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22章 看不透她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1本章字数:1878字

    这个女人,明明最害怕这种威胁,可是现在,竟然又能对着他面不改色地说出这样无耻的话。

    林安根本不在意韩城絮送给她的冷眼,淡淡道:“韩少爷,您早就应该知道一件事,我林安确实曾经栽过,但是我一般不会在一件事上栽很多次。”

    韩城絮觉得,他好像越来越看不透眼前的女人了。明明不久之前,他和她之间,还不是如此的……敌我相对。

    “韩少,真是好久不见啊!”李氏总裁李成龙圆圆的啤酒肚,胖胖的手上端着一杯红酒,小小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线。

    听到声音,韩城絮放开了林安,转身和李总点头示意。他接过李总递过来的酒杯,浅浅抿了一口酒,便在李总的引领下去了一众商界大佬所在的地方。

    临走之前,还给了林安一个警告的眼神,示意她不要妄想逃跑。

    林安耸耸肩,从侍应生的手中接过一杯鸡尾酒,踩着高跟鞋,如同一只骄傲的孔雀一般离开了。这时一个温和儒雅的男人从她身边走过,林安心里一动,不小心撞了上去。

    “呀!真是不好意思!”林安微笑着看着眼前温和儒雅的男人白色西装上淡淡的酒渍,嘴上说着抱歉的话,但是神态中却并未见半分歉意。

    “这位小姐,你怎么了?”男子下意识地询问。

    林安的睫毛微动,轻声道:“我对酒精过敏,想要去那里休息一会儿。”她伸出白嫩的手,指了一个地方。

    男人看了眼不远处的沙发,扶着林安的腰,慢慢挪了过去。

    林安的嘴角勾起一抹淡淡的笑,韩城絮身边聚集着各种各样的攀谈者,可是他的心思却完全没有放到这些男人身上。

    视线一直在林安的周围徘徊,这个女人竟然搭上了韩霖?韩城絮恨不得立即掐死那个女人,果然,他就不应该把她单独放在一旁!

    此时的林安已经缠着韩霖到达了目的地——沙发,这里比较偏僻,很少有人驻足。

    韩霖的眉头轻皱,有些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还未来得及开口,便看到刚刚坐下的林安被韩城絮一把抓了起来。

    林安暗骂一声,脸上笑意浅浅,“这个,韩先生,不知道您怎么会来这里?”言下之意是,你怎么不和那些肥头大耳的家伙去谈什么生意经了,死死盯住我做什么?

    韩城絮不怒反笑,冷冷道:“不盯住你,我的女……人是想要跑到哪里去呢?”原本韩城絮打算说的是“女佣”两个字,却因为韩霖那过于异样的视线而改变了说法。

    “我只是喝酒喝多了有点头晕想找个地方歇息一下而已,韩先生不是也很清楚本姑娘不胜酒力么?”林安笑眯眯道。

    不胜酒力?这个女人脸皮还真是够厚!韩城絮冷哼一声,“身体不舒服的话可以提前和我说,我带你回家。”

    老娘才不会和你回家呢!

    林安的眼珠微微一转,将视线投放到身边男子的身上。韩霖虽然并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不过看林安的眼神就知道她大概是被自己的这位堂哥给困住了。

    虽然不知道这样的两个人怎么会纠缠到一起,韩霖还是开口给她解围:“堂哥,她的脸色看上去确实不是很好,现在走动的话可能会更难受,不如就让她在这里歇会儿吧。”

    此时韩城絮才注意到自己被林安“碰瓷”的堂弟,蹙眉道:“你认识这个女人?”

    “我?”韩霖怔忡一瞬,林安求救般的视线在他眼前一晃而过,他只能摇了摇头道:“我和这位小姐,是第一次见。”

    “那你可要小心了,这个女人可是出了名的会骗人,我一定要死死看住她才能防止她出去再祸害人。”

    韩城絮难得对她没有那么反感,一把将人带起,直接上了酒店二楼。

    不远处的李氏总裁和其他几个公司老总不由得挑眉,眼神交汇瞬间就明了了什么。果然,能够被韩少带来参加酒会的女人是不能小觑的。

    侍应生将房门打开,房卡恭敬地递到韩城絮的手中便迅速离开了。

    谁有胆量去打扰大名鼎鼎的韩少的好事呢?

    进入房间,林安直接被大力地扔到了床上,她在床上打了个滚儿,警惕地看着韩城絮。

    韩城絮嘴角带着冷酷的笑,“你不用摆出这样一副良家少女的表情,我对你可是一点兴趣都没有!”

    “切,虽然话是这么说,可是谁知道会不会发生意外呢?”林安谨慎道。

    或许是林安的话让韩城絮联想到了什么,脸色顿时黑如碳。

    林安不理会他,直接把自己的头缩入被子中,团成一个球,一言不发。

    韩城絮深深地看了她片刻,确定她根本没有力量逃走之后,才拿出手机道:“给我把这个女人看好,如果酒会结束我发现这个女人不见了,那么第二天你们就不用出现在我面前了!”

    说罢,他又冷冷地看了团到被子里的女人一眼,转身走掉了。

    韩城絮走后,整个房间都仿佛寂静了下来。林安在心中默默地数着数,20,19,18,17……

    “3,2,1!”林安笑着从被子里爬出来,手中拿着一枚小小的戒指,这是她倒在那个男人怀中的时候从他的手指上顺下来的。

    说起来,她倒从来不知道那个男人竟然是堂堂韩家大少韩城絮的堂弟,这个温文尔雅的男人竟然和韩城絮扯上关系,林安顿时有一种好菜被猪拱了的错觉。

    不过,也幸好他今天出现在酒会上,不然,她怎么能够如此轻易地得到这枚小小的钻石戒指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