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63章 我陪你去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3本章字数:3048字

    韩霖尴尬了,这姑娘怎么一说起韩城絮来就全是脏话。

    “他那边我是在没办法了,要不然这样,我先找个交通和治安都好一点的地方把大家安顿下,这个地方肯定是不能住了,即便有人保护者不被捣乱也抵不住拆迁队的折腾。”

    “嗯,倒也是。先把孩子们安顿好。”林安点头表示同意。

    “老院长那边,我得亲自过去一趟了。”

    “我陪你去!!!”

    林安和韩霖坐上车,也顾不得吃晚饭,直直的想公-安局杀去。

    “什么,我都不能见?你知道我是谁么,叫你们局长过来!”没想到,韩霖和林安提出要见老院长,被警-察拦住了。

    “韩先生,我认识您。可是您真的不能见,刚刚省厅刘厅长都来电话了,情况不明了之前,一概不允许探视。”警-察无奈,只好和颜悦色的跟韩霖解释道。

    “刘叔叔是看着我长大的,我进去他不会有意见的。”韩霖见软的不行,只好来硬的了。

    “这个,要不您就给他打个电话试试看吧。我是实在不能违抗命令啊韩先生。”

    韩霖掏出手机拨通了电话,还没有开始说话,就听到另一边说:“小霖啊,我知道你为什么打电话,你哥刚找过我了,说你要是去探望姓林的那个院长,我一定不能答应。”

    “可是叔叔——”

    “别可是了,你大哥做的不会错,你就老老实实听他的吧,啊,我还有个会,有空带你女朋友有来家玩哈~嘟嘟嘟——”

    韩霖叹了口气,对林安说:“韩城絮那边已经打过招呼了,不允许探视。”

    “怎!么!哪!儿!都!有!他!”林安要疯了,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丧门星,任何坏事儿的背后一定有他。

    “看来他是铁了心要动了,我是在没办法,我爸在公司的股份没有他多,找我爸也没法拍板。”韩霖有种江郎才尽的无奈感。

    “你说什么?你爸在里面也有股份?你爸贵姓?”林安突然觉得这个圈儿有点小,去个孤儿院都能碰上亿达地产的股东。

    “废话,我姓韩我是他儿子他还能姓王啊!”韩霖没好气的说道。

    林安疑惑的看着韩霖:“额,这么说,你是韩宇的儿子?那你跟韩城絮岂不是叔伯兄弟?”

    韩霖无语,这姑娘外表看着挺聪明的,怎么这么二呢。搞半天她不知道我跟韩城絮的关系就让我去找他了。这智商她家人怎么放心她出门呢。

    “额、、、是啊。”

    “我了个深深的去啊,你俩是兄弟,我说了韩城絮这么多坏话,不会杀我灭口吧你。”林安感觉自己现在好像一只傻狍子,用自己低于海平面的智商,娱乐着围观群众。

    “额、、、不会不会,那是你们两个的私事,和我没有关系。”韩霖被林安逗坏了,这个姑娘实在傻的可爱。

    林安可不这么想,她好不容易摆脱了韩城絮安排跟踪她的一干人等,结果自己送到他兄弟门口,这种境界,太感人了。

    “言归正传吧,孤儿院这件事你有什么好办法。我所做的只是缓兵之计,治标不治里。我有种直觉,我哥他不会轻易放过孤儿院。”韩霖十分担忧,从韩城絮今天的表现来看,他是认定要让孤儿院垮掉。韩霖隐约能猜到原因,但是还不能确定。

    如果真如韩霖猜测所想的话,孤儿院定然是保不住了。

    林安心说我特么要是有办法还用找你啊,老娘既不是韩城絮妈又不是亿达地产的股东,除了能鱼死网破耍点小聪明,其他我一概没能力好吗。

    股东……

    林安突发奇想,看了看韩霖,又觉得对韩霖太不公平。

    韩霖察觉了她的动态,说道:“你是不是有什么办法?”

    林安决定还是要说出来让韩霖决定,毕竟是他们老韩家做出来的没屁眼的事儿。

    “那啥,你想帮孤儿院么?”林安问韩霖。

    “当然想啊。”

    “有多想?”

    “老院长跟我私交很好,再说我也不能眼睁睁看着孩子们流离失所,容忍韩城絮败坏韩家声誉。”

    林安见韩霖态度坚定,估计计划有成功的可能。

    “韩总啊,韩城絮在亿达地产占多少股份?”

    “39%。”

    “这么多啊,那你父亲呢。”

    “他只有28%的”

    林安一听大致心里有数了,继续诱导着问道:“我听说,上一任被董事会赶出去的老总裁,他儿子手里还有25%的股份对吧?”

    “嗯是啊,那个老东西一早遇到到自己的事儿会东窗事发,事先把股份转让到了他儿子那边,最后查出他有问题但他儿子那边是合法的,大家只能承认。我父亲都说这个老东西算是把亿达地产坑苦了。”

    韩霖接道。

    林安见这个榆木脑袋还没有反应过来,又重复了一遍:“是啊,25%的股份,在各个股东里面都算大股。”

    “可不是么,我爹都拿他没办法,整天在米国吃喝嫖赌的逍遥。”

    哎哟我的天啊,这孩子非得让我直说么!林安感叹,终于碰到脑子比我还不好使的了。

    “二十八加上二十五等于多少?”

    “五十三啊,怎么了?”韩霖不懂林安什么意思。

    林安也不说话,安静的看着韩霖。

    过了一会儿,韩霖好像明白了什么:“你是说?”

    林安答道:“是的,如果收购了老总裁儿子手里的股份,再让你把他的股份给你,那么你在亿达地产的股份持有量就超过了韩城絮,到时候你就可以做主了。”

    稍微停顿了一下,林安接着说:“只是,不知道你敢不敢这样做,如果成功了,韩城絮肯定要和你闹矛盾。”

    韩霖明白了林安的意思,低头思索着其中的利益关系和后果。

    林安继续蹲到地上喂小狗,她知道对于韩霖来说,这样做所冒得风险和要承担的后果都是巨大的。所以也不急着让韩霖做决定,耐心等待他的结果。

    仿佛过了一个世纪。

    林安听到韩霖谈了一口气,便问道:“你可愿意?”

    “愿意。”

    老院长此时正在审讯室里呆坐,铁门嘎吱一响,进来一人。

    老院长抬头见来人,“果然是你啊。”

    韩城絮迈着沉稳的步子,脚下的普拉达打夯一般砸在地上,早空荡的审讯室里极其刺耳。

    拉过座位,韩城絮从兜里掏出一盒烟和一只都彭,点燃,落座。

    “这位先生,请问您是?”儒雅的老院长,即便进了公-安局也依然是一副和蔼可亲的样子。

    “我是谁?既然今天咱们两个都有时间,我先跟你讲个故事吧。”

    韩城絮深吸了一口烟,看着面前这个半个身子已经在土里的老人。

    “十五年前,你还不是孤儿院的院长,在灵溪乡上溪村当村长,对吧?”

    老院长一惊,隐约猜到了对方要说的故事。

    “是的。”

    “十五年前的夏天,你孙子被邻居家的孩子拉上山去玩了一天,到晚饭都没有回家。你不放心,就带了条猎犬去山上找他们两个。那座山是座原始森林,终年不见人烟,林子太大了太大了,你找了晚上两点钟依然没有找到,就在你准备回去拉人手帮忙一起找的时候,你听到几个孩子的尖叫声。以为是你的儿子,就根据声音方向跟了过去。”

    韩城絮机器人一般不带情绪的讲述着这个故事,老院长目瞪口呆的听着韩城絮空洞的声音。

    “然后你突然发现了一个火堆,几个中年男子正围着几个被绑住的孩子。你吓坏了,但也不敢大声呵斥,怕打不过几个男子反而把自己陷进去。于是你把狗放走了,关了灯隐藏在黑暗里静静的看着一切。你在几个孩子里发现了自己的儿子和邻居家的孩子。”

    韩城絮停顿了一下,食指敲动,弹掉已经接近两厘米的烟灰。深吸了一口烟,又缓缓的吐了出来。

    “然后呢,然后你看到几个中年人贩子,开始折磨几个小孩子。先是有个女孩儿不听话,人贩子本想把她卖给山里的农夫,长大了当媳妇儿娶,没想到小女孩告诉农夫几个人贩子贩卖了她好几次了,每次都是收到钱之后,隔天就把她偷回来。农夫害怕了也急眼了,组织村里的人把几个人贩子打了出来,把女孩儿留下了。”

    “女孩不想一辈子呆在山里,更不想让一辈子都没刷过牙的老农动她,于是当天晚上就往山下跑。这帮人贩子分两队,一队人卖孩子一队人抢孩子。正好抢孩子那队人偷了两个孩子正往深山里钻想躲过追杀的人,看到疯狂往山下的小姑娘,就明白了怎么回事。拉住小姑娘又绑了起来。”

    韩城絮沙哑冰冷的嗓音,像一张砂纸摩擦在老院长的心脏上,老院长下意识的想要捂住耳朵。

    “啪——你特么给老子听着!”韩城絮伸手甩在老院长抬起的小臂,老院长登时感觉手臂被置于火炉之上,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本魁梧的背影变的佝偻。

    “认真听着。这个故事我花了好些年才弄清楚。你不认真听,我就让你生不如死。我说道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