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1章 林安失血过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2本章字数:2963字

    纪云泽按了按有些发胀的额头,好像自从林安出现之后,一切都开始向着诡异的方向进行了。

    “你们把我放开,我要去看她!”韩城絮疯狂的举动让几个保镖有些手足无措,只能求救地看向纪云泽:“纪少爷,您看这……”

    吃了药还是不管用么?纪云泽有些无奈地想,他摆了摆手,示意几个保镖将人放开,韩城絮立即起身,毫无顾忌地想要去看林安。

    纪云泽只说了一句话,便让他生生止住了脚步。

    他说:“你想让她死,现在就去看她;若是想要让她活,就拼命忍着。”

    韩城絮额头上的青筋都爆了出来,他死死握住自己的拳头,隐忍着一言不发。

    纪云泽走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无奈地叹息一声:“我知道你难受,但是事已至此,我们也只能尽力让一切向好的方向发展。”

    韩城絮僵着身体没说话,但是纪云泽却可以感觉到他的妥协。于是又安慰道:“你放心吧,既然人已经救回来了,我一定会让她活着。”

    林安其实也不过是失血过多而已,输上血,一切都好回复。幸好这个女人不是什么特殊的血型,不然事情确实不太好办。

    安抚完韩城絮,纪云泽又去看了眼林安,确定人没问题之后,便让助理在一旁守着,以防出现意外,他自己则去了实验室的休息室,人不累,但是架不住心累啊!

    林安觉得自己的意识有些模糊,身后似乎有一只巨大的怪物在一直追赶着她,她拼了命的向前跑,可是后方的阴影却越来越大,直至将她整个人都完全笼罩。

    “不……”她声嘶力竭地大喊,那怪物好像根本听不到她的声音,张着血盆大口,对着她的头冲了过来。

    林安彻底陷入了黑暗……

    韩城絮却只是坐在病床前,看着吊瓶中的液体一滴一滴地落下,林安却始终紧紧闭着双眼,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

    纪云泽在一旁看着韩城絮的出神,轻轻地叹了口气,早知今日,何必当初。

    不过,或许他如此的表现也只是因为生病而已,或许是吧……

    “你为什么还不醒来?”韩城絮轻轻地将林安额上的头发拢到耳后,不知是说给她听,还是说给自己听。

    他手里拿着一块温热的毛巾,一点一点地擦拭着林安的身体。

    林安已经昏睡了五天,目前还没有半点醒来的迹象。韩城絮也曾经急切地问纪云泽,林安究竟什么时候才可以醒来,但纪云泽只是摇了摇头,这种事情,就算是他的医术再厉害,也无法给出肯定的答案。

    “少爷,这是厨房准备的食物,您多少还是吃一点吧……”女佣甲手里端着一个托盘,小心翼翼地进入了病房。其实她是有些害怕的,因为这几天少爷的脾气明显有些阴晴不定。

    “端下去,我不吃。”韩城絮看都不看她一眼。

    “可是您已经好几天没怎么吃东西了,若是再不吃点东西的话,身体会受不住的!”女佣几乎不敢去看韩城絮的脸色,只是低着头道。

    “我不是说过我不吃吗?同样的话最好不要让我说两遍!”韩城絮的声音愈发生冷起来。

    “我,我知道了……”女佣被吓得心脏扑通扑通地跳,周围压抑的气氛让她难以呼吸。她转身想要离开,却因为过度的紧张而不小心绊住了自己的脚,于是,在身体完全失力地情况下,直直地向后倒去,而她的身后,正躺着昏睡中的林安。

    韩城絮猛地起身,想要拦住女佣倒下的身体,却在起身的一瞬间身体突然一晃,眼睁睁地看着女佣向林安的身子倒了下去。

    “不……”几乎整个韩家都可以听到韩城絮那撕心裂肺的声音。

    林安依旧在睡着,只是这一次她的睡眠似乎没有办法继续那么安稳了

    重重的怪物压得她喘不过气,为了活着,她只能大口大口地呼吸。

    稳住身体的韩城絮一把将女佣拽走直接摔到地上,低吼道:“纪云泽,你马上给我过来!”

    “喂,我说,你别动她!”听到声音赶过来的纪云泽看到韩城絮如此大胆的举动,连忙大喊一声,“她在输液呢,你想让她血液倒流然后死掉吗?”

    此时的韩城絮几乎听不得那个死字,他红了眼睛,就像是一只护着自己宝物的兽一般,就是不肯将怀里的林安放下。

    纪云泽一看他这种状态,只是轻轻地抚了抚额头,“城絮,你听我的,想要她好好的,就把她放下。”

    可是韩城絮却仿佛失去理智一般,将林安紧紧地护在自己的怀中,不允许任何人伤害。

    纪云泽挥手想要叫保镖,却突然意识到就算是保镖过来,也根本无法阻止韩城絮,而且,若是激怒他的话,搞不好会造成更加严重的后果。

    无奈之下,纪云泽只能选择了最稳妥的处理方式,他快速将林安手臂上的输液管拔了下来,反正人已经没有什么大碍,只是不知道为什么还不醒过来而已。

    倒在地上的女佣完全受到了惊吓,她蜷缩着身体,不敢对上韩少爷那想要杀人的目光。

    “纪,纪少爷,我真不是故意的……”她哽咽着断断续续地和纪云泽解释,然而,韩家的家主是韩城絮而非纪云泽,所以,这个女佣注定没有办法继续留在韩家。

    女佣很快被保镖带走了,韩城絮也已经把林安的身体重新放回病床上,周围的人都颇为担心地看着他。

    “你们都出去。”过了很久,他才淡淡地说了一声,虽然声音很轻,语气中命令的味道却不容置疑。

    纪云泽对周边的保镖摆了摆手,跟着他们一起走了出去。

    “云泽……”

    纪云泽从房间里出来没多久,就被一个女声叫住,他瞬间回头,不远处站着的,不是韩冰又是谁?

    韩冰快走两步上前,这几日韩家几乎已经翻了天,可是别人却什么都不肯对她说。

    “我哥究竟是怎么回事?我问她们,她们都不肯告诉我,你呢,你一定知道吧?”韩冰有着世家小姐一般的高贵,因此问出的问题都带着几分趾高气扬的味道来。

    不过纪云泽并不介意,只淡淡道:“这件事你还是不知道比较好。”

    韩城絮的情况是韩家的秘密,除了纪云泽和林安,没有任何人知道,就连韩城絮一向宠爱的韩冰都不甚了解。

    而事实上,这么多年过去,韩城絮发作的情况极少,自从林安出现,才逐渐多了起来。

    “是因为那个林安吗?”韩冰紧紧注视着纪云泽的眼睛,轻声问。

    “大小姐,城絮很担心你的身体,所以你还是照顾好自己为妙,有些时候,知道的少一些,才更开心一些。”纪云泽不咸不淡道。

    韩冰却眯了眼睛,“纪云泽,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小姐你身体不好,归根结底还是因为郁结于心,思虑过度,如果能适当放开些,身体也能康健。”纪云泽似笑非笑地说完这几句话直接走掉了,而韩冰却愣在原地,僵硬着身子一动不动。

    “冰儿,你站在这里做什么?走廊里风大,咱们还是去厅里待着吧。”韩霖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韩冰的身后,声音一如既往地温润。

    韩冰骤然感受到一阵温暖,这个男人对她而言,就像是冬日里的暖风一般,是她唯一的救赎。

    “霖哥……”韩冰崩溃地将头靠在韩霖的肩上,泪水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为什么,为什么这个世界总是这么残忍,明明她不想要的,有人却拼了命的给,而她真正想要的,却死活都得不到。

    这个男人有未婚妻,这个男人有未婚妻,她曾经在他订婚的那天将自己的头埋在被子里一边流泪一边告诫自己,可是她为什么就是忘不掉呢?忘不掉他在她最脆弱的时候带来的温暖,即便是现在,也是如此。

    “冰儿,你怎么了?究竟是谁欺负你了,告诉霖哥,霖哥去给你教训他!”韩霖将人从自己的肩膀上扶起来,关心道。

    韩冰强迫自己镇定,可是到了这个男人面前,她的眼泪就像是合不上闸一样,无论她怎么压抑,泪水始终都止不住地往下流。

    这让韩霖既惊讶又慌张,连忙拉着她回到大厅,韩冰却一把搂住韩霖的腰,呜咽着哭了出来。

    韩霖并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事,一般情况下,他是不会过于频繁地出现在韩家主宅的,可是因为林安在这里,他便忍不住多来几次,毕竟那个女孩儿总是和他平日里见到的女孩子不太一般。

    当然,他出现的这些天,确实可以感觉到韩家有些过分压抑的氛围,是因为韩城絮吗?那个男人一向冷酷,家中的佣人也对他很是畏惧,只是从来不曾闹出如此之大的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