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章 美女很记仇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0本章字数:2409字

    救治期间,林浩半抱着陈梦雨,两人的身体不时接触,感觉到她的肌肤细腻无暇,触感真个销魂。

    林浩正处于血气方的年龄,呼吸之间嗅到好闻的香味,身体很快热了起来。

    不过,他没有趁机占便宜的想法,只是专心的救治,很快平复了心猿意马。

    如此弄了一分多钟,陈梦雨终于悠悠醒来,发现身处林浩的怀里,当即吓了一跳,挣扎着要起来。

    “别怕,是我救了你,你要站稳了。”

    林浩把陈梦雨扶起来,缓缓放开了手。

    陈梦雨站稳身体,目光扫视一番,发现追杀她的两个男子,全部被打晕了,顿时心内一松。

    得救了,我得救了,谢天谢地,哦,不,是感谢这帅哥。

    即便林浩长得貌丑如猪,此刻在陈梦雨的眼里,都是世界上最帅最帅的男人。

    长嘘了一口气,陈梦雨流下了激动欣喜的泪水,慌不迭的道谢:“谢谢你救了我,谢谢你。”

    林浩问道:“你认识他们吗?”

    “我只认识那个寸头,他叫刘辉,性取向有些不正常,曾和我的朋友一起做生意,半年前就撤股了,此后就没见过他。”

    陈梦雨说话的时候,仔细看着林浩,二十来岁的样子,长相不丑不帅,身形挺拔健硕,好似一柄长枪,给人一种很锋锐的感觉。

    陈梦雨自小到大,见惯了帅哥俊男,却是最讨厌奶油娘炮的男人,喜欢充满阳刚英武气息的男人。

    林浩正好符合陈梦雨的喜好,又救了她的性命,内心产生一阵阵的涟漪。

    “我在怀源市办事,回来的路上给车子加油,在加油站遇到刘辉,他说要回江州,想搭我的车,因为是熟人,我也没有防备,被他用电击器电晕了。”

    陈梦雨继续解释着:“我被刘辉囚禁在郊外的一处宅子里,距离这里大概有五里地,我找机会逃了出来,被他们发现,一路开车追逐……”

    听着她的讲述,林浩明白了事情的来龙去脉,皱眉问道:“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里必须要进行善后,我也没有经验,等下我打电话给我哥哥,让他来处理。”

    说完之后,陈梦雨走到刘辉的身边,发现他的左手和左腿,呈现出诡异的角度,明显是断掉了。

    想起今天的遭遇,愤恨涌上心头,陈梦雨抬起手来,左右开弓,狂甩刘辉的巴掌。

    啪啪啪啪的打脸声传来。

    刘辉还在昏迷中,被打的脸颊通红,嘴角都破皮流血了。

    足足打了二十多下,陈梦雨打得累了,手也麻了起来,累的气喘吁吁。

    没想到这一番打脸,竟然把刘辉给打醒了。

    看清楚状况,刘辉下意识的想要爬起来,却是牵动伤口,痛得龇牙咧嘴,颓然倒在地上。

    “刘辉,谁派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陈梦雨冷冷的质问,刘辉一脸痛苦的解释:“最近我比较缺钱,想要弄点钱花,也没特意针对你,正好在加油站遇到了……”

    陈梦雨不知道他说的是真是假,没有再去询问,转身跑向旁边的奔驰车,取出自己的挎包,翻出内里的手机,开了机之后就拨打电话。

    刘辉吓得要尿了,他知道陈军的手段,如果落在他的手里,肯定要去见阎王。

    “梦,梦雨,不,陈小姐,别,别告诉军哥,我知道错了啊,给我一个机会……”

    刘辉艰难的爬起来,不停的求饶。

    “对你这样的人渣,只是认识错误,并没有丝毫作用。”

    陈梦雨冷冷的说:“若不是有人救我,我不知被你们糟蹋成什么样子,就算你们不杀我,我失了清白,岂能有脸活下去?”

    “你们作恶的时候,不会为我考虑,没有给我一个机会,现在求我给你们机会,不是很可笑吗?”

    电话很快接通,陈梦雨连忙叙说起来。

    刘辉面色惨白,如丧考妣,瘫在地上,很像等待被枪决的罪犯那般。

    此时他的心里万分后悔,如果不去招惹林浩,或许就没有现在的事情了。

    挂掉电话之后,陈梦雨走到林浩身边,说道:“我哥不在江州,说是会找广元集的朋友帮忙处理,让我在这边等他们。”

    “如果方便的话,请你留下来陪我一会。”

    为了安全着想,向来不求人的陈梦雨,还是主动开口了。

    林浩点了点头,说:“没问题,等会儿我要回园寨,如果方便的话,麻烦你送我一程。”

    “我叫陈梦雨,我会亲自送你到园寨。”

    “我叫林浩。”

    “林浩,谢谢你,你的恩情,我会报答的。”

    林浩头开玩笑的说:“如果你要报答,那就以身相许吧。”

    陈梦雨神情一窒,讪笑道:“恩情不同于感情。”

    “别担心,我只是开个玩笑。”

    林浩解释了一句,又问道:“你哥找人来处理,还需要经过警方吗?”

    “应是不需要了,除非在他们到来之前,有其他人报警。”

    陈梦雨说完之后,走到昏迷的王飞身边,扬起巴掌抽在他的脸上,打得啪啪作响。

    这妞儿还挺记仇的,林浩在心里嘀咕着。

    陈梦雨打了十几下,手也麻木了,眼见王飞没有醒来,便也就停了手。

    陈梦雨的事情,暂时告一段落,林浩还得去解决和光头的事情,就走到他的身边,厉声问道:“你想死想活?”

    光头连忙道:“想,想活,谢,谢谢你救了我。”

    “带着你的同伴,赶紧走,这里的事情,就当没发生过。”

    “我,我知道怎么做了。”

    光头连滚带爬的站了起来,把昏迷的黄毛搀扶起来,艰难的把他弄到货车上,随后开车离开了。

    陈梦雨并不知道两人的纠葛,等到货车走远了,这才上前问道:“你身上的衣服很古怪,是在玩COSPLAY吗?”

    “稍等,我去换一身衣服。”

    林浩把刘辉再次打晕,这才钻进了玉米地,从储物戒取出穿越前的服饰,有T恤、牛仔裤和运动鞋。

    刚到灵元大陆的时候,林浩身上的古怪穿着,曾被当地人指指点点,议论了很久。

    这身衣服已经洗得发白,显得有些破旧,却是林浩地球人的象征,一直保留着,存在储物戒里。

    穿越的时候,林浩的年龄是二十二岁,发育已经定型,在那边生活了七年,身高还是原样,只是体型健硕了很多。

    好在这身衣服略显宽大,重新穿在身上,倒也正好合身。

    换好衣服之后,林浩伸手在眉心一捏,一枚通体透明的玉珠子,出现在他的手里。

    自从到了灵元大陆,这枚玉珠子就进入林浩的眉心,经过他的一番研究,能够自由的将珠子取出来。

    在异界的这些年,林浩一直在摸索玉珠子的奥妙,却始终无法参透,两次的穿越,全都是被动的。

    林浩有些担心,回来之后,在地球生活的好好的,或许正在和父母聊天,或许正在吃饭,或许正在和女人做某些事情,忽然就被珠子带到灵元大陆,或是被带到另外一个陌生的时空。

    在没有掌握珠子的奥妙之前,林浩即便担心,也是没有用处,很快也就不再多想。

    握着珠子贴在眉心,林浩轻轻一拍,珠子就被送到了眉心识海,随后走出玉米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