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1章 敌我相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1本章字数:1967字

    林安连骂脏话的心情都有了。妆容花了她可以再化,可是衣服坏了要怎么解决?天知道这件裙子究竟多少钱,她可是赔不起的,不仅赔不起,她也买不起一件新衣服。

    “我没钱……”林安憋啊憋,憋了好久才憋出这样一句话。

    她是欺诈师,可不是裁缝,现在她可做不出一件像样的衣服来。

    “没钱也无所谓,你要知道,这件裙子是我送给你的,你弄坏了自己的衣服我自然不会多说什么,可是若是让我再找人给你准备衣服的话,这件衣服可就不属于你了。”韩城絮别有深意道。

    “那就算借给我的好了,实在不行算租的也可以!”林安根本不打算妥协。

    韩城絮看了她两眼,嘴角勾起一抹冷冷的笑意,薄唇微启,吐出简简单单的两个字,“不借!”

    “太可恶了啊!”林安心中无比愤怒。

    纪云泽受不了地大笑出声,林安奇怪地看向两个男人那边,韩城絮的脸颊已经黑成了锅底。

    此时的林安瞬间意识到,原来她过于愤怒,把心中的谩骂直接骂出了口。

    “你,立刻,马上,去给我换衣服!”韩城絮不由分说地拉起林安的胳膊,将她扔给了不远处抱着衣服站在一边的人。

    躲在四周的女佣们却被惊出了一身汗,这个女人这么骂少爷,可是少爷却只是有些愤怒而已。果然,这个女人对少爷才是特殊的么?

    “你还在这里做什么?”韩城絮不高兴地看向身边的纪云泽,“还不快去给我妹妹配药!”

    纪云泽将韩城絮的愤怒都看在眼中,轻笑一声,慢悠悠地走掉了。

    林安很快换好了衣服,随即像个木偶一样被提到韩城絮的身旁。韩城絮一把拉住她的胳膊,在她的耳边轻声警告:“这周围都是我的人,我劝你不要耍花样,不然,我不保证你能活着!”

    林安佯装害怕地轻轻抖了抖身子,“是啊,我可是和您签下契约的人,哪里敢用什么手段呢?”

    韩城絮听了她的话,不屑地冷哼一声,看向她的目光带着几分刀剑般的冰冷。

    林安不介意地扭头,她其实还算是个善良的人,只要他们不逼她,她总不会先出手害人。

    “少爷,车已经准备好了。”一个保镖走到韩城絮身边,对他恭敬道。

    韩城絮点点头,带着林安直接上了车。

    ……

    戈薇士酒店,巨大的霓虹灯牌早早地开始闪烁,金碧辉煌的大厅里站满了各种各样的人。他们或者是身着制服的服务人员,或者是托着关系进来的小职员,或者是各大公司的精英高管,或者是豪门世家的贵妇小姐,也或者是如韩城絮一般,是了不起的商界总裁。

    林安动了动有些发麻的手指,她是不是该感谢韩城絮没有直接给她用麻药而只是用了这种对身体伤害不大却能够让她的机体反应迟钝的普特希?

    为了防止自己逃跑?这个韩城絮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

    在进入大厅之前,韩城絮冰冷的目光聚焦在林安的身上,“既然我带你出来了,那么希望你别给我丢人。”

    林安给了他一个请放心的微笑,那浅浅扬起的嘴角,几分和善,几分高贵,几分……。

    韩城絮呼吸不由得一滞,却被他很好地掩饰过去,“我倒是忘了,你可是你们业内最有名的欺诈师,演戏,自然该是一流的。”

    “是啊,这个世界上,不会有我林安,不能成为的人,只要我想!”此时的林安,如墨的双眸中流露出的是超出常人的自信,无比精致的妆容睥睨天下,毫无畏惧。

    韩城絮有一瞬的失神,却很快反应过来,他伸出自己的左臂,弯成一个完美的弧度,道:“既然如此,就别让我失望。”

    林安的嘴边带着最优雅高贵的笑容,一双小手立刻识趣地跨到韩城絮的手臂上,“亲爱的,酒会马上就要开始了,我们还是立刻进去吧,让人家久等可不是绅士的作为呢。”

    韩城絮的嘴角有些轻微的抽搐,却还是带着林安,缓缓步入酒会大厅。

    当然,作为很了不起的青年总裁,韩氏集团的继承者,韩城絮一出场便受到了众人的关注,林安也不可避免地成为了众人瞩目的焦点。

    “这个女人是谁?还是第一次见到呢!”

    “不知道,没有听说是哪一家的小姐。”

    “我倒是听人提起过,这个女人好像是韩家的女佣吧。”

    “女佣?”听到女佣这个词,众人的脸上不由得浮现出不屑和嘲讽。

    不过林安根本不在意这些,韩城絮带她出来,肯定不止想要让她受辱这么简单,她细细观察着周围的环境,看上去平静的大厅,实则暗流涌动,至少,这里的安保绝对不差。

    林安微不可见地皱了皱眉头,她现在身上没有任何防身武器,若是……

    “怎么,只是被嘲讽几句便受不住了?”韩城絮不屑的话语顺着林安的耳边传来,林安撇了撇嘴,“我若是能承受,怎么对得起您大少爷把我带来这里的恩情?”林安不无讽刺道。

    然而,她话音刚落,韩城絮慢慢凑到她的耳边发出警告:“如果你觉得这个宴会上的男人不错的话,我倒是不介意给你介绍几个……或者,你还是更喜欢主动呢?”

    林安皱着眉头,这个男人除了用这种方式威胁她就不会别的了么?

    她冷笑一声,似乎完全不在乎韩城絮的话,反而和他轻轻咬着耳朵:“如果韩先生您真的肯这样帮我的话,那我还是真的对您感激不尽呢,毕竟,能够来到这个酒会上的人,都是很有钱的人,这样,我不仅能还掉欠您的钱,搞不好还可以赎身,你说对不对?”

    韩城絮猛地放开林安,他冷眼看着眼前这个既清纯又妖娆的女人,一瞬间似乎根本看不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