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章 重回地球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0本章字数:2337字

    林浩悠悠醒来,发现身处密闭的漆黑空间内,身上绑着拇指粗的绳子,嘴巴也被塞上了破布,一副被人绑架的样子。

    颠簸移动的感觉传来,林浩很快判断出,他此刻处于一辆货车的车厢内。

    灵元大陆没有轿车,莫非我回到了地球?

    林浩面露惊愕之色,下意识的使用神识,发现神识还在,体内真元充沛,依旧还是筑基期的修为。

    心念一动,林浩的身体便悬空漂浮起来。

    这样的场景,若是被人看到,定然会以为见了鬼,亦或是在观看魔术表演。

    然而,这只是筑基修士最基本的能力:御空飞行。

    胳膊轻轻一挣,林浩身上的绳索寸寸断裂,随后他摘下嘴里的破布,一拳轰在车厢上。

    砰的一声响。

    坚硬的不锈钢车厢,被直接轰出一个拳头大的洞,外面的微弱光线,顺着孔洞照入车厢。

    顺着孔洞往外看,外面一片漆黑,明显是在晚上,随着车辆的行进,道路两边的树木,似是在不停倒退。

    林浩抓住孔洞边缘的钢片,就如同在撕扯纸片一般,轻易的扯出椭圆形的大孔洞。

    待到孔洞的大小,大概可容身体钻出去,林浩脚尖点地,纵身飞窜而出,轻飘飘的落在车顶。

    货车行驶在柏油马路,狂风吹拂而来,林浩身上的灰色长袍,发出猎猎声响。

    路上车辆稀少,偶尔有车子路过,也因为天色漆黑,没有看到货车的车顶,还站了一个大活人。

    周遭的景物,笼罩在一片夜幕之中,林浩看了一会,感觉很是陌生,并不能认出是什么地方。

    只是当他目光远眺,看到远处的村庄,熟悉的各种地球建筑,屋顶的太阳能,卫星天线锅等物品的时候,冷峻的脸色,多了一些笑容。

    看来我真的回到了地球……

    林浩呢喃着,脑海里浮现出往昔种种。

    林浩来自江州下辖的园寨县,十六岁那年,父母出车祸离世,留下他和妹妹林倩相依为命。

    高中毕业之后,林浩就出来打工赚钱,供养品学兼优的妹妹。

    林倩天资聪颖,自身又够努力,不负林浩期望,二零一四年的高考,以608分的成绩,被一类本科江州大学录取。

    二零一五年八月二十号,正好是七夕情人节,结婚的特别多,林浩以前在酒店认识的同事,也赶在这天结婚。

    林浩在一家餐馆做工,向老板请了一天的假,骑着电动车,到同学所在的农村参加婚礼。

    婚宴上喝了很多啤酒,林浩回来的路上停下小解,在路边的草丛,捡到一个玉珠子。

    这枚珠子直径大概两厘米,触手有温润感觉,通体呈现出白色,晶莹剔透,看起来很漂亮。

    林浩一见就很喜欢,正要把珠子装进兜里,珠子散发出七彩的光芒,竟是把他带到一个叫灵元大陆的地方。

    那是一个和华夏明朝很是类似的世界,凡人和修士并存,修士掌握强大的力量,地位高高在上,是世界的主宰。

    林浩初到灵元大陆,经历过两个月的苦难日子,巧遇华元宗的收徒大典,因为身具灵根,成功拜入华元宗,踏上了修炼之路。

    经过七年苦修,林浩成就筑基修为,回到洞府喝酒庆祝的时候,多年不见动静的玉珠子,再次散发出七彩光芒。

    林浩抗不住巨大的吸扯之力,昏迷中被珠子从灵元大陆,带回到当初捡到珠子的地方,结果一醒来,却是被人绑着,还被装进货车的车厢内。

    前尘往事一闪而过,林浩放出神识,扫在驾驶舱,很快‘看’到了两个男子。

    其中一个光头男子正在开车,另外一个年轻男子染着黄发,胳膊上满是纹身,坐在副驾驶座,手里把玩着一枚银色的戒指。

    戒指的正面,刻有龙形图案,内壁刻着一个浩字。

    那是林浩的储物戒。

    光头点了一支烟,美美的抽了一口,笑道:“玛德,合该我们多赚一笔,跑一趟空车,竟然都能遇到昏在路边的肥羊。”

    黄毛把戒指套在手上,抬起头说道:“不知道那厮什么来历,竟然穿着长衫,弄得像是古装片场里跑出来的演员。”

    光头道:“管他玛德什么来历,落在我们手上,就是赚钱的工具。”

    黄毛点头道:“嘿嘿,把他送到王老大那边,两万块就到手了。”

    听着两人的对话,林浩大概知道他被当做了肥羊,要被卖给别人,用途还不清楚,估计也没什么好事。

    车内的两人,并不知道肥羊已经脱身,兴奋的规划着拿到钱之后,该去什么地方潇洒。

    黄毛说去金海岸洗个澡,找两个妞好好的爽一把,光头则是要去场子里玩牌。

    “娘的,上次输了三千多,这次我要好好的翻本。”

    光头嘴里的本字刚刚落音,骇然看到车窗外,多了一个脑袋。

    哎呦,我滴妈。

    光头惊叫一声,下意识的紧急刹车。

    黄毛没有系安全带,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抛飞,撞在了挡风玻璃上,脑袋也被磕出一个豁口,鲜血哗啦啦的流了出来。

    擦了一手的鲜血,黄毛疼的龇牙咧嘴,气急败坏的骂道:“玛德,你搞什么鬼?”

    “有,有人……”

    光头满脸震惊之色,随后就看到窗外那男子,一拳轰在车窗上。

    砰。

    玻璃炸裂……

    林浩的拳头丝毫无损,伸进玻璃洞,从内里打开车门,再抓住光头的脖子。

    光头近两百斤的体重,在林浩的手里,如同小鸡仔一般,被他从驾驶室扯了出来,直接甩了出去。

    啊啊啊。

    光头身处空中,发出凄厉的惊叫声,身体越过马路,落到路边的玉米地里,摔得惨嚎连连。

    “你,你,你怎么跑出来了?”

    黄毛看着林浩,一脸的震惊之色,说话不利索,鲜血也顾不得擦了。

    林浩没有说话,如法炮制一般,将这黄毛从驾驶室扯出来,狠狠丢了出去。

    咔吧。

    黄毛很是不幸,左腿直接被摔断,发出杀猪般的惨叫,配上一脸的血迹,如同狰狞的恶鬼。

    林浩跳下车子,走到黄毛身边,抓住他的手,摘掉那枚银色的戒指,戴在了自己的手上,这才低声说道:“不告而取是为偷,我最憎恨小偷,所以断你一条腿。”

    见识到林浩的手段,黄毛吓得快要喷尿,艰难的说道:“哥,我,我错了……”

    林浩蹲下来,一字一顿的问道:“你们是在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遇到我?”

    黄毛疼的分外难受,全身大汗淋漓,回答的稍微迟了一些,就被林浩一掌拍在后脑勺,很干脆的晕了过去。

    看着刚刚爬起来的光头,林浩缓缓道:“我把他打晕了,省得他受罪,你来回答我的问题。”

    他被绳索绑住身体和四肢,是怎么出来的?

    光头视力很好,目光扫过车厢,借着朦胧的星光,看到了林浩破开的孔洞,顿时目瞪口呆。

    钢片的断茬处,带着锋锐狰狞的气息,更让他头皮发麻,身体不受控的颤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