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0章 解药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44本章字数:2822字

    南烈无所谓地耸耸肩膀,看到韩城絮的怒气,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以前,这样的话,他又不是没有说过,也没看到他这么大的怒气。

    韩城絮长臂一轮,一拳打在了南烈的鼻子之上,南烈应声倒地。动作之快,让南烈没有一刻躲避的机会。动作之狠,南烈的鼻子上马上就流出血来,估计得是粉碎性骨折。“啊!”南烈捂住自己的鼻子,在地上打了好几个滚,才勉强站起来。

    随即,就在韩城絮的脸上给了一拳。他们这一伙人,都是一群二世祖,富二代,谁的家世都不会比谁差多少。他们南家虽然比不上韩家在A市的地位,却也是根深蒂固,正宗的名门望族。

    “韩城絮!”林安气的提起了裙子,两步走上前,一脚就狠狠踢了南烈。南烈痛的猛的蹲下去,表情狰狞地骂骂咧咧道:“韩城絮,你疯了?竟然打我!”南烈忍住剧痛,愤怒地吼道,他不敢相信,韩城絮竟然打了他一拳。

    “你找死!”

    本来不想再动手的韩城絮,在听到那两个字之后,又在南烈的鼻子上补了一拳。

    然后,他整个人压在南烈的身上,一拳一拳地打下去,又狠又准。南烈都口吐鲜血了,他还是没有停止下来。

    “韩城絮,够了!够了,不要再打了!”林安去拉韩城絮,她真怕他会在这里弄出人命来。

    一边的丽萨早已经没有了人影,在韩城絮打到南烈的第一拳的时候,就没有了人影。南烈已经晕了过去,像是死尸一样,任韩城絮捶打。

    “韩城絮,你够了!再打下去会打死他的!”

    “他该死!他该死!”韩城絮疯狂地喊道,显然已经打红了眼,停不下来,排山倒海的愤怒已经把他所有的理智全都淹没。

    林安的身子怔住,他说什么?他是说因为南烈侮辱自己,他才会这样打他的吗?一阵悸动的暖流,从心里缓缓流过。

    “韩城絮,不要再打了!”虽然林安也非常生气,想要教训教训这个男的,可从没想过要下这么狠的手,弄出人命来啊。

    “不要!”

    林安劝说没有用,最后只得拉住韩城絮的身子,他才停了下来。跌坐在地上,喘着粗气。眼神狂乱,愤怒还没有完全消散。

    “不要打了,他已经晕过去了,不会再说了。”林安拉着韩城絮的身子,轻声安慰到。韩城絮今天的状态,着实让林安吓了一跳。虽然在外什么样的狠人她都见识过,但是像韩城絮突然失去理智像失心疯一样变得如此残暴,真的吓到了她。她看到韩城絮怒红的双眼,眸子里似乎都要渗出血来,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极其变态,就像是一只魔鬼。虽然餐厅里很多人看到了这殴打事件,但是因为殴打和被殴打的人的身份都不容小觑,都不敢报警,都不敢上前,最后只是偷偷开溜。

    不一会,刚才还满座的餐厅,已经没有几个人了。

    林安打了急救电话,然后韩城絮给自己的律师打了电话,交代了一下事情的经过,就拉着林安离开。

    他拉着林安上车,一直往前方开着车。也不说话,也不看林安。顿时,车里一片死寂,没有一点声音,只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声。林安本来是打算吃完饭就回家的,但是发生了这样的情况,看到不发一言的韩城絮,也不敢提回家的事情。只是安静地坐在副驾驶位子上,不时地望向韩城絮。他是后悔了吧?为自己打了南烈。他们毕竟还是朋友的,而自己只不过是他的女伴而已。

    “你这个家伙,其实你没有必要为了我,打南烈的……”林安开口,嘴角勾出一抹苦涩的笑意。

    韩城絮的车陡然停了下来,回眸,望着林安,“为什么??”他的眸光泛着一丝的血红,眉头紧紧皱着,自己为了她,她竟然一点都不领情吗?

    迎上韩城絮的眸子,林安不允许自己退缩。在刚才听到那句话-他该死!他该死!

    她的心就有一阵悸动,现在更是不断地回想着那句话,那句话影响着她,让她分不清自己的心。

    “因为,我只是你的女伴而已。

    “你说什么?你说你是我的女伴!”他捏住林安的下巴,让她与自己对视。

    林安感觉自己的下巴生生的疼,她想要抬手打掉韩城絮捏住她下巴的手,一抬眼正好撞向韩城絮的那双眸子,越来越冷。一片寂静,车里的人什么话都没有说。然后一会儿韩城絮慢慢放开了手。

    林安还没有坐稳之前,韩城絮猛的挂档,轮胎与地面摩擦发出刺耳的响声,随即韩城絮好似发疯了一般,用力一脚踩向油门,瞬间车子如离弦的箭一般,向前冲去。

    他也不看身边的林安,只是冷冷地吐出几个字,“把安全带系上!”然后就不在说话,只是狂踩着油门。

    林安来不及多想,马上系上安全带。

    韩城絮双手抓紧方向盘,青筋凸显,嘴角紧紧地抿成了一条孤单的弧线。

    前方信号灯由黄转红,不少车子都放缓了车速停下来。

    韩城絮却没有一丝要停下来的样子,再次狠踩油门,精准的从辅路的空隙间掠过前边的车子,此刻的韩城絮已经彻底的崩溃,失去理智,他再猛的一踩油门,林安猛地一头扎向前,跑车直冲过红灯,在车流之中横行而过。

    车窗外,刹车声不绝于耳。原本秩序井然的路口,顿时乱作一片。林安屏住呼吸,大气都不敢喘,只是紧紧地抓住安全带……

    不知道突然想起了什么,韩城絮把油门一踩到底,来来往往的车流里,韩城絮眼尖的在这当中寻了个狭窄的空档,这时的他并没有选择停靠下来,而是猛的方向盘打死。

    林安经过一阵天旋地转之后,发现车身竟然急转了个方向,在根本不允许掉头的路口,横行霸道而去。

    林安大惊:“你是疯了吗?竟然逆行!”他要死,不要拉上自己啊!

    车子终于停了下来。

    韩城絮坐在车上,什么都不说,只是沉默地望着前方,眼神忽然变得有点涣散起来,好像是陷入到了什么回忆之中。

    林安环视了一下四周,感觉阴森可怕,周围没有什么灯光,好像是到了郊外一样。

    过了一会,当她的眼睛终于适应了这样的黑暗之后,惊恐的发现,这里竟然是墓地!心中生出无限的恐惧。

    她缓缓地回头,看向韩城絮,发现他也正在看着自己,他的眼睛好亮好亮,在细看去,里面是无限的孤单,好像已经沉淀了千年一般,然后孤单幽幽转为沉痛的绝望。

    那样的绝望让她心痛心惊,林安不明白,韩城絮的眼中为什么会有那样的绝望,他心里到底藏着什么?韩城絮从小就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人,过着为所欲为的生活……

    而一旁韩城絮的脸色瞬间变得如纸张一般苍白,涣散的眼神下一张孤独而又无助的脸,额头上也陡然出现了巨大的汗珠。

    “韩城絮,你怎么了?”

    林安小心翼翼地问道,这样的韩城絮看上去,又是脆弱的,好像只要轻轻一碰,就会碎掉一般。

    “韩城絮?你没事吧?”

    “韩城絮?”

    林安连着叫了好几声,韩城絮才回过神来,苍白的脸色恢复正常,眸中那些多余的情绪,也被他匆匆敛去。他不要让任何人看到他那个样子,特别是林安。

    在妹妹死后,为了报复那些见死不救的人们,韩城絮成了一只恶魔,他一边愧疚着自己的无能,另一边又迁怒于那些被共同绑架的人。这些年,不知是为了自我救赎来减轻内心的自责,还是韩城絮已经彻彻底底变成了一个变态的魔鬼。他不断的去复仇,去摧毁。

    韩城絮在听到这两个字的时候几乎有些精神崩溃。强烈的复仇欲又在心中狠狠地燃起。最后一个了,只剩最后一个了可为什么?为什么是她?韩城絮的眸中有什么东西在忽明忽灭。

    所以刚刚的韩城絮已经完全是失去了理智。好像只有像那样急速的速度,才可以让他甩掉心里的痛,然后他就不自觉地来到埋葬他妹妹的这个地方。

    “我们……”

    林安觉得刚才的韩城絮一点都不正常,小心翼翼地开口。生怕自己会再惹怒他,在这样阴森的墓地里,她确定,惹怒他的下场是悲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