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2章 震惊全场(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2本章字数:2293字

    刘二虎的场子,单次最低都要兑换三百筹码,在这小县城来说,玩的额度有些大,不是一般赌徒玩得起,来的都是稍微有钱的客人。

    这里的客人并不算太多,整个场子也就三十来个客人,分到色子房间的只有八个。

    其中七个男客,唯独一个是女性,面前的筹码盒里,堆着高高的筹码,起码有五万块,是在场玩家中,拥有筹码最多的一个。

    林浩扫了一眼,此女看起来二十多岁的样子,留着齐耳的短发,肌肤白皙,面如银盘,标准的丰满却不胖,穿着黑色束腰长裙,越发衬得曲线玲珑。

    竟还是个美女玩家咧。

    林浩在心里嘀咕着,发现她的嘴角有一颗小痔,是大家经常说的美人痣,笑起来露出两个酒窝,别具一番诱人的味道。

    站在旁边看了两局,林浩听玩家的谈话,发现美女被人叫做芸姐,和她说话的人,语气带着恭敬和巴结,显然她很有来头。

    同时,林浩的神识,也悄悄放出来,扫描铜制盖盘内的色子点数。

    两局下来,林浩发现他看到的点数,和开出来的一模一样,脸上露出微笑。

    林浩发现这美女,两局就输掉一万块,依旧淡定的抽烟,没有丝毫恼怒和心痛之色,显然是身家丰厚之辈。

    其中一个光头男笑着道:“兄弟,别顾着看美女,坐下来玩牌啊。”

    换做穿越之前,林浩被这样调侃,肯定会面红耳赤,如今多了七年的异界生活,倒是极为平静,情绪没有波动。

    孙芸也笑着道:“帅哥,站着不累吗?”

    林浩没搭理光头,却对着孙芸微笑点头。

    孙芸伸出白皙的手指,指着旁边的空位,说:“坐下来一起玩吧。”

    那光头插嘴道:“芸姐,你是让他玩牌?还是别有深意的玩什么呢?”

    孙芸哼了一声,反击道:“光头,你得了一场病,越发的无耻了,敢调戏老娘,信不信老娘双腿一夹就把你夹死?”

    “哈哈,芸姐的腿够劲啊。”

    旁边有人打趣起哄:“光头,你的腰够不够硬?不够硬别惹芸姐。”

    光头笑道:“芸姐,我错了行吧,你可千万别夹我,我刚从医院出来,受不了你的力道。”

    “看你们那粗俗样,收敛点,可别把新来的吓跑了。”

    孙芸嗔怒的说着,更增动人韵味。

    林浩坐了下来,说道:“我的胆子真的不大。”

    “男人就不能太胆大,否则心野了起来,可就不好收了。”

    孙芸笑了笑,白皙的牙齿,红润的嘴唇,在灯光下散发着醉人的光泽。

    林浩心念一动,通过望气的手段,去观察孙芸头顶泥丸宫的气息,发现气息比较纯正,没有丝毫驳杂的迹象,竟还是个处子。

    很显然,孙芸只是说起话来荤腥不禁,性格比较开放而已。

    若她和男人交媾过,泥丸宫的气息会变得驳杂。

    若她是水性杨花之辈,和很多男人交媾,气息会变得污秽。

    对孙芸有了大概的判断,林浩的心里有些疑惑,以她这样的姿色,又到了二十多岁的年龄,应该早就有过床笫之欢才是。

    如今她还是处子,只有两个可能,第一,她喜欢女人,第二,她对男人的条件要求很高,暂未找到看得上眼的男人。

    到底是哪一个,林浩也不清楚,而他一般不会对女性用出望气的手段,如今用在孙芸身上,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铜制的色子盖盘开始工作,内里的电子转轴在转动,带动色子发出清脆的碰撞声。

    这代表着新的一局开始了。

    林浩准备加入战局,在下注之前,询问道:“怎么下注?”

    “最低下注额是两百,最高可下五万的筹码。”

    荷官解释起来,盖盘内的转轴停止转动,摇晃的色子也很快静止下来。

    荷官很有礼貌的说:“各位请下注。”

    林浩神识扫过铜制盖盘,其中两粒是五点,最后一粒是四点,加起来是十四点,开大。

    目光扫过孙芸,发现她下注在小门,林浩并未提醒,把一万块的筹码,全部下在了大门。

    这里的玩家,大都是下注几百块,有时候会下的大一些,只偶尔出现有钱玩家,单次下注上万,甚至是满额五万的状况,只是比较少罢了。

    别人就不说,孙芸输急了,或是运气来了,也偶尔会下五万。

    林浩单次下了一万而已,并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

    “有没有改注的?”

    荷官照例的询问着,开始倒数起来:“五,四,三,二,一。”

    在他数数的时候,有人由大改成小,也有人由小改成大。

    当然,也有人很笃定自己的判断,并没有改变下注,孙芸就是其中一个。

    “买定离手。”

    荷官数完五个数,说了买定离手的话,便不许玩家再更改。

    “开点喽。”

    荷官报了口令,缓缓打开铜制盖盘,露出三粒色子的点数。

    “五五四,十四点,开大。”

    荷官说完之后,身边的年轻助手,把下注在豹子和小门的筹码,全部拢到身边,随后赔注在下了‘大’门的玩家。

    林浩赢了一万,其他玩家有赢有输,总的来说,赌场这一把赚了大概上千块。

    赔注之后,下一局很快开始。

    林浩神识扫到色子点数,是三个三,属于豹子,赔率是一赔五,就把两万块筹码,全部下在了豹子上。

    连续两次梭哈?

    在场玩家的目光,盯在了林浩的身上,心里在想,这新来的家伙,玩的有些大。

    孙芸笑了笑,依旧下注在小门,其他的玩家,大门小门都在下,却都没有下注在豹子上。

    开牌之后,众人有些错愕,竟然开出五倍赔率的豹子?

    很多人在心里懊恼,为什么不在豹子下注?

    唯独林浩在豹子下注,两万筹码赢走十万,其他下注的全部输掉。

    孙芸转脸笑道:“帅哥,你两把都赢钱,很厉害哦。”

    林浩抿了抿嘴,谦虚的说:“运气而已。”

    另外有人露出羡慕之色,说:“你的运气可真好,上来就赢十一万。”

    连赢两把并不算什么,荷官还见过运气好,连赢五局的玩家,倒也没放在心上,让助手赔了注,开始了下一局。

    此时的林浩,拥有了十二万的筹码,扫了色子的点数,发现是六点开小,就在小门下了五万块。

    依照林浩的本事,把把赢钱都没问题,如果是在别人的场子,他不会这么做。

    因为一旦把把赢钱,就会被人注意,不可避免的引来麻烦,甚至是和赌场产生冲突。

    身为筑基修士,林浩并不怕事,但也不想无故和人闹出矛盾,带来一些麻烦。

    如果在赢钱的时候,同时能减少麻烦,他自然知道怎么去做。

    不过,这里是刘二虎的场子,林浩是来赢钱,加上砸场子的,自然不会去掩饰,就是要肆无忌惮,就是要把把赢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