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 禁闭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1本章字数:3044字

    “所以他是看到了我才会变成这样?还是只要不见到我就会好好的?”林安觉得自己抓住了什么,连忙问道。

    “这个……”纪云泽摸了摸下巴,“其实我也不是太能确定,不过现在的药效尚且管用一段时期,在我研究出新型药效之前,你恐怕尽量不能和他见面。”

    “如果不见到我他就可以痊愈,我看你还是放我走算了吧,和他说一声,总是见到我对他的病没有任何好处。”林安竭力为自己争取自由,现在韩城絮都已经这种呢情况了,总该放她走了吧?

    “事情当然没有你想象的那么糟糕,而且就算是你走了,他的病情也还是会继续严重下去,所以,你还是要留在这里。在我想出更加合适的治疗方式之前,你一定不可以走。”纪云泽肯定道。

    林安低垂了眼睑,没说话。纪云泽也不在意,似乎是知道她心情不是十分美丽,索性叫了人将韩城絮搬回他自己的房间,留林安一个人在屋子里生闷气。

    见一群人走掉,林安直接闪出了房间,当她是傻的吗?只要她想,没人能留住她,更何况监管她的那个人现在还躺在床上。

    然而,林安自己并不清楚,她的一举一动都在监视器的范围之内,有六个保镖轮流监控,韩城絮最开始就给他们下了死命令,如果再让林安跑掉,那么他们的下场恐怕只有死人才能清楚。

    于是,在四处碰壁之后,林安还是老老实实地来到湖边散步,不过幸运的是,自从韩城絮将林安重新“囚禁”在韩家之后,一众女佣对她的态度简直发生了惊人的转变。至于她现在还是不是女佣,恐怕只有韩城絮心里清楚。

    傍晚的湖面上落下一层层夕阳的余晖,微风拂过,碧波荡漾。

    “林安,真的是你?”惊讶的男声自林安身后传来,林安下意识回头,帅气而又儒雅的男人就那么安静地立在她的身后,一身休闲服偏偏给他穿出了几分贵公子的味道。

    不过,韩家的二少爷,应该原本就是贵公子的吧。

    “你好,韩霖!”林安回过神,伸出手,这是第一次,他们以自己真正的身份像彼此介绍自己。

    说起来,林安和韩霖竟然还颇有缘分。林安自小是个孤儿,所以对孤儿院有很深的感情。是孤儿院在她最无助的时候帮助了她,所以,日后不论她成为什么样的人,她每年都会将自己大部分的钱财投入到孤儿院的运作当中。

    孤儿院同时接受来自全国各地的捐款,只是那个时候,林安还只以为韩霖是个普通的义工,现在想想,他其实也是捐赠者吧。

    “虽然只见过几次面,可是你每次都帮到我,韩霖,谢谢你!”这句迟来的感谢是林安一直想对韩霖说的话。

    韩霖却只是摇摇头,“我一直把你当做朋友,只是,你怎么会和我堂哥搅合到一起?原本我以为,你们是最没有交集的人。”

    “我之前就说过吧,都是孽缘,孽缘!原本以为借助你的力量逃脱了,可是最后我还是落到了他的手里,这大概也是我自己做下的孽?”林安说着说着,自己都开始笑了起来。

    “你是个活得通透的人,从以前和你接触我就知道。”韩霖走近她,和她并肩而立,一起看着粼粼湖水。

    “通透什么的都没有用啊,我其实一点都不清高,只不过这次栽跟头,也确实是为了钱。可是我不想糊里糊涂地就栽了,就算是倒了霉,我也该知道究竟是谁把我弄到这步田地的。”林安望着不十分平静的湖面,手指紧紧捏住了栏杆。

    韩霖有些听不懂她的话,却始终安静地站在一旁,“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话,尽可以找我,虽然我没有堂哥那么大的能力,但是可以帮忙的我会尽量。”

    林安却只是动了动眉头,没再说话。

    而此时,监视器面前的两个保镖却明显有些为难,“少爷说要警惕林小姐不要让她与人随便接触,但是二少爷的话……”

    “你别犯傻了,上次林小姐逃跑就是托了二少爷的福,这次若是人给看丢了,你的命就找不回来了!”

    于是,两个人坐在监视器前一动不动,甚至连去卫生间都不敢。

    或许林安和韩霖都不清楚,在不远处,一个女人冷冷地看着两个人,不自觉地将手紧握成拳。

    林安在外面溜达到吃完饭的时间便直接回了自己的房间,说起来管家姐姐真是对她很不错,知道她手臂受伤,一直派女佣给她送饭,所以当她到达自己房间的时候,食物已经出现在了她的小桌上。

    “虽然不是很喜欢韩家,但是韩家的大厨手艺还真是不错。”林安摸了摸自己鼓鼓的肚子,半靠在床上,难得可以在韩家吃一顿饱饭,她当然要好好犒劳犒劳自己。

    “咚咚咚!”一阵敲门声响起,门外传来一声轻灵的女音,“林小姐,我来给您打扫房间!”

    林安觉得这个声音有点耳熟,示意人进门之后,才发现竟然是刚刚培训完毕开始上岗的李梦。

    这大概算是她在韩家唯一可以稍微放心一点的人吧,看到李梦真的入选,她也微微松了一口气。

    李梦似乎对韩家并没有十分熟悉,只是管家姐姐交代她这位林小姐身份不一般,并且会时不时搞出一点点奇怪的事情,让她一定要打起精神,提防她的各种小动作。

    将房间打扫完,李梦始终不发一言,她只是不知道该和这位所谓少爷的“女人”说些什么罢了。

    林安看着她的动作,却越看越想笑,良久,才出声道:“李梦,难道只是过了这么几天,你就不记得我了吗?”

    李梦猛然抬头,恰好对上林安那带着几分俏皮的目光,粉嫩的嘴唇微张,“你,你是……”

    “是啊,我是安小雅,你认识的那个安小雅!”林安并不避讳承认自己的身份,反正在韩家,她惹出的乱子多了去,好容易有一个能说得上话的,难道还要假装不认识吗?

    李梦的嘴巴依旧张得大大的,似乎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当然,最为重要的是,眼前的女人分明和她所认识的女人不是同一个,不是吧,应该,不是吧……

    看着李梦的眼神从震惊变得迷茫,林安很不给力地笑了。

    她歪了歪头,问:“你母亲的病好一点了吗?韩氏的医院应该治疗条件还是很不错的吧?”

    李梦彻底愣在原地,若是说一开始她是怀疑的,那么现在,她还能说些什么呢?家里的这些事,她只告诉了安小雅,那么也就意味着,现在她眼前这位看上去长得清秀的女人,就是安小雅!

    不,不对,她是林安!

    李梦简直不知该说什么才好,只是,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安小雅会变成林安呢?这里的前辈们说,林安是之前就在的,可是她和安小雅明明是后来才认识的……

    好像一切都变得很复杂的样子……

    林安看着她眼神中的迷茫,低低地叹了口气,“其实我也不是有意隐藏自己的身份欺骗你,只是……”

    她将自己隐藏身份的经过和李梦一一说明,李梦听得似懂非懂,不过还是很宽心地原谅了她。

    不过,在林安说她不会在韩家留太久,总有一天会离开的时候还是大声反驳了她,“前辈们都说少爷很喜欢你,自从你失踪之后他几乎没怎么笑过!虽然他以前也很不喜欢笑,可是你跑掉之后少爷的脾气明显失控许多,所以我觉得,少爷就是喜欢你啊!”

    姑娘,所以说你真的还太小,不明白世事艰难啊!

    林安在心中慨叹一声,摸了摸她的头,“你放心吧,我现在是不会离开的,我已经和他达成了协议,等到我的任务完成之后再走。”

    “任务?”李梦挠了挠头,依旧显得有些不明不白,林安也没有过多和她解释。

    “你以后有时间的话就来找我玩,我自己一个人,真是无聊得很。”

    “好呀,等我做完工作就来找你,只是不知道他们会不会说我抱你大腿了。”李梦想了想道。

    林安露出一个苦笑,心说,你和我在一起,不倒霉已经算很幸福了,怎么还是抱大腿呢?

    只是林安自己不知道,她现在在韩家之所以有这样的待遇,全部都是韩城絮吩咐的,否则管家姐姐那么冷酷的人,怎么会对她格外不同?

    林安在自己的房间里又窝了两天,睡的很熟,她感到庆幸,韩城絮那个家伙不知道是不是知道自己病情严重,所以一直都没有出现。

    李梦偶尔过来陪她聊聊天,小甜也会过来看看,所以她也算不上寂寞。

    然而,越是平静的湖水下面,往往隐藏着更大的危险。林安曾经去过澳大利亚的热带雨林,淡水处却隐藏着不少的咸水鳄,那些咸水鳄看上去和淡水鳄差不多,平时藏在泥水里,一动不动,可是她却知道,只要她向前迈进一步,那些咸水鳄就会毫不留情地撕碎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