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5章 一场试探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2本章字数:3011字

    林安看着这些小小的瓶子,眼睛都冒了光。迅速选了几个瓶子并将他们收入自己的怀中,林安才把纪云泽放回了床上,心满意足地离开了。

    她并不是个过分贪心的,而且纪云泽竟然也为了防人而留了一手,从最开始的时候她就发现,所有药物的名称与瓶子里装的东西都是错开的。

    只是,林安她识别这些药品,从来不是依靠名称,而是她敏锐的嗅觉以及药品的色泽。

    一直跟在林安身后的那些保镖最近也因为韩冰生日宴会的事情而放松了警惕,当然,最重要的是,林安这些日子都表现得很老实,每天也不过是跟在纪云泽的身后养伤祛疤而已。

    虽然他们也隐隐感觉到这个女人绝对不可能真的如他们所愿那般安分守己,但是在她的伤完全好利索之前,大抵是不会有特别的动作了。

    林安将晕过去的纪云泽重新放回到床上,韩家古堡到处都是监视器,唯独纪云泽的实验室是个例外。机密性的东西往往不会留下很多痕迹,林安微微勾起唇角,看着床上安静地陷入沉睡的男人,粉唇微动,轻轻吐出两个字眼儿:“抱歉。”

    随即麻利地闪身,从屋子里离开。

    纪云泽的助手此时并不在,大概是因为最近韩家要来一批人的缘故,他们的工作也暂时停止,纪云泽给他们放了假,这个时候都不可能出现在实验室,自然,没有人会询问纪大少究竟去了哪里。

    因为李梦的关系,林安很容易地就了解了韩家女佣的配置,在打晕一个需要外出采买物品的女佣后,她顺利换上了衣服并伪装成了她的模样。

    大门就在前方,林安垂头跟着一拨人向门外走去,眼中的精光任何人都没有看到。

    韩城絮原本是不会出现在门口的,可是因为今天有事情外出,所以恰好在回来的时候碰上了这群出门采买的女佣们。

    女佣虽然是韩家人,但是并不能频繁地见到韩城絮,因此每一次韩城絮出现在她们面前,都免不了有人震撼一番。

    “她们那是去做什么?”韩城絮看了不远处的那群人一眼,问身边的助理。

    “管家说是去买东西,大小姐的生日宴需要不少东西,都要提前采购。”助理解释道。

    韩城絮对此自然不会有什么异议,又向那群人看了一眼,转身打算离开,可是就在转身的一瞬,一个熟悉的身影映入了他的脑海。

    韩城絮立即回头,几个女佣发现自己正在被韩城絮看着,心中一惊,随即害羞地垂下了头。

    林安为了隐藏自己,特意没有抬头,可是她依旧可以感觉到一股冰冷的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让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

    不可能吧?就算是韩城絮的眼神再毒辣,应该也看不出她的易容术的。

    就在林安还在做着心理建设的时候,韩城絮已经大踏步地走上前来。

    “少爷好!”几个女佣齐齐行礼,林安将自己的头垂的更低,生怕韩城絮发现蛛丝马迹。

    韩城絮看着她低垂的头,眼睛紧紧地眯了起来。

    周围的保镖下意识上前,将所有的女佣都给围了起来。

    几个女佣一慌,不明白自己究竟是犯了什么错,还是得罪了这位大少爷吗?

    林安下意识地后退一步,这是人在准备逃跑时候的反应,然而,她的步子还没来得及迈出去,就听到韩城絮那低沉而冰冷的声音自耳边响起:“伪装成这样就想要混出韩家,林安,我究竟该说你是聪明还是愚蠢?”

    林安的动作一顿,却没有立刻抬头,她只是在赌,赌韩城絮根本就没有认出她来,这不过是一场试探而已。

    然而,事与愿违,韩城絮最终还是走到她的身边,用力扼住她的左手手腕,“还不抬起头?是在做贼心虚么?”

    林安僵着一张脸,视线最终还是与韩城絮对上,“既然被你认出来了,那么这场游戏还真是没有什么意思了。”她的嘴角勾起一抹冷笑,“接下来,韩少爷打算用什么手段作为惩罚呢?”

    韩城絮怎么会看不懂林安眼中的嘲讽,她看他的眼神,冰冷而陌生,比最开始他们接触的时候有过之而无不及。

    他百分之百可以确定,这个女人在恨他!

    可是那又如何,落到他韩城絮的手里,她就该听他的!

    “除了伪装成女佣,你还做了什么?”韩城絮装作没有听到林安的话,一字一句地问。

    “我?”林安挑眉,“我什么都没做,我只是想要离开这里而已。”

    可是韩城絮却是不信的,他永远都不会相信林安会做有这么大漏洞的事。

    就在这个时候,被打晕的纪云泽已经醒了过来,被告知韩城絮在门口捉住了要她逃走的林安,他的额头一跳。

    仔仔细细地将自己的实验室检查一番,纪云泽不由得倒吸了口冷气,林安拿走的,可都是最近最新出的药剂!虽然他的数据都还保留着,但是这些东西只要用到人的身上,一定会产生十分严重的后果。

    于是,在众人的惊讶中,纪云泽不顾形象地跑到了门口,刚到门口,他便看到韩城絮紧紧握住林安的手,眉头紧皱。

    “城絮!”纪云泽大叫一声,几步上前,“林小姐,我敬重你是个了不起的女人,但是偷鸡摸狗的行当真心不能碰,一旦接触了反噬可是很严重的。”

    纪云泽的话说的有些莫名其妙,其他人都听不太懂,可是韩城絮却听出了他的话外之音,眼神一动,周围几个保镖立即将林安擒住,让她完全失去了反抗的余地。

    林安却只是不在意地笑笑,“纪少爷这么关心你那点宝贝,我怎么会轻易放出来呢?每一种都是都是价值连城的好东西,我可不能随随便便什么人都给用,我得等什么时候出去了拿到黑市上卖个好价钱,两位少爷都知道,小女子我,缺钱的很啊!”

    韩城絮&纪云泽:“……”所以说,这个女人的脑袋究竟是怎么长的,什么时候才能够不那么奇葩?

    最终韩城絮还是让保镖将人带回了自己的房间,全身搜查一遍却没有发现任何药品。

    “说,你究竟将那些东西放到哪里去了?”韩城絮的目光如同利剑一般,仿佛只要林安说一句假话她就会立刻一剑穿心。

    林安却摇摇头,一副我就是不说你能奈我何的模样。

    韩城絮被她这幅无谓的样子弄得满心火气,却又固执地不肯用之前的那些手段来对付她。

    “林安,我的忍耐是有限的。”韩城絮的声音中充斥着冰冷的警告,眉宇间的褶皱也在明晃晃的警示着林安,她最好说实话,否则一切都不会如她所愿。

    林安却只是笑,她就是抓住了韩城絮的弱点,韩城絮现在残暴到想要将她杀死,可是呢,在她真正受伤的时候又会癫狂到如同受伤的兽。

    他在乎她?不是,这只是他自己的问题而已。林安从不同情任何人,韩城絮这样的人,凭什么不去利用呢?这个世界上明明有那么多人,比他还要凄惨的多。

    韩城絮知道林安是在逼他,逼他发火,想看他究竟还会做出什么样的举动。可是韩城絮是绝对不会顺了林安的意。

    他只是眯了眯眼睛,拿出一张林安曾经所在孤儿院的资料,“如果你真的打算放弃这里,那么你随时可以离开。”

    “韩少,”林安微微一笑,接过他手里的资料,将所有的纸都撕成了碎片,众多纸屑如同仙女散花一般落在地上,“我现在可以走了吗?”她问。

    韩城絮微微挑眉,薄唇一动,吐出的字眼儿让林安恨不得咬他一口:“不可以。”

    “这就对了!”林安冷笑一声,“所以,不要用这些有所谓或者无所谓的东西来威胁我,其实你我都清楚,只要我想逃,你就不会放我走,不是么?”

    她浅浅地勾了勾唇角,转身离开。

    韩城絮这次却并未有丝毫的阻拦,只是给保卫处去了电话,命令他们一定不可以将林安放走。

    而他却坐在沙发上,看着那满地的碎片,轻轻地笑了,这个女人,真是有一种让人想将其毁灭的想法呢。

    想要禁锢她,折磨她,看着她那自信无谓的目光里流露出一种叫做惧怕的东西,让她如同一个奴仆一般,完完全全地臣服在他的脚下。

    “城絮!”纪云泽敲了敲他的房门走了进来,“我已经派人将整个宅子都搜了一边,可是并没有搜到那些药品。”他疲惫地揉了揉自己的额头,到现在为止,他被林安击打的地方还泛着疼痛。

    “没关系,那些东西,她想用的时候自然会用出来,现在强迫也没有任何意义。”

    “可是她既然会逃跑第一次,第二次,就会有第三次,第四次,你还真打算留着她让她将韩家搅合得翻天覆地吗?”原本纪云泽对林安是不那么反感的,只是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