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2章 一次触碰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3本章字数:2896字

    韩霖若有所思。

    林安接着说道:“而且我发现,亿达地产现在的总裁是韩城絮。上次在生日晚宴上见过你,想必你也认识韩城絮吧?有没有可能找他谈一谈,让他不要再做这种缺德事儿了。”

    林安并不知道,韩城絮和韩霖是叔伯兄弟的关系,单纯的以为是生意伙伴之类。

    “我不敢在去见那个人了,好不容易放我出来了,再去找他我怕他变卦。”

    放你出来?韩霖一脸黑线,这个林安是真能折腾,上次晚宴的事情肯定把韩城絮气的不轻。这个哥哥他太了解了,一旦动了真气,天王老子来了也照削不误。这样一个恩仇必保的霸道男人,怎么会轻易的放过林安?

    此时不是纠结林安的时候,老院长还在公-安局,对方说不定会用出见不得人的手段逼老院长就范,屈打成招。

    “好的,我这就去找他当面问问是不是他的意思。如果不是咱考虑别的可能。你在这里看好大家,一会我会招些人手来帮忙收拾,这几天就让他们住在这里,再有人来捣乱也能有个帮手。公-安局那边我会打好招呼,让老院长在里面不出问题,好吃好喝的呆着。不过想弄出来现在还不方便。”

    林安表示赞同,“嗯,明白,只要老院长安全就好。这里你放心,我会照顾好他们的。”

    韩霖随司机离开,奔向韩城絮的别墅。

    天都快黑了,警-察们终于姗姗来迟,象征性的拍了几张照片,找老师询问了情况就草草离开了。

    太假了!

    肯定是实现已经打过招呼了。在A市有这种力量的,一定是韩城絮。

    以前只是反感他,发生了今天的事情过后,林安对韩城絮彻底失望了。要钱不要良心的行为,让林安觉得韩城絮的每一分钱都是肮脏的。此时的她恨不得把曾经在韩家吃过的东西一股脑全吐到韩城絮的脸上。

    林安是个善良的人,虽然平时坑蒙拐骗做了很多坑人的任务,但是从来没有欺负过老弱病残。

    在林安的出道历史中,林安只失利过两个半次。

    有一个半次自然不用说,就是破坏韩冰和谢天臣的婚礼。虽然成功的中断了韩冰和谢天臣的婚礼,但是刚跳下海就被韩城絮瓮中捉鳖,折磨得自己不成人样。

    可以说,这是林安出道以来最大的一个跟头。

    还有另一个半次是林安接了一个绑架一个商人的任务,名义上是绑架,但交给买主后基本十死无生了。买主告诉金主,这个商人曾经为了生意杀了他的妻子,如今买主沉寂五年终于有实力报仇了。

    于是林安和阿四一合计,虽然把商人绑来交给买主就会被折磨致死了,但是毕竟那个商人自作孽不可活,也怪不得林安和阿四。加上报酬挺丰厚的任务又不难,就接下来了。

    结果在林安顺利的潜入商人家中后,发现商人正在跟女儿讲着童话故事。

    林安扯掉了对讲耳机,蹲在门外安静的听完故事。

    商人轻轻的关掉女儿的房间门,发现林安正坐在沙发上翘着二郎腿把玩着手枪。

    “嘘!去你卧室。”林安轻声说。

    商人只好乖乖跟林安走进自己的卧室。

    “五年前,你杀过一个女人。对不对。”

    商人大惊。

    “我本想把你带走,交给你的仇人,但现在我又不想了。一条手臂,还有你的那个脏东西。我给你个活命的机会,但是不能没有交代。”

    十分钟后,林安离开商人的家,拨通了120的电话。

    事后,金主大骂林安心软,害他只收到了定金的钱。虽然买主没有过分追究,但很影响金主在这行里的声誉。

    林安也不解释,安静的看着金主。

    阿四赶紧走上前去,对金主悄声说了几句话。金主虽然生气,但也没有多说什么了。

    因为金主知道林安的身世,正如此时亿达地产所作所为,戳中了林安内心最敏感的地方。对林安来说,老院长就是他的父亲,那些孩子们就是她的兄弟姐妹。林安暗自发誓,若是他们对老院长做了什么出格的事儿,林安一定让亿达地产永无宁日。

    韩霖来到韩城絮的别墅,韩城絮听说韩霖来了非常热情’

    “哟,韩大忙人终于有空来看看我这个孤家寡人了。来来来,我正准备泡一壶铁观音,刚刚送到的秋白露,正愁没人分享。”这几天没有林安在家闹腾,韩城絮反而有些寂寞。

    韩城絮和韩霖对立而坐。

    韩城絮一边泡茶一边跟韩霖聊天:“你跟弟妹订婚的日子快到了吧,我这里可是给你俩准备了一份大礼呢。”

    “哈哈,大哥有心了,你不说我都快忘了。是啊,快到订婚的日子了。”

    “我这当哥哥的都还没动静,你小子倒是走到我前面去了。来,尝尝尝尝。要比春茶的味道更香一些。”韩城絮估计是在家憋坏了,终于有个能说家常话的人陪他聊天,开心的不得了。

    “大哥,亿达地产是你的企业吧现在?”

    韩城絮顿了一下,明白了韩霖的来意。

    “是啊,你爸在那里也有股份。怎么,你小子看上了想要我送你?最近可不行啊,我有点私事还需要用一阵子。”

    韩城絮打着哈哈,虽然明白韩霖应该是来为孤儿院求情的,但是说话依然揣着明白装糊涂。

    “大哥哪里话,我不是想要,只是想找大哥帮个忙。”

    “什么忙?”

    “旺滩那边不是在搞开发规划商品房么,那里有个孤儿院。我跟院长听熟的,和那些孤儿感情也很深,没事儿就去看看他们。老院长再那里干了一辈子了,这次能不能先不动那里?”

    韩城絮端起茶来喝了一口:“小霖,不是当哥哥的抠门,舍不得这块地。公司股份过几天我可以送你,但是这几天我有事要做,孤儿院那个地方我一定要动。”

    “可是大哥,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孩子?今天去闹事的人也是你派去的吧?咱们又不缺钱,你到底是为什么?”

    韩霖情绪激动,不明白为什么韩城絮一口回绝他的请求。

    只不过一块地皮,何苦做出为难那些穷苦可怜人。

    “大哥,咱们可以动这块地方,但是不是得给他们一个缓冲的时间?院长进去了,拆迁队又闹事,他们根本找不到合适的地方搬迁。工期耽误几天又少不了多少利润。给工人们多开些工资让他们加加班就是了。”

    韩霖强忍着怒气,尽量平静的分析着当前的局面,想让韩城絮回心转意。

    “不行。”

    韩城絮则是毫不犹豫的直接拒绝。

    “大哥!你到底是图什么!只不过是一块地!我知道你不是在意钱,不管是他们得罪你了还是政府有什么要求,咱们总得考虑考虑里面的孩子啊!”

    韩霖怒气爆发了,韩城絮的对孤儿院的冰冷态度让他愤恨。

    “孩子?我妹妹不是孩子??!!当年有谁管过她?!”韩城絮将茶杯摔在地上,狠狠的拍着桌子。

    韩霖愣住了,表情有些复杂,没有多说什么,站起身离开了。

    韩霖找到林安的时候,林安正在孤儿院的广场上喂小狗。韩霖没有打扰她,他觉得很亏欠老院长林安还有孩子们,自己的大哥正准备让他们流离失所自己却无能为力。

    林安抱着膝盖蹲在地上,本就瘦小的她在夕阳下显得格外落寞,亚麻色的头发在余辉的照耀下却又让人觉得温暖。

    望着林安的背景,韩霖愧疚之心更加浓重了。

    韩霖有种冲动,想过去碰一碰林安的冲动。

    林安扭头发现了韩霖,急忙站起身走了过来。由于起身太快,大脑缺乏氧气有一些头晕,踉踉跄跄的就要倒下去了。

    韩霖飞速冲上前去,一把扶住了林安。

    柔若的林安让韩霖觉得好像扶住了一根羽毛,太紧了怕捏坏了,太松了怕被风吹走。

    林安蹲了太久,腿麻头晕,只好让韩霖扶着才不至于倒下去。

    韩霖怀里的林安此时紧皱着眉头,小鼻子一耸一耸的。明眸善昧,皓齿内鲜。韩霖没有忍住,触碰了上去。

    “你干嘛!”

    林安睁眼吓了一跳。

    韩霖缓过神来,该死,刚刚太失礼了!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刚我也不知道怎么了。对不起对不起!”

    林安也没心思关注这事儿,开口便问:“怎么样了?”

    “啊?什么怎么样了?”韩霖没反应过来。

    “哎呀韩城絮那边!”林安无语。

    韩霖这才想起为什么回来:“啊对,我去找他了,结果不理想。他说一定会动这个地方。”

    “这个混蛋东西,也忒没良心了。我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