训练,她还起那么早做什么?

    微微闭了那如水的双眸,林安催眠自己忘掉肚中饥饿,继续呼呼大睡起来。

    结果,林安这一觉直接睡到了下午,中途小甜过来敲了敲她的房门,结果无人应答,她便以为林安不在房内,直接离开了。

    等到林安醒过来的时候,除了酸软的身体和瘪瘪的肚子之外,面对的就是闹钟上那大大的3点的指针。

    一定是她的错觉吧,一定是的!

    林安试图安慰自己,想她可是业内最精明最狡猾的女骗子,最牛掰的欺诈师,她出过那么多次任务从来没有出现过问题,也从来不会在她认为陌生的地方完全放松自己。

    这一次究竟是怎么回事?

    她紧紧皱着眉头,思索着自己起晚了的意外。

    韩城絮那个家伙竟然没有来找她?甚至连纪天泽都没有出现,林安心中一阵烦躁!

    不过时间不等人,酒会马上就要开始,如果她再不梳妆打扮的话,根本没有办法准时到达酒会现场,到时候出现任何问题,韩城絮那个神经病一定会想都不想地将她灭掉。

    林安摇了摇有些发懵的头,迅速跑到卫生间洗漱一番,幸好之前的衣服已经送来,就挂在她的衣架上,只要化好妆,穿上衣服和鞋子一切就可以搞定!

    林安看了眼手表,这点小问题难道还能难倒她么?

    嘴角浮起一抹冷笑,她迅速动作起来。

    不过几分钟的功夫,林安的妆容很快就化好了,虽然韩城絮似乎为她预约了专门的化妆师,不过她对于化妆技术还是十分有信心的,什么样的国际大牌可以抵得过她练就多年的一双巧手呢?

    她确实很平凡,可是只要有她高超的化妆技术在,她就可以成为她想成为的任何人。她黑亮的眸子微微一暗,不管韩城絮究竟想要做什么,他终究不可能将她永远困在这小小的别墅里的。

    深吸一口气,林安仿佛顿时变了一个人一般,脸上的笑容阳光明媚,一举一动之间隐隐流露出一股贵气。

    她微笑着打开房门,在看到门口有些发油的地板的时候,眉头稍稍一挑,不远处的一个身影在她的余光中闪过。

    林安冷笑一声,直接跨过那道并不明显的油渍,踩着高跟鞋,缓缓向韩城絮的房间走去。

    而此时的韩城絮和纪天泽,正站在韩冰的房间里,韩城絮的眼中带着浓烈的担忧,“天泽,你和我说实话,小冰究竟是怎么回事?虽然她确实身体不是很好,但是也不至于到了现在发高烧的地步!”

    明明前两天他还陪着这个妹妹游园,怎么今天就那么突然的病倒了?

    纪天泽看向韩城絮的眼神中带着几分复杂,韩城絮看着他的表情,急切道:“有什么问题你就直接说!韩冰的病情不至于连你都解决不了!”

    “我当然能够解决,而且她就是这几天有点劳累而已,休息休息就好了。”纪天泽微微叹了口气,看着韩冰过分苍白的脸颊和韩城絮无法掩饰的担忧,道:“我会开些药给她调理身体的,不过这也要看她自己是不是意识到身体上的问题啊。”

    其实,纪天泽想说的是,韩冰虽然被韩城絮宠上了天,被无数女人羡慕嫉妒,但是其中冷暖只有她自己才清楚。

    他明白韩城絮对于这个妹妹的重视程度,虽然有时候这个男人看起来管的太多了一些,但是他也不认为韩城絮做得多么过分。

    毕竟,能够让这个冷血又无情的男人如此细心呵护,是件非常不易的事。就算是替身又怎么样?有的是人想要做替身还没有这个资格!

    所以,韩冰的郁结在纪天泽看来也不过是小女生的不满足罢了。

    “她以前身体不是这样的,”韩城絮顿了顿,似乎陷入了不好的记忆里,“以前她明明身体很健康的,很喜欢笑,很活泼,运动细胞也很好……”

    纪天泽听着韩城絮的话,心渐渐沉了下来,他看向韩城絮,眸光复杂不已。

    韩城絮似乎没觉察到纪天泽的异样,他轻轻坐在韩冰的床边,摆摆手挥退所有的佣人,纪天泽也仅仅是深深地看了他一眼便和佣人们一起缓缓退了出去。

    这个时候的韩城絮,是容不得任何人打扰的。

    此时的林安并不知道韩城絮那里发生的一切,因为她躲避自己身边的危险还有些来不及。

    “你究竟想要做什么?”林安目光凛冽地看着眼前这个漂亮的女孩儿。没想到还没走到韩城絮的房间就看见了她。

    小美的脸上扬起一抹得意的笑容,看向林安的目光带着几分嘲讽,“林安,你以为你自己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告诉你,我就是嫉妒你,就是见不得你好!”

    林安微微皱了皱眉头,不明白这个女人在这个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又说这些有的没的是为了什么。

    “你不用装的一副圣母的样子,其实大家都是女人,谁不知道谁那点小心思呢?”小美继续冷笑着说,“你以为用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段就可以赢了吗?你还真是太天真了呢!”

    林安冷冷地看着她,她罗哩罗嗦的话让她一时觉得有些烦躁,手腕上的表针走得飞快,她再不走的话韩城絮搞不好真的会杀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