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6章 各怀鬼胎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3本章字数:2925字

    “谢天臣你……”韩城絮还未开口,韩冰就有些着急了,她实在不明白谢天臣跑到这里说这些奇怪的话是为了什么。

    “你喜欢上自己的亲妹妹竟然还要找个人做掩护吗?”他抓着韩冰的手冷笑道,扭头对韩冰说:“我知道你在韩家过得一点都不好,虽然我之前荒唐了一点,但是我是真的喜欢你的,你不要怕,我一定会把你从韩家带走的!”

    此时人群开始聚集起来并且出现了一阵阵的骚动,“这究竟是怎么回事?”所有人,不论是什么人,对于八卦总是充满了各种莫名其妙的好奇心。

    “不知道,先不要说话,继续听吧。”

    韩城絮没有说话,谢天臣觉得他是在心虚,便鼓足了勇气继续道:“你喜欢自己的妹妹所以才将她控制在韩家这么多年,连见她一面都那么困难,韩城絮,今天我就要撕开你的面具!鼎鼎大名的韩家少爷,竟然喜欢上自己的妹妹!”

    晴天霹雳!

    韩冰无比震惊地看向韩城絮,她有些不明白为什么谢天臣无缘无故会说出这样的话!

    “谢天臣,你不要胡说!”现在,议论已经开始发酵,此时的韩冰除了反驳没有任何办法。她的脑子一阵眩晕,不知道该怎么解决当前的窘状。

    “冰儿,都已经这样了,难道你还要护着他?以前他做了什么我已经管不了,可是以后他再也不可能欺负你!”

    “那是我哥哥谢天臣!”韩冰无比慌张地看向韩霖,这是她的第一反应,生怕韩霖误会些什么。

    “谢天臣,当初婚礼上出现的意外我并没有追究你和谢家任何责任,不过你现在对我的污蔑,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韩城絮终于缓缓开口,如同一把凉水熄灭了在场所有人的议论。

    “诽谤?韩城絮,做人还是要有点担当,不要敢做不敢承认!”

    ……

    林安晃悠着来到一间半开门的客房,她知道自己身后有人跟着,却不是小黑。小黑显然还在豹房附近以为林安在里面睡觉。

    不过林安可以感觉到,自己身后的人并不是时常在监控器后面监视她的那几个。那几个人已经让韩冰找借口弄到别处去了。

    林安只是打算在房间内躲一会儿,将自己身后的几个人彻底甩掉,结果却没想到客房里原本是有人的!

    “大嫂?”谢瑾见到林安明显有些吃惊,林安见到谢瑾亦然。

    “你怎么在这里?”他们两个不约而同道。

    “我来表演,不过大嫂你……”谢瑾的话显然只说了一半,他看了眼林安身上无比贵气的打扮,欲言又止。

    “哈,哈,”林安尴尬地笑笑,“我也只是来凑个热闹而已。”

    “大哥今天也来了,你没见到他?”谢瑾似笑非笑地问。他对林安和谢天臣之间的事着实不感兴趣,不过这个林安还真是有意思。

    “当然见到了。”林安点点头,心说若不是因为见到了他,她用的着躲这么远结果又碰上你吗?

    “不对,你来这里表演?”林安突然反应过来,谢瑾和谢家的关系韩家应该是清楚的,怎么会让他出现在这里。

    “韩城絮和谢天臣因为韩冰的事情,闹的很不愉快,怎么现在韩城絮又把谢瑾请过来呢?到底是什么情况,我现在天天跟在韩城絮身边,怎么没有发现种种端倪呢?”林安心里的小算盘一直不停的转着,思考着利害关系。“算了,我不掺和他们的事情,只要我今天能逃出去就好了。”

    “是啊,韩家邀请我过来为韩冰小姐庆生。”谢瑾微微调了一下眉头,帅气逼人的动作,若是让聚会上的少女们看到,不知道会引发出多少尖叫声。

    “有意思有意思,这个韩城絮在玩什么花招。”林安手指抚着下巴若有所思。

    “我也是不懂,所以才将计就计过来看看,我就是个演员,怎么说也是公众人物,韩家又不会把我怎样”谢瑾大大咧咧的说道,不得不说,谢瑾这副无所谓的样子颇有江湖浪子的风范,看来电影中也是本色出演。

    林安仔细的打量着谢瑾,洒脱不羁,玩世不恭,可是眼神里却能透漏出一丝丝的精明,不符合他22岁小鲜肉的历练。这份精明并不是演员这个微微浮夸的舞台所能赋予他的历练,而是他自己独特的生活经历所赋予他的馈赠。“上次在谢家扮演的是谢天臣的女伴,今天竟然准备逃跑的时候,碰到谢瑾,他和谢天臣是死对头,哎,今天行动之前没有看黄历,真是倒霉到家了,老天保佑,老天保佑,愿我能顺利的出逃,逃脱韩城絮这个人的控制范围。”

    事情万物都是两面性的,谢瑾是个私生子,从小贫于生计,看惯了人间的冷暖和无数白眼,尝尽了辛酸苦辣,自然要比长在温室里的谢天臣精明干练许多,他看见林安并没有过多的言语,自己也不好继续再说什么。“这个女人精的很,上次搂着我哥的胳膊,妖艳风情,今天的妆容打扮,明显又换了个风格,明显一副大家闺秀的做派,不知道今天唱的是哪出,敌不动,我也不动……”

    林安闭着眼,双手合十,在嘴里神神叨叨的小声的念叨着。

    即使谢瑾一直想忽视她,可是还是忍不住的看了她一眼,本着安静互不干扰的原则,他硬生生的把“你特么装神弄鬼的干嘛呢?”,这句话憋了回去。不想多说,但是依旧撇了撇嘴,嫌弃的看着林安。“大哥到底是怎么看上了这样的女人,神神叨叨的,常年流连花丛的谢天臣难道是想重新换个口味?真是越来越搞不懂了。”

    林安并不清楚韩城絮对谢瑾的想法,但是她和韩城絮再怎么相互伤害,再怎么相互折腾彼此,都明白对方的重要性,所以她一时间也和谢瑾不好再说些什么。“这个男人本来和谢天臣不对头,和韩城絮也不知道是唱的哪一出,多说无益,祸从口出,淡定淡定……”她一面拍着胸脯慢慢的安慰着自己,千万不能在这个节骨眼上激动,否则就会出了大错。

    经过这一阵的折腾,林安已经下意识的觉得韩城絮一切不正常的动作,都是准备整她或者在策划整她。林安现在是万分的后悔当时接了捣乱韩冰婚礼的这个活动,这几个月的时间,不是和韩城絮两个人相互掐架,相互使绊子,就是在逃走和被抓回来,一直反复循环。似乎自己的活动范围,自己的活动中心,自己的活动半径都是以韩城絮这个圆心,逃不出他控制的半径,自己所做的事情,都是和韩城絮这个男人有关,最近流的血,受的伤,都把身体给累坏了,赶紧逃离韩城絮这个男人的魔爪,好好的养养身体,赚大钱!

    “老娘都已经好久没有收入了,被耽误了这么长的时间,等老娘这次逃出去,好好的干一票大的。”林安一边想,一边狠狠的搓着手,嘴里念念有词的低声说着,一想到钱,她的眼里就不停的冒着精光,整个人都变的神采奕奕。

    她可得好好琢磨琢磨,今天的行动本就是火中取栗,如今有多了个谢瑾,不知是福是祸。若不成功必然又要遭到韩城絮的毒烈手段。小黑屋她是一辈子也不想进去了。什么刀山火海,妖魔鬼怪林安都不怕,但是一进小黑屋,昏暗潮湿的地板,阴森湿冷的环境,都让她这些年拼命压抑的记忆深处的那些破碎,那些尘封的阴暗,重新被一股压抑不住的力量翻了起来,让原本都已经快恢复正常的林安,再次的陷入曾经那个可怕的梦魇当中。“难道这些年,我做的那些善事,都不够抵消曾经的罪恶么?”林安心里念念不平的想着。“也许是老天真的不肯放过我,还是我的修为不够吧?”天不怕地不怕的林安,因为曾经的那个噩梦,再一次的妥协着。

    正当林安和谢瑾这两个人都各怀所思的想着心事,彼此都很客气的保持着表面的客套,他俩都不知道的是与此相反的是外面的会场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八宝粥,很乱很乱。

    谢天臣语不惊人死不休般的罗列着韩城絮喜欢韩冰并软禁韩冰的一系列证据,绘声绘色感人肺腑。他恶狠狠的伸出自己的三根手指,对着天发誓,保证自己的所说所做都是真相,并无虚言。也不知道自己所谓的真相则是建立在林安的编制的谎言和自己的臆想之上。日后知道真相的他,不知道会多为自己的行为脸红,也恨不得把林安这个女人千刀万剐,一而再的坏自己的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