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9章 报复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2本章字数:2921字

    在韩家,隐藏在平静湖面之下的咸水鳄并不只有一只,但是最大的那只,一定是韩城絮。

    纪云泽说的话,林安并不是完全相信的。精神分裂么?或许有,可是她林安,绝对不会无缘无故对韩城絮产生如此之大的影响力。

    林安不知道真正在背后搞大动作的那个人是谁,只是现在,她用自己的脚指头也可以想出来,当初那个让她设计破坏婚礼的人,目的定不仅仅是谢天臣。

    谢家确实也算得上是豪门大家,但是与韩家比起来,根本就不在一个档次上。

    她当时大概也是脑子进了水,否则怎么就为了那么一点点钱去选择得罪韩城絮这个神经病呢?

    就在林安窝在房间里抱头后悔的时候,韩城絮却在会客厅内见一个熟悉的人。

    谢天臣到底是比不上韩城絮的,在这个男人面前,他在气场上就差了一大截。

    “那个,其实我不是为了韩冰来的。”谢天臣有些紧张,他微微握了握拳头,鼓足勇气道:“有一个女人,我,她是我的女伴,不过她现在混进了韩家,我怕她伤害韩冰,所以……”

    韩城絮只是冷冷地看着他,可是谢天臣却感觉自己的头上悬了一把刀,他的汗毛都立了起来。

    “如果你说的是那个叫做安小雅的女人的话,尽管放心,我已经派人处理掉了。”谢天臣话没说完,便直接被韩城絮打断。

    谢天臣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韩城絮始终面无表情,“虽然婚事没成,不过你对冰儿的心我已经了解到了,现在,谢少爷还有什么事吗?”

    “你!你杀了她?”谢天臣似乎没有听进韩城絮后来的话,倏然站起身,语气里带着几分指责。

    韩城絮却只是微微挑眉,“既然你自己都说她是对冰儿有危险的人物,我们怎么会不尽快处理掉呢?”

    谢天臣的眸光中夹杂着几分慌乱和愤怒,可是在和韩城絮的目光相对的那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就是那砧板上的猪肉,只有任人宰割的份。

    可是,那个林安怎么可能这么轻易地就死掉?还是她再一次的,逃了?

    韩城絮就是这样的男人,能够在瞬息之中,压得他喘不过气。

    “虽然谢少爷你也本是好意,不过处理一个女佣也不过是我韩家的家事而已,你这么关心我的家事,可是让人感觉到有点不安啊!”韩城絮在说话的始终面无表情,可是他吐出的每一个字眼儿都如一把利刃,一道一道割在谢天臣的心上,宛若凌迟。

    最后,谢天臣终究还是撑不住韩家会客厅那几乎令人喘不过气的压抑气息,狼狈的落荒而逃。他就是个笨蛋,那个女人是死是活关他什么事?他直接上门找韩城絮的麻烦,简直就是在找死!

    离开韩家重获新生的谢少爷愤愤地想,不过,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错觉,当他提到林安的时候,似乎真的在韩城絮的眼中感觉到了杀意。

    用力晃了晃自己的头,谢天臣不再强迫自己回想面对韩城絮之时的场景。他一个人坐在酒吧里,不理会平日里喜欢围着他和他调情的那些女人,他就算是再喜欢韩冰,也不会真的傻到会和韩城絮作对的,那样一个男人,他的一双手上沾染了无数鲜血,和狼硬碰硬的后果,只能是被他死死扼住喉咙,衰败而死。

    ……

    而此时的韩家餐厅,气氛也很不一般。

    韩冰坐在长长的餐桌的另一端,她的一边坐着韩霖,而韩城絮却距离他们很远,他面前的刀叉没有动过的痕迹,只是眯着眼睛,不知在想些什么。

    可是在场的人包括韩霖在内,都感觉到了他周身的寒气。

    韩冰看出自己哥哥的异样,皱了皱眉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却被韩霖一把拦住。韩冰疑惑地看向他,韩霖只是对她摇摇头,示意她什么话都不要说。

    韩冰愣了一瞬,最终还是闭上了嘴。

    虽然以前韩城絮的脾气也有些阴晴不定,至少在她面前,也总是收敛的。可是自从那个叫做林安的女人出现在韩家,一切似乎都变得不一样了。

    韩冰垂眸,冰冷地叉子落在牛排上,锋利的刀在上面落下一道长长的痕迹。

    林安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得正香,突然房间的门就被几个保镖给踹开了。长期的训练让她有一种感知危险的本能,可是她现在手头并没有任何可以防身的武器。

    她只能用被子盖住自己,微怒道:“你们冲进来做什么?难道真的不知道女孩子的房间是不能轻易进入的吗?”

    “抱歉了林小姐,虽然打扰到您,但是少爷的命令,我们却也不能不执行!”保镖甲话音落下,便对周围几个人点了点头,几个人同时动作,林安整个人都被他们禁锢住。

    “我说,你们究竟想要对我做什么?”林安大力挣扎,莫名的,她感觉到一阵恐慌。

    几个保镖却同时闭上了嘴,一言不发地带着林安往前走。林安想明白之后也不再挣扎,既然那个男人又想出了幺蛾子,她只能尽力面对而已。

    “林小姐,这是韩家的禁闭室,是少爷的吩咐,只能委屈您在这里多留几天了。”林安在进入一个无比黑暗伸手不见五指的空间之后,只听到了保镖几句抱歉的话,随即便是一声重重的关门声,其他的什么都听不到了。

    她甚至不知道自己现在所处的地方究竟是哪里,下意识地伸出手去摸,周围也只是冰冷的墙壁而已。

    “这个该死的韩城絮!”林安生气地大叫一声,真是个疯子,到底在搞什么鬼?那个男人还真是一如既往地小肚鸡肠!

    在痛痛快快地骂过之后,林安觉得身体有些疲惫,这里很黑,和她小时候待过的一个地方很像,那种完全被黑暗包围的感觉,仿佛周围聚集着黑暗的恶魔,他们在一点点靠近,一点点吞噬着她的灵魂。

    只不过,那个时候,她的身边尚且有那么一丝丝微弱的声音,可是现在,周围安静地连针掉落的声音都可以听见,即便是她自己动作发出的声音,也可以听见回音。

    只身一人的恐怖感觉,让林安有一瞬间的恍惚,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段时光,那个纤弱的哭泣的声音,不,不,不……

    她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眼泪哗啦哗啦地向外流,不是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那只是一场梦而已,这么多年她都在逃避,也都在赎罪,可是为什么到现在还是不肯放过她?

    林安有些痛苦地将自己的头埋在臂弯里,好痛啊,全身似乎被什么噬咬似的疼痛。她狠狠咬住自己的右手腕,明明手臂上的伤口还没有来得及完全恢复,这一次又被她自己咬伤。

    如果不用活得那么辛苦就好了,如果上天再给她一次机会,她会不会选择自己死掉呢?

    从小到大,能够唯一让她继续坚持下去,努力下去,无所畏惧地面对一切磨难的也只有两个字而已——活着……

    可是,现在连活着都让人那么辛苦!

    林安用力咬着自己的手腕,虚弱地靠在墙壁上,现在,只有疼痛才能够让她更加坚强的活下去。

    既然当初选择经历了一切摒弃了一切,那么她就不能有放弃的理由!

    ……

    “我听说你派人把林安关进小黑屋了。”纪云泽来到韩城絮的书房,他已经有些看不懂韩城絮的做法了。

    韩城絮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发胀的额头,“既然你说我现在不宜见她,那么把她关起来就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我觉得只要她不出房间的门就好了,城絮,虽然你做得事我都不会反对,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你为一个女人而如此大动肝火。”

    韩城絮只是轻轻放下手中的文件,没再说话。

    两个男人僵持良久,最终,还是纪云泽沉沉地叹了口气,无奈道:“你总是不知道该抓住什么或者该放弃什么,只不过我还是希望,在你明白的时候,不要后悔。”

    说完这句话,纪云泽便离开了,独留下韩城絮一个人坐在书桌旁,久久地,都未抬头。

    这几天,韩氏有一个大项目,韩城絮一直将自己关在书房里拼命工作。虽然所有人都知道,即便韩少不那么拼命,他依旧可以是站在顶峰上发号施令的王者。只是,又因为他是如此的冷酷,无论是对自己也好还是对别人也罢,才会令众人仰望,甚至匍匐。

    等到韩城絮从书房里出来的时候,时间已经又过去了三天。

    小甜跟在韩冰的身后,手上端着一碗刚刚熬好的汤。这是韩冰特意吩咐厨房做得,只是为了让韩城絮能够补补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