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2章 清醒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2本章字数:3041字

    “冰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可以和霖哥说说吗?”待韩冰平静下来,韩霖一边给她擦着挂着泪珠的脸颊,一边微笑道:“看你哭成这个样子,都要成了小花猫了。”

    “咦,我也没有怎么用力,怎么你的脸这么红?”韩霖有些疑惑,瞪着眼睛挠了挠头。

    韩冰被他逗得忍不住笑了,“你怎么还和小时候一样,我一难过就扮鬼脸?”

    “只要能让你开心,不就好了吗?”韩霖歪了歪头道。

    韩冰有些怔忡,一时间竟没了话语。

    林安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痛,自己不是被怪物一口吞掉了吗?那么这种诡异的疼痛感究竟是来自哪里呢?

    韩城絮死死握住林安没有受伤的左手,已经七天了,为什么她还没有醒来?纪云泽明明说过的,明明说她的伤口在愈合,血液补充回来,身体也没有什么大碍,可是为什么就是不醒来呢?

    只要想到林安会完全陷入到黑暗中再也不能醒来这个可能,韩城絮的心就一阵阵地颤抖。“不可能的,你知道吗林安,既然你已经跑了进来,就不可能再出去了!”他一遍又一遍地在林安的耳边重复着这句话,可是林安仍旧没有任何动静。

    “她究竟什么时候才会醒来?”纪云泽进入房间给林安换药的时候,韩城絮再一次问出了这个问题。

    或许连他自己都记不清楚,他的问题究竟已经重复了多少次。

    “如果我能回答你的问题,她早就醒过来了。”纪云泽给林安换好药后,又给了韩城絮一颗药,示意他吃下去。

    原本这样的小事是不需要他亲自出面的,可是自从发生女佣事件之后,韩城絮便再也不许除他之外的任何人进入这个房间。韩冰曾经在外面试探过,被他直接拦了下来,若是还有其他人看到韩城絮对着林安这幅“痴情”的模样,恐怕会大跌眼镜的。

    “已经七天了,你说过,若是两周之内她还没有醒过来,她可能就再也醒不了了,对吧!”韩城絮鹰一般锐利的目光狠狠攫视着他,可是纪云泽却可以看出那看似锋利的目光之下所隐藏的脆弱。

    他低低地叹了口气,将医药箱一点一点地收拾好,又到了一杯温水递给韩城絮,“只要你保证你自己好好的,我就可以保证你的林安一定没有任何问题。”

    听到他的话,韩城絮似乎终于松了口气,这才将药粒放在嘴里,喝了口水咽了下去。

    不过,在听到你的林安的时候,他还是有种不舒服的感觉,明明不是他的,可是,他却不想让她死,不能够接受她的死。若是她死了,他还能活下去吗?

    只是这样想着,韩城絮的表情便开始变得慌乱起来。

    纪云泽看他这幅样子,心中有担忧,他自然也希望林安能够快一些醒来,可是若是不能,他也没有办法,或许,把他的师父叫来能够有破解的方法?纪云泽也有些疑惑了。

    不过,就在纪云泽犹豫着要不要联系自己师父的时候,林安却突然醒来了,韩城絮死死握住她的手,死活都不松开。

    刚刚清醒过来的林安并不清楚周围发生了什么事,她只记得自己在昏过去之后不停地做着噩梦,可是现在让她回忆那些梦境,她却一个都记不清楚了。

    累,她觉得自己活了二十多年都没有如此疲惫,不仅仅是身体上的,还有精神上的。陌生的环境和陌生的气息让林安无法安心真正的休息。

    但是紧握着自己手腕的这个人是谁?

    她的视野依旧有些朦胧,直到那个男人轻轻地触碰着她的脸颊,鼻子……她才彻底看清楚——不是韩城絮又是谁?

    “你……”林安想开口说话,声音却沙哑无比,此时她才感觉到自己的喉咙干渴的要命,如同着了一般。

    韩城絮似乎感受到她的意愿,连忙倒了一杯温水一口一口地喂给她。林安虽然依旧精神恍惚,却也明白事情的异样。

    等到那种浓烈的饥渴终于缓解,林安那用那破锣般沙哑的嗓子低声问:“韩城絮,你为什么会在这里?”

    明明就是因为这个男人,她才把自己虐了个半死,结果这个男人又在她昏睡的时候做了什么?

    韩城絮麻利地将水杯放在一旁,“含情脉脉”地注视着林安,似乎根本没听到她的质问,只是自顾自道:“你真是个不聪明的笨女人,不过没关系,就算是你想要用死亡来逃避,也是没有办法成功的,林安,你不能死,知道吗?就算是你去了地狱,我也会把你给拉回来的。”

    韩城絮说这番话的时候很平静,可是听在林安的耳中,却待了一种足以入侵到骨子里的寒冷。林安与他斗了这么久,从来没有像现在一样觉得韩城絮如此可怕。

    “韩城絮,你在说什么?”她颤抖着声音问。

    韩城絮却突然笑了,那英俊的面容却透着几分诡异,他的大手落在林安的左手上,慢慢地与她十指交握,注视着她的眼睛,一字一句道:“你看到了吗?林安,此时你的手就在我手里,只要我不放手,你一辈子都不可能逃出我的手掌心。”

    林安的心已经提到了嗓子眼儿,却无论如何都说不出话来,韩城絮果然是个疯子,而且疯的彻彻底底。

    林安醒了,韩城絮一直紧绷着的神经自然会放松下来,看着晕倒在地上的男人,林安眼中闪过一丝冷笑。

    她当初究竟是看了什么才会认为这个男人对她是包容的?只是因为纪云泽那一堆莫名其妙的言论?还是因为她自己作孽和他发生了不清不白的关系?

    说起来,她为什么要和韩城絮比谁更加心狠呢?明明他们都不是良善的,都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若是以前她看不透而变得愚蠢,那么以后,她依然会恢复自己的精明。

    他们都是注定生活在利益里的人,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如果我不过来,你是不是就打算让我们的韩少爷一直在地上躺着?”纪云泽手中提着医药箱,半倚着房门问。

    林安轻飘飘地斜了他一眼,“如果?其实我更加希望你能够来的晚一点。”

    林安的话让纪云泽一愣,随即恢复了正常,“看着现在的你,我才发现,原来之前是我自己认知失误了。”

    林安自然是心狠的,不然不可能当初在船上对韩城絮做出那么多下作的事让韩城絮恨之入骨。只是她在韩家的弱势总是让人不自觉地认为,这个女人终究是心软的。

    然而,一个对自己都能下那么重的狠手的人,怎么会对别人心软?

    纪云泽无奈地摇摇头,他终究还是小看了这个女人。

    从门外叫来了保镖把韩城絮抬出去,纪云泽走上前给林安换药。

    林安倒是没有反对,对于治疗这件事她一直表现得无比顺从。

    看着纱布一层一层被拆开,药布被取下,伤口依旧没能够完全愈合,看上去极其可怖。麻药的劲头早就过了,纪云泽用的药又很重,洒在伤口上很是疼痛。林安疼得冷汗都落下来,却始终忍耐着没有出声。

    纪云泽早就见识过林安的忍耐力,一点也不惊讶,反而开口道:“你昏迷了七天,整整七天。”

    林安却只是冷笑一声,“所以,你又要和我说,因为我昏迷这么久,所以韩城絮又守在我身边七天七夜么?”

    纪云泽的动作一顿,却没有说话。

    林安也不在意,继续道:“无论他是不是在我床边守了七天,我都不会在意。之前你和我的交易也不会再继续下去,说起来,韩城絮的死活,又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呵呵,确实与林小姐无关,倒是我当初过分强求了,不过就算是你取消了和我的交易,你也照样离不开韩家,城絮是不会放你走的。”

    “是吗?我可以和他继续较量的,至于孤儿院,没关系的,如果把我逼到一定程度,我可以放弃那里的一切。”林安微微一笑,眼中闪过一道暗光。

    纪云泽却只是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两个人沉默很久,最终还是纪云泽打破了沉默:“林安,我不知道你出现在韩家究竟是韩城絮的幸运还是不幸,只是我还想提醒你最后一句,不管你相信我几分,你,根本就斗不过韩城絮。”

    “是啊,如果我真的可以斗过他的话,现在也不会如此凄惨地躺在这里。可是纪云泽你要知道,我林安曾经惹过很多事,也从来不怕事,我确实很后悔自己闲来无事接这样一个坑爹的任务只是为了那巨额的钱财。可是若你问我重新来过还会不会接这单生意,我告诉你,我会!”

    “你们这样的人,大概一辈子都想象不到因为没有钱带来的绝望,不过那又有什么关系?就算是暂时被困住了,我还是可以逃走,我能成功一次,就能够成功第二次。”

    此时,门外却还有另外一道身影,在听到林安的话的时候,他黝黑的眼睛微微眯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