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3章 韩冰的秘密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4本章字数:2969字

    然后,那少年问道:“你是韩冰请来参加派对的客人吧?”

    林安想了想:“嗯……可以这么说吧,我是跟朋友一起来的。”“你这个样子,也没办法回舞会上去了……”少年淡淡的扫了她一眼,“跟我来。”说完后,他便迈开修长的腿,大步往前走去。

    “啊?”林安没有反应过来他这话是什么意思,愣愣的站在原地。走了几步后,发现林安还没跟上来,少年回过头,微微皱眉:“还不快点跟过来?”大概是被冷水给浇得有点头昏脑涨,林安稀里糊涂的就跟了上去。他直接带着她从一旁的木制楼梯上了二楼,带进了一个很舒适雅致的房间里。进门后,林安不知所措地站在门边,看着从自己身上不断滴落的水珠滚落到舒适精致的地毯上,心中越来越不安起来。

    这……要是弄坏了他们家的地毯该怎么办?还有,这个男生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对韩宇的家这么熟悉?就这样把她带进房间,不会有问题吧?就在林安局促不安的时候,男生朝着她走过来,随手扔给她一条柔软宽大的浴巾。他说:“先擦一擦。”紧接着,少年又打电话叫来了一个看上去像保姆的中年女人。他平静地盼咐道:“这位小姐的衣服出了点意外,吴嫂你帮她处理一下吧。”吴嫂和蔼地笑着说:“好,没问题。”跟保姆盼咐完了,带林安进来的那位少年就转身离开了房间。

    他离开后,吴嫂看着林安的狼狈模样,惊讶的说道:“天哪,你这是怎么弄的?浑身上下都湿透了,冻坏了吧!”林安不好意思地说:“我不小心打开了冼手间那个坏掉的自来水开关,然后……被喷了一身。”

    “哎呀,那真是不好意思,那个水龙头坏掉了,一拧太大了,就总住外喷水,因为那个洗手间位置偏僻,也没什么人会去,所以一直没找人修,真的很抱歉。”

    吴嫂说着,飞快地拿来一件全新的浴袍,然后让林安换下湿掉的礼服,她去帮忙烘干。

    趁着这个空当,林安一边用吹风机吹着头发,一边偷偷地打里着这个房间。很明显,这里的布局是个客房,看着里面整整齐齐摆放的几件物品,不难推出这里面住的客人是位男生。

    应该……就是刚刚带她进来的那位少年吧?

    他在韩宇的客房住着,那么,是他的什么人呢?

    林安心中也有点微微的恼怒,刚刚的处境实在是太狼狈,她都没看清楚帮了她的这个男生到底长什么样子,只记住了一个大概的轮廓,她只记得,那是一个很高很瘦的少年,看上去似乎跟她差不多大,很有气质的样子。除此之外,林安也不知道更多的讯息了。

    收抬好自己后,林安重新回到了派对上。现在大家似乎都在玩着什么有趣的游戏,场中的气氛一片热闹。林安在场中扫视了一圈,发现纪天泽正和米儿一组,在跟另外一对男女斗舞。

    纪天泽跟米儿两人又间的配台非常棒,默契一流,另外一对被他们虐的不要不要的。

    整个派对都是热闹非凡,气氛比林安刚刚离开时要嗨多了。忽然间,林安注意到,在大厅角落的沙发上,韩城絮正独自坐在那里,神情略显不耐地在大厅里扫视着,像是在寻找着什么。

    他略显孤寂的身影,与周围热闹的氛围有点格格不入,林安差点忘了,今晚她是韩城絮的舞伴。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个打扮优雅的女孩翩翩地走向韩城絮,巧笑嫣然的凑过去。

    然而,出人意料的是,她才刚说了一句话,就被韩城絮冷着脸不耐烦地赶走了。虽然隔着这么远的距离,林安听不到他在说什么,不过,肯定不是什么好话,因为那个去搭讪的女孩子都快要哭出来了,然后转身低着头快步离开……看到这一幕,林安不禁哑然失笑,韩城絮对那些想接近他的女生,还真是一点都不客气啊。

    林安还未来得及敛去面上的笑容,突然韩城絮恰好扭头看过来,韩城絮直直的看进她的眼睛里。在对上她目光的那瞬间,韩城絮冰冷的表情似乎有那么一瞬间的缓和,就像是突然松了一口气似的。随后,他站起身来,穿过热闹狂欢的人群,快步走向她。

    韩城絮站在离她一步远的地方,声音微冷地说道:“你刚刚去哪里了?为什么消失这么久?

    整整一个晚上,韩城絮都觉得自己的心里莫名的不舒服。

    他刚才虽然头也不回地转身离去,但却一直不由自主地偷偷注意着林安,看着她笨拙的跟韩霖在一起跳舞看着她面对韩霖时温柔的模样……真的很碍眼。就在韩城絮觉得忍不下去时,林安终于停止了跟韩霖的舞,独自去了洗手间。

    可是没想到,她这一去,竟然消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韩城絮竟然有些担心,生怕她会出什么意外,他很想去寻我她的踪影可是在他的内心深处,却有一个声音在冷冰冰地告诉自己,林安是他的舞伴而已,还不用他操什么心。

    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林安始终没有出现,韩城絮的心里也越来越不安起来。就在他忍不住想要起身去找她时,她出现了。那一刻,韩城絮也没有多想,甚至已经忘了他还在生林安的气,没有任何退疑地起身就走到了她的身旁。

    此时派对上的乐队正表演到兴头上,大厅里被喧嚣的音乐声所境满,震的耳朵微微有点痛。

    林安听得不大清茫,于是仰头看向他,又问了一句:“你说什么?”韩城絮又往前一步,在离她很近的地方停住。派对炫目流转的灯光下,韩城絮高大的身影几乎将林安完全的覆盖。

    他低头凝视着她,好听的声音缓缓地道:“我说,你刚刚跑哪里去了?怎么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一个小时?”林安扯了扯身上已经恢复原样的小礼服:“刚刚去洗手间发生了一点点小意外,去处理了。”“什么意外?”“也没什么啦,就一点小事,已经处理好了。”

    林安觉得心底又开始有些不安,她下意识的就想住后退几步。不料,韩城絮却突然出手,林安心中一惊,挣扎了几下:“你想干什么?”

    韩城絮不由分说地带着她往热闹的舞池里走去:“来这个派对当然是要跳舞的,再说了,你今晚可是我的女人,你就安心陪我跳一支舞吧”

    林安满不在乎地说:“我不会跳舞。”

    “可是,以后有很多正式场台,都是需要跳舞的,你起码得把最基本的学会吧?”林安别过头去,没有吭声。看她这样,韩城絮心中也是不舒服的,之前还答应的好好的,就因为我说了她是他的女人吗……

    他一如反常耐着性子说:“是我之前考虑的不够周全,也没问问你会不会跳舞,就把你带来做我的舞伴,你跟我来,我先教你最简单的动作吧,这里人太吵,我带你去外面练练。”说完后,他拉着林安的手腕住别墅外面走去,一直走到庭院里。

    刚到外面,只穿了一件小礼服的林安就被东得打了个哆嗦。

    秋夭的夜晚还真是冷啊!注意到她的动作,韩城絮没有任何迟地脱下自己的外套,随手披在她的身上。帮她穿好后,他略带嫌弃地说道:“都这么冷了,还穿这么少干什么?想臭美也得有个度吧?”

    林安瞪了他一眼,说:“在里面很本不冷好不好?大少爷,是你非得把我拖出来的……”

    “我也没办法啊,让你来给我做了舞伴,却偏偏忘了教你跳舞。”韩城絮似笑非笑的盯着林安,那冷冷的语气好似是在等着看她出糗。如此诡计多端又神通的一个女人,连舞都不会跳,不知道当初是如何在一些场合行走的游刃有余的。“等我们订婚的时候,还有贴面舞会呢,难不成你不打算参加?”韩城絮嘴角扬起一丝微笑。

    林安听后做了个拖住下巴状说:“谁说要和你订婚了?什么舞会和我有什么关系。”

    “所以,你也没想去孤儿院看一看?”林安被韩城絮问的有点卡壳。这家伙竟然又开始威胁人,大少爷就了不起吗,有别人把柄就了不起吗?林安此时觉得韩城絮似乎越来越让人讨厌。不过,其实小时候在孤儿院时,她最好的朋友就是一个很喜欢跳舞的女孩,每次院长举行庆典活动时,她都约了林安好多次去跳舞,可是因为林安不感兴趣所以都拒绝了,这让她的朋友失落了好久。林安的内心深处,也是很羡慕那些跳舞跳的好的女孩子。

    再看看林安现在,估计谁跟她跳舞她就会睬死谁,以后再怎么出入那些名流的Party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