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0章 死死挣扎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2本章字数:2934字

    虽然她很讨厌韩城絮将她死死地困在韩家,可是却也知道,这个哥哥,是真心对她好的。

    简单地活动了一下身体,韩城絮往自己的房间走去。还未打开房门,便被小甜叫住:“少爷,小姐吩咐厨房给您做了燕窝,您要不要先吃点再休息?”

    此时韩冰笑着接过小甜递过来的小碗,跟着韩城絮走进他的房间,道:“哥,你累了这么多天,还是先吃点燕窝补补吧!”

    韩城絮却只是皱了皱眉头,觉得自己妹妹的表现实在有些异常。

    不过她既然有这个心思,他这个做哥哥的自然不能打击妹妹的积极性,摸了摸韩冰的头,他接过那只碗,一点一点地喝着。

    “哥……”韩冰看他垂头认真喝汤的样子,实在是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可是……

    “冰儿,如果有什么要求的话,你尽可以和哥哥直接说,不需要做这些讨好的事。”韩城絮将汤喝尽,碗放到一旁,能够看透一切的眸子恰好对上韩冰有些慌乱的眼神。

    “哥,我……”韩冰一阵心虚,只是因为从小就备受宠爱的缘故,她对这个哥哥有尊敬,却从来都不畏惧。

    “哥,其实我就是想和你说,我听说五天前你派人把林安小姐关到了小黑屋,现在已经过了这么多天,什么样的惩罚都够了吧,难道你是真的打算把她困死在里面吗?”韩冰一边说着,语气变得焦急起来。

    韩城絮在听到林安名字的一瞬间,整颗心猛地一颤,还未来得及开口,韩冰就自顾自地继续道:“虽然我也觉得你对那个女人实在是有些特殊,那个女人也许也并不是什么良善之辈,但是……”

    韩冰不知道该怎么和韩城絮表明自己的心情,不过她自己知道,至少现在,不能让林安死掉。

    “所以,你是来给那个女人求情的?”韩城絮面无表情道。

    “我,我只是……”韩冰说不出话,只能瞪着水汪汪的大眼睛略带乞求地看着他。

    “我现在就派人把她带出来。”最终韩城絮还是“妥协”了,不过,以林安那个精力,就算是再饿上十天恐怕也是没有什么问题的。毕竟她的身体素质比一般的男子还要强壮的多。

    “哥,难道你真的一点都不担心吗?”韩冰虽然从小便饱受宠爱,可是到现在为止,她都看不清自己的哥哥脑子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韩城絮却只是轻轻地笑了,看向韩冰的目光就像是看一个小孩儿,“我担心什么?若是冰儿出了事,我一定会很担心,那个女人,不过是无关紧要的人而已。”

    韩冰听了哥哥的话,却并未感觉到开心。只是神色复杂地看着韩城絮,哥,既然你说那个女人是无关紧要的,为什么要非留下她不可呢?

    韩城絮似乎能够读懂韩冰的表情,有些无奈地解释:“冰儿,有些事你并不适合知道,不过你要记住,你是韩家的大小姐,哥哥一辈子都会保护你,让你幸福的!”

    “少爷,少爷,不好了!”就在兄妹二人感受短暂的温馨的时候,韩城絮的门骤然被保镖推开。

    韩城絮看着受到惊吓的韩冰,有些不悦地皱了皱眉头。

    然而此时保镖哪里有心思再观察韩城絮的表情,情况紧急,若是不提前说明,他们恐怕又要受罚:“是林安林小姐,她,她出事了!”

    “若是饿晕了就让纪云泽给她吊一瓶葡萄糖,那个女人身体素质很好,不用什么事都来烦我!”韩城絮不在意道。

    “可是,可是我们发现林小姐的时候,她,她已经没有呼吸了!”!!!

    韩城絮骤然抬头,不知什么时候他已经窜上前,狠狠地揪住了保镖的衣领,倏而又平静了下来,“你们不要被那个女人骗了,她演戏的本领可是一流。”

    保镖谨慎地摇了摇头,“现在纪少爷还在抢救中,他,他让我们来提前通知您一声,林小姐可能,可能救不回来了!”

    这不可能!

    韩城絮没有再听保镖接下来的话,一把将人拨开,径直冲着纪云泽的实验室走去。

    哼,这一定是林安自己策划的一场阴谋,那个女人还真是好演技,竟然连纪云泽都骗过了,韩城絮在路上不住地想,可是他的脚步却走得飞快。

    “哥……”韩冰在韩城絮的身后追了几步,无奈韩城絮脚步太快,她只是追了一会儿就开始大口大口的喘气,只能小步地跟在他的身后。

    “哐当!”实验室的门被一脚踹开,但是此时的纪云泽已经没有时间去关心自己实验室被毁这件事,他的全部精力都放在如何救林安的性命这件事上了。

    在看到保镖将她抬过来的那一瞬间,纪云泽从来没有想过这个世界上竟然真的有人对自己这么狠。

    林安为了活下去对自己下过很多狠手,只是那些她都是用对自己最小的伤害换取最大的存活的希望。只是这次呢,究竟是为了什么,她才对自己下如此狠手,咬到血管崩裂,咬到那纤细的手腕都可以看出白森森的骨头。

    因为已经经过一轮处理,所以韩城絮在进门的时候,并没有看到林安浑身是血的模样,只是那她那过分苍白的脸色,干裂的嘴唇,以及床单上来不及清洗的血迹,都如同一道道利箭,狠狠地刺伤了韩城絮的眼睛。

    有那么一瞬间,韩城絮觉得自己的喉咙都被堵住,他想要发生,却什么也说不出来。

    纪云泽已经准备第二轮心肺复苏,助手在一旁谨慎处理着一切,包括林安那受伤严重的手腕。

    心肺复苏并不能使用很多次,因为对心脏强烈的挤压很容易造成脏器破裂,而脏器破裂唯一下场,就是死亡。

    一下,两下,三下……

    韩城絮浑身僵硬地看着病床上的人儿,那仪器仿佛死掉一般,一动不动。

    一股莫名的恐惧瞬间缠绕了他,紧紧揪扯着他的心脏,让他几乎透不过气来。

    这个女人真是心狠,竟然在用如此狠毒的方式报复他吗?

    “林安,你想死是吗?”他突然冷笑着发声,“不可能的,就算是你想要报复我,也绝对不可能成功,我一定会让你活下去,一定会让你活下去的!”

    纪云泽神情严肃,沉淀过一段时间后,他终于还是挥了挥手,示意助手准备第三轮心肺复苏,当然,也是最后一次。

    林安其实并不算是完全死亡,毕竟,在被保镖发现的时候,她还剩了一口气。

    连纪云泽都开始有些看不懂她,既然想活着,为什么要选择如此惨烈的方式对待自己,若是想要死掉,那么又为什么死死撑住那最后一口气?

    这个女人过分平凡的面容背后,究竟都隐藏了些什么样的过去?

    纪云泽是阻挡不住韩城絮冲上来的,因为从他进入房间的那一刻,一切便已经开始失控了。

    他开始颤抖着身体,大口大口地喘气。

    纪云泽知道他可能是病再次发作,但是他无暇顾及,只能让一个助手喂他吃下一颗镇定剂,继续给林安做心肺复苏。

    一次,两次……纪云泽看了眼依旧保持一条直线的仪器,若是最后一次都不可以的话……

    最终,他死死咬住自己的嘴唇,开始了第三次……

    纪云泽的手上,曾经死掉过很多人,并不是因为他医术不精,而是那些人根本没有存活下去的意义。他也曾经救活过无数人,最开始的时候尚且有几分欣喜,后来便渐渐变得麻木。

    直到今天,看大仪器再一次亮起,那平直的线终于有所起伏的时候,他才再一次感受到了身为医者的那种执着。

    “好了,她活过来了!”纪云泽舒了一口气,淡淡道,既是安慰韩城絮,也是在安慰自己。

    韩城絮浑身发软地靠在墙边,直到亲眼看到那代表着生命的线重新复活,他失控的心脏才又一次慢慢平静下来。

    吩咐助手给林安输液,纪云泽费力地将韩城絮抱出了自己的实验室,进了不远处的卧房。

    匆匆赶来的韩冰却只是呆呆地看着自己哥哥的模样,脑子里一片空白。

    从很小很小的时候开始,在她的认知里,哥哥就是强势的,就是无所不能的。只要他想,整个天下都该是他的,只要他想,再困难的事情都可以做成。

    所以,从小到大,韩城絮在她的眼中都是那个最强悍的王者,只是,今天她都看到了什么?为什么哥哥在从纪云泽的实验室出来之后,便是那样一副虚弱的表情呢?

    那个脸色苍白的男人,又真的是她的哥哥韩城絮吗?

    林安勉强被救过来了,纪云泽洗了手,又去看了韩城絮。

    韩城絮被保镖按着躺在床上,却还在死死挣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