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7章 几丝痛楚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4本章字数:1891字

    接着,就是敲门的声音,纪天泽的声音有些急促,“林安,睡了吗?”

    从床上起身,林安打开门,看到此时的纪天泽一脸急切。“城絮晕倒了,可现在必须吃药,但我们怎么喂也喂不了。”

    他话里的意思很明显,林安知道他来的目的,像今天那样问出了口。“你们都喂不了,难道我能做到?

    “少爷对你真的很好,您就过去一趟吧?”管家也开始着急了。面对管家的不断请求,最终,林安只能同意。

    跟着他来到纪天泽住的房间,在看到房间里的情景时,忍不住怔了一下。

    只见韩城絮正躺在床上,双眼紧紧地闭着,平时盛气凌人的男人脸色也带上了几分苍白。纪天泽带过来的几个人,也站在床边,他们也一脸焦急,手里还拿着一个黑色的瓶子。

    “可能是因为少爷今天正好发着烧,也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现在他潜意识里在抗拒我们做任何事。”管家在一旁解释道。

    “他这是什么旧病?”林安极其自然的问出了口。

    “少爷小时候心里受到过创伤,因此留下了病根。”管家只是简单的提了一句。

    本来林安也只是随口一问,见管家明显不愿意多说,也没有再说什么。

    “少爷现在没有意识,但这药纪先生说了,他今晚是怎么也要服下的。”管家继续说道。

    几个男人看着突然出现的林安,神色有些诧异,这会听到纪天泽似乎要让这个女人帮助少爷服药,心里止不住的疑惑。

    “这……”知道他们心里在想什么,纪天泽接过他们手里的药瓶,把它递给了林安。

    “林小姐,靠你了。”他的语气很是坚定,仿佛知道她就一定能成功,林安不禁眉头紧皱。

    他们都说了韩城絮没有意识,还怎么让她去帮助他服药?她慢慢地来到床边,看着床上昏迷的男人,脸上一片复杂。什么时候见过韩城絮这副模样?褪去了强大,和普通人并没什么两样。

    但即使如此,现在的他,仍然让人觉得害怕。林安靠近床边,把瓶子的盖打开,试着送到他的嘴边,但男人却怎么也不肯开启薄唇。“我就说了,找我也没什么用。”她试了几次,结果都是这样。

    她皱皱眉,想拒绝,但纪天泽的声音却变得低低的,“……拜托你了。”

    终于成功地喂了进去,林安起身的。

    “林小姐,就知道您一定可以。”管家的声音有些欣喜,示意着她继续喂药。

    “林小姐,谢谢您。”事情过后,管家真诚地道谢。

    林安脸上仍然带着一丝窘迫,虽然她已经极力的掩饰了,但还是无法做到自然无比。

    “我回去睡觉了。”她丢下这么一句就想离开,但身后的男人却突然抓住了她的手。

    “别,别走……”林安一怔,似是没想到韩城絮在这个时候会拉住自己的手。她挣扎了几下,发现男人的力道大得可怕,手腕上几乎都有些泛红了。

    管家轻叹了一口气,“您就在这里陪着少爷吧……少爷,好像并不想让您走。”

    说完纪天泽邪魅的笑着,带着那些人出去了,临走前还对她说了一句,“林安,留意一下他的状况……这里,拜托你了。”

    林安眼见着他们关上了门,而自己的手却还是被床上的男人抓在手里,忍不住扶了扶额。这都是些什么事?周围恢复平静,她看着昏迷的韩城絮,不知道此时是什么心情。

    按道理,她不是讨厌韩城絮的么?可为什么看到韩城絮这副模样,心里却没有意料之中的开心呢?反而……居然会有一丝丝的……沉闷?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认真观察过这个男人的样子,林安不受控制地低下头,在他的脸上打量起来。

    不知怎么,林安看着他的脸,居然产生了一种冲动。她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在他的脸上捏了捏。

    林安在床边坐了一会,困意就一阵阵的袭来。

    她用另一只手撑在床上,头顺势靠在手上,就这样慢慢睡了过去。期间,因为手不能动,所以她一直保持着这样的姿势。

    到了后半夜,她睡得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床上的男人从嗓子里溢出了一句话。

    “安安……”瞬间就被惊醒了,林安睁开眼,见他的眉头紧紧地皱着,而脸上也闪过了几丝痛楚。

    ……头痛?她同样皱了皱眉,他怎么会露出那样的情绪?听着他一声声喊着自己的名字,林安只感觉他每叫一声,心就隐隐作痛。

    最后,她破天荒地开口,语气带着几丝安抚,“我在这里……”说出口的时候,自己都被惊到了一下。这是她的声音么?对他居然会这么的……温柔?

    林安干脆不再管他了,接着睡觉,好在韩城絮也不再出声了,四周又归于安静。本以为就会这样一直睡到天亮,但林安是被手中的温度烫醒的,她感受到男人的呼吸越来越灼热,而手心里的温度也越来越高,小脸紧紧纠在了一起。

    他还在发着烧……难道温度又变高了?林安想到他晚上把衣服裹在自己身上,而他却只穿了一件薄薄的衬衫,唇不禁抿了抿。晚上的风那么大……

    这个时候,她突然想起了自己当初发烧的那次,听下人说,他好像是一直守着自己……

    试着掰开他的手,韩城絮抓着她的力气好像没有之前那么大了,林安轻轻站起身,向着浴室的方向走了过去。

    她这个人,一向不喜欢欠别人什么……找了一块毛巾,然后用水打湿,林安接着来到床边,轻轻替他擦拭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