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0章 出席酒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1本章字数:1957字

    “你说这些究竟想做什么?小美,我放过你不过是觉得你可怜罢了,你觉得自己耍这么些小手段就能得到韩城絮的青睐吗?真是太天真了!”林安不屑地冷笑一声,“姐姐我今天没空陪你玩儿,如果你真的想和我来一场比试的话,改天好吗?”

    以往一定会被林安的话刺激到的小美这一次不怒反笑,她看着后面的人越来越近,脸上的笑意更加明显起来,“可是我不想改天呢,就是今天,只是今天而已。”

    林安觉得她话里有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感觉到身后一阵阴风,她下意识地躲开,身后的人完全扑了个空。

    “你想做什么?”看着和小美站在一起的高大男人,林安拍了拍自己裙子上的灰尘,漫不经心地问。

    想要用这么点小手段就来对付她吗?她是不是该嘲笑这个女人实在太天真了点?

    林安觉得让自己用手段来对付这样一个女人实在是有辱她第一欺诈师的名头。

    “你!”小美看着自己身边的男人,脸上带上明显的怒气,“林安,你竟然还会功夫!我要立刻将这件事告诉少爷!”

    林安:“……”这个小美是脑子进水了么,她会功夫怎么了?

    “其实你大可以直接去告状的,没必要在这里和我说一声。”林安挑眉。

    小美微微垂了眸子,眼中闪过一道阴毒的暗光,她在背后给男人比划了一个动作,男人再次向着林安冲了过去。

    林安没想到这个小美竟然有这么大胆量,在韩城絮的眼皮底地下对她动手。

    不过,这个男人的身手在她看来还真是没什么,不过是绣花枕头罢了。

    轻松地躲过男人的攻击,林安的脸上带着明显的嘲讽,“这位大哥,我看你也不是很眼熟,您是哪一位?”

    她话未说完,男人便不动声色地再次攻了上来。

    林安靠了一声,继续闪躲,其实她并不愿意和这个男人动手动脚,因为她的衣服是无论如何都不能脏掉的。

    小美在一旁死命讥讽着林安,把林安说的心烦意乱,这个男人真是个缠人的家伙。

    林安在心中暗骂一声,一个闪身,再次躲避掉男人的攻击。

    就在她闪身的一刻,一旁的小美脸上勾起一抹得意的笑,手中的瓶塞缓缓打开,在林安没注意到的时候,将瓶子里的药水冲着林安泼去。

    林安感觉到异样,立刻闪身躲避,不过那浓稠的液体还是有少量沾到了她的衣服上,洁白的裙子瞬间印出一个个黑洞。

    林安的瞳孔骤然放大,“小美,你欺人太甚了!”

    一句话出来,公主般的贵气尽毁,此时的林安就像是被人抢去贵重物品的泼妇。

    走廊的另一端,韩城絮和纪云泽沉默,沉默,再沉默。

    “浓硫酸?”林安深吸一口气,她混了这么多年,自认为奇奇怪怪的人,恶毒的伎俩见过不少,不过倒是没见过像小美这么蠢的。

    “你是打算用浓硫酸毁了我还是打算毁了我这件衣服?”林安眯了眯眼睛,语气中带着几分危险的气息。

    小美手上的液体全部洒在地上,吓得她自己都退后两步,她有些心虚地看着林安,脸上的怒气却不减半分,“你胡说,林安,明明是你在陷害我,这不是我弄得!”

    林安一阵无语,她有些厌恶的看着小美,果然,人不要脸天下无敌么?

    然而小美却根本没心情再去研究林安的表情,她只是脸色苍白地看向不远处的韩城絮和纪云泽,连连摇头道:“少爷,这不是我做得,是林安想要陷害我!”

    韩城絮冷哼一声,视线反而落在林安的身上,“怎么,现在你还想要包庇她么?”

    “我……”林安摇摇头,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这是她从小就知道的道理,但是,她也知道,得饶人处且饶人,所以才对小美一再放纵。

    只是这个人啊,无论她如何不理会,也一定要欺辱她,她哪里真的有那么软的心肠呢?

    “你才是她的主人,这件事还是你处理吧。”林安凉凉道,说到底,要不是这个男人把她关在这里,她怎么会成为众女佣嫉妒报复的对象?

    “少爷,你一定要相信我啊!”小美此时完全失去了以往的淡定,这一次,她只是想要毁掉林安,只要林安毁掉了,那么少爷一定会毫不犹豫地抛弃她,然后带着自己去酒会。

    可是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身手那么不错,一个男人都对付不了她!

    只是这样想着,小美的眼中便不由得闪过一丝恶毒,韩城絮将她的情绪变化尽收眼底,无论如何,这样的女人,他都不能留下了。

    “把她赶出韩家,以后我不想再看到这个人。”韩城絮对不远处的手下道。

    其余的女佣都站的远远的,连小甜都不敢上前,因为她们可以明显感觉到韩城絮身上释放出的怒气。

    虽然平日里少爷并不会对他们太过严厉,可是在这里的所有人都心里明白,只要少爷想,她们便如同一只小小的蚂蚁,会被轻易地踩死。

    可是,那个女人却不同……

    此时的林安并不清楚,她的形象在众女佣的眼中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林安不再为小美说一句话,她曾经体谅过她的不易,结果,她却试图致自己于死地。

    韩城絮嘲讽地看向她破败的连衣裙,道:“以后,你还会对人这么心软么?”

    林安怎么会不明白韩城絮的嘲讽,她微微握紧了双拳,“韩少爷,就算我是您的女佣,我做人的行事准则也用不着你插手吧?”

    “是么?”韩城絮挑眉,“那么这件裙子和今晚的酒会,你打算怎么解决?你要知道,酒会下午5点钟就会开始,而现在……”他抬起胳膊看了眼自己的手腕,“现在已经4点一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