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7章 揭露“真相”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2本章字数:3020字

    “大家想一想,一个哥哥哪怕是再溺爱自己的妹妹,他会把这个妹妹禁锢在自己的身边,会朋友都不让交往,甚至连门都出不去吗?”谢天臣中气十足的说着,表情激昂认真,似乎要把当时在婚礼上出丑的事情,全部报复在韩城絮身上。要揭穿韩城絮这个伪君子的真面目,要把韩冰解救出来,同时满足自己的私心,和韩家联姻,巩固自己在谢家的地位,即使自己的长子,但是父亲似乎更是对谢瑾十分的青睐,他想证明自己的能力,并不是只会沾花拈草的花花公子。

    众人都纷纷的炸开了锅,“怎么可能啊,韩总是个正人君子,怎么会做这种事情呢?”

    “哎呀,狡兔三窟,谁还没有私心呢?谁还没有点邪念呢?”

    大家都众说纷纭,猜测纷纷,各有各的想法,有的人和韩家有利益的交往,则是开口维护着韩城絮,有的人没有和韩家有利益的牵扯,和韩家是竞争的关系,在此时则是添油加醋的抹黑,使劲的把韩城絮往脚下踩。

    每个人的站队都和自己与韩家的利益挂钩,看似是韩城絮出事,但是最最热闹的则是这些众说纷纭的看客们。

    谢天臣对自己所制造出来的效果十分的满意,心里越说越觉得有底,继续开口道,“还有一件事,大家还记得前阵子我和韩家小姐结婚的时候出现的那位孕妇么?”

    众人纷纷表示印象深刻,有几位贵妇笑出声来,交头接耳的回味当时的尴尬场景。

    “哎呦,和你说,当时谢家的大公子都要和韩冰小姐成亲了呢,结果呀,突然跑出来一个大肚子的孕妇,说自己肚子里有谢大公子的孩子,求求谢公子不要抛弃自己和肚子里的孩子,结果当时的场面就炸开了锅,你当时不在,不知道那个精彩啊!和现在今天的场景不知道是多么的相似呢?”穿着旗袍的那个贵妇和身旁的女人开始绘声绘色的形容着。

    “妹妹我,真的是错过好戏了呢。哈哈哈,豪门的戏就是好看。比那电视剧精彩多了。”站在旗袍女人旁边的那个女人开口说着,还以姐妹相称,“姐姐,你以后可要多带我来参加这种上流的聚会,让我涨涨见识,不然真的太小家子气了。”

    “放心吧,有姐姐在呢,保证亏待不了你。”旗袍女人拍着自己,得意的夸下海口。

    这些话,无一例外的让谢天臣也听到了,即使过了这么久,他谢天臣还是老脸一红,强忍着羞辱大声说道:“我谢天臣在和韩冰订婚之前虽然作风风流倜傥,放荡不羁,但我谢某人在此重誓,婚礼当天那个女人是我谢天臣第一次见到,孩子也是假的。”

    豪门公子的潇洒行事就可以美称为潇洒放浪,普通人只能说私生活不检点。这就是世俗眼中的差距,也是默认的不公平,大家给这些纨绔子弟的宽容和底线完全的超过了普通人的标准,他们觉得这些事情是纨绔子弟必做的事,所以已经见怪不怪了。

    满座皆惊,众人哗然。谢天臣这个爆料则是和重磅炸弹一样,在人群中炸开了锅。

    当时婚礼的盛大程度在名门婚礼中绝对是数一数二的,在场各位基本都受邀参与了,所以也都了解当时的情况。加上婚礼中出现的尴尬情况,大家都印象深刻。

    不过那个孕妇声泪俱下委屈不堪的表情不像是装的啊。

    再者说整个圈儿里,有几个敢对谢家做出这么出格的事情来?

    更何况,女方还是韩家的人!如此挑衅,不可能不可能。众人一副你在扯淡的表情。

    “我知道大家会觉得我是在为当时的事情狡辩,可我谢某人在此以谢家几百年尊严发誓,当然说出来可能会让大家难以接受,这个女人其实是她韩城絮安排的!目的就是破坏我和韩冰的婚礼!”

    满座皆惊,鸦雀无声。

    大家不由自主不约而同的看向韩城絮。

    “他韩城絮压根就没想把自己的妹妹嫁出去,就像让韩冰做他的金丝雀关在笼子里,奈何韩冰受不了他的高压强宠,一心想逃离这里。他当时又阻止不了韩冰,所以就想出了如此卑鄙下作的方式。”

    面对众人疑惑猜忌的眼神,韩城絮本来稳如泰山不动声色,但话说到此,就连韩冰将信将疑的扭头看向韩城絮。

    韩城絮可以不在意这个世界上任何人对他的看法,但唯独这个妹妹的不信任会让他在乎。

    因为这个妹妹,在他心里,是当年那个让他愧疚了一生的人。

    “你,说那个女人是我安排的。你,有什么证据。”一向淡定的韩少爷,终于在议论纷纷的会场反驳了第一句,不屑之情溢于言表。

    或许是因为韩城絮强大的气场,或许是因为谢天臣的故事太过离谱,众人在心里又倒向了韩城絮这一边。

    “呵呵,你自己做的事还不敢承认了?我曾经抓住过这个女人,有了点手段把一切都问出来了!”

    谢天臣义愤填膺。

    “韩城絮,你在事成之后怕真像败露,原本是打算杀掉她以绝后患,结果那个女人机缘巧合和韩冰成为了朋友活了下来。然后韩城絮就让那个女人陪伴在他身边来掩饰他喜欢自己妹妹的罪行。”

    “我曾经来找过这个女人,可惜来晚了一步,已经被韩城絮灭口了。但我相信,韩家佣人们一定有印象。”

    韩家佣人是什么水平,经过残酷的筛选之后自然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纷纷表示没有见过这个人,更没有死去的女伴这一说。

    韩城絮更是不置可否,冷笑的看着谢天臣,像是看着一只垂死挣扎的兔子。

    场面僵持不下,两方大眼瞪小眼。韩冰已经彻底懵了。

    “那个女人就是我!”

    呼,林安自二楼一声呼喊重燃了全场。

    谢天臣、韩冰皆是一惊。

    谢天臣惊的是林安还没有死。而韩冰惊的是林安怎么不趁机离开又返回来了。

    本来韩冰准备趁她生日安排林安逃离,为避免门卫发现,还特地给林安准备了保安的服装和足够的钱粮,让她混入车队跟来宾一起离去。

    林安收到信息后一脸黑线,韩冰毕竟太单纯。

    以林安对韩城絮的了解,自然知道这个方法是行不通的,即便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在生日会场,他一定会加大力度监视她。

    躲躲藏藏的听佣人说谢天臣已经来到了会场,林安心生一计,大摇大摆的去更衣室偷了一身礼服出来,打算直接在众人面前说自己是谢天臣的女伴,搅乱会场与其一起离开这个该死的地方。

    这下更好了,谢天臣自乱阵脚把曾经她用来骗谢天臣的话当作真事儿捅了出来。她林安正好可以将计就计,乱上添乱。

    就是谢瑾的出现让林安有些摸不着头脑。

    韩城絮依旧万年冰山般一动不动。保镖刚刚就告诉过他林安已经溜出来了。

    现在,他只想看看这个女人怎么表演。

    可韩家的女佣和保镖们就纷纷不淡定了,怪不得少爷对林安待遇如此特殊,原来之间有这样一段不可告人的交易。

    嗒嗒嗒……

    林安踩着恨天高从二楼走下来,停住,酝酿了一下感情,准备给他搅个天翻地覆。

    现场安静的呼吸声都可以听到。

    林安本就是个天生的演员,此时将她临场发挥的能力表现的淋漓尽致,声泪俱下的哭诉在韩家被迫签订协议、被关禁闭、睡豹子笼子等等一系列非人待遇,忽悠的众人心跟着一起上上下下时而哈哈大笑时而掩面流泪,连韩冰都想起了从小到大哥哥对她的宠有时是多么的压抑,默默的接受了刚才谢天臣口中的真相。

    韩城絮自始至终保持沉默,韩霖则一副百爪挠心的表情,为场面的难堪感到担忧。

    而韩宇一直安静的坐在座位上喝茶,好像对会场上发生的事情毫不关心。

    在场的人都已经开始认定谢天臣所说的是事实,韩城絮扫视会场,又看了一眼谢天臣,没有理会还在一把鼻涕一把泪抱着一位女来宾哭诉的林安,轻飘飘的随意说道

    “谢瑾先生,我听说这个女人,不只是我的女伴,还马上要成为你们谢家的大嫂啊。谢天臣啊,你说是不是啊。”

    这已是今晚的第三道雷,炸的满堂哑雀无声,雷的谢家与会人员外焦里嫩。

    过了好一会儿,场上暴乱起来这句话信息量有点大啊,不只是韩城絮的女伴,大嫂……谢瑾、谢天臣,难道?

    韩城絮几近同情的看着谢天臣。

    看在你跟冰儿有过一段儿缘分的情面上,上次你来我这里闹,我没有整你算仁至义尽了。今天你还敢跑到这里搅局。谢天臣啊,这就不怪我不念旧情不给你谢家面子了。

    谢天臣哑然,不知如何面对这个家丑。而谢瑾给众人一点缓冲时间后,答道:“是啊,我前几天还在谢家看见这个女人跟大哥在一起见爸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