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47章 轩然大波(一)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3本章字数:2324字

    林浩在现场并未留下丝毫痕迹,因为是改换容貌身形过来,不需要太多的担心。

    但是为了以防万一,他还是用神识,仔细的搜寻,确定没有留下头发等细小东西,这才离开了别墅。

    隔壁睡觉的女人,名字叫汪帆,被刘二虎亲切的叫做小帆儿,睡到半酣的时候,起来去卫生间。

    “十一点了,虎哥怎么还不睡?”

    从卧室的卫生间出来,汪帆开门走向客厅,骇然发现刘二虎躺在地上,当即跑了过去。

    “虎哥,你怎么了?”

    呼唤了几声,不见刘二虎答应,汪帆试探鼻息,瞬间懵住了,随后发出惊叫声,苍白的脸满是浓郁的恐惧。

    过了一会,院子里的刘飞悠悠醒来,疑惑了一会,开心的呢喃道:“我没死,我没死……那人很守信用,真的留了我一命。”

    “来人啊,救命啊……”

    听到汪帆的呼叫,刘飞连滚带爬的起来,跑去了卧室。

    毕竟是道上走了很多年的人物,刘飞很快冷静下来,刘二虎已经死了,事情不可挽回,现在必须要进行善后事宜。

    刘二虎在园寨县城是个名人,死亡消失之后,不可能隐瞒下去,迟早是要被爆出来。

    尽管刘飞不想和条子打交道,也不得不报警,让一切交给他们来处理。

    报警之后,刘飞安慰着嫂子,耐心的等待着。

    警方接到消息,当即引起震动,警局立即派遣人马奔赴现场,展开一系列的调查。

    刘飞作为重要人证,加上监控录像的存在,无论如何都不能置身事外,必须要协助调查。

    “凶手很狂妄,大摇大摆的入室行凶,没有丝毫毁掉监控的迹象,这是对我们的挑衅,必须要追查,给死者一个公道。”

    带队的警员很是气愤,发誓要把这案子给破了。

    经过刘飞的配合口供,警方得知凶手是从夜未央酒吧,胁迫刘飞到刘二虎这边。

    到了别墅内里,刘飞被打晕,醒来之后,刘二虎已经死亡。

    这些都是有监控可以查询,能够证明刘飞的话没有撒谎。

    警方当即通过监控,把凶手的影像图打印出来,在县城各个地方布控搜寻,同时派遣一队人马,到夜未央酒吧查询,力图在最短时间内,找到凶手最先出现的地方。

    整个县城的警力,全部出动开来,布下天罗地网,一旦凶徒出现,立即就会遭到抓捕。

    同时警方封锁消息,暂时没有外传,所以外界还不知道别墅内里的事情。

    ……

    林浩离开别墅,施展陆地飞腾术,沿着偏僻的巷子一路飞窜。

    他的速度很快,即便某些时候,和某些人擦肩而过,很快就远去,别人还以为看花了眼。

    十分钟之后,林浩离开别墅十公里,早就出了县城。

    找个地方,林浩施展火球术,把衣服鞋子等焚烧成灰,换成了本来面目,在夜色之中奔赴县城。

    当林浩返回到宾馆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二点了,一路之上,他看到很多警员行动,知道刘二虎之死,已经传了出去。

    洗了个澡,林浩盘膝修炼,内心极为平静。

    在灵元大陆的七年历练,林浩的经历太多太多,回到地球所做的事情,实在是微不足道,不会带来丝毫内心的波澜。

    第二天上午,林浩带着林倩回了家里。

    即便是在宾馆里住着,林倩也没闲着,一直在练飞牌抓牌的技巧,每天都要去宾馆的健身房,运动三个小时。

    经过几天的苦修,林倩进步飞快,已经能够抓到二十张飞出的扑克牌,完成了林浩的要求。

    依照林倩现在的武力值,和淬炼出的胆气,万一遇到危险的状况,应付七八个汉子,完全不成问题了。

    下午就要去市区的学校,中午饭,林倩亲自下厨,给林浩做了一顿丰盛的午餐。

    吃了饭之后,两人稍事休息,三点钟收拾行李,四点钟从家里出发,到县城的客运站。

    林倩在电话里和李雅兰,约好了一起去学校,到客运站的门口,就看到了她,正和母亲在聊天。

    “阿姨好,雅兰好。”兄妹俩上前打了个招呼。

    寒暄了几句,李雅兰的母亲,叮咛了女儿一番,得知林浩会送林倩去学校,也就放心的回去了。

    李雅兰的票已经买好,林浩去买了票,回来的路上,接到了陈梦雨的电话。

    闲聊了几句,陈梦雨直奔主题:“林浩,我听说你和刘二虎闹了矛盾,有这回事吗?”

    林浩愕然问道:“你怎么知道?”

    “比较关注你,所以知道了这件事情。”

    陈梦雨很是淡定的说着,其实内心已经澎湃激扬。

    “没什么的,他这种小县城的老大,我能应付。”

    “听说他带人找你立威,被你收拾了,肯定心里不忿,还得再行动,我打算让他找你道歉,把这件事情给结束了。”

    听到这话,林浩笑了笑,他知道陈梦雨家里的能量很大,或许能使得动刘二虎。

    但是,如今刘二虎已经去了阎王殿,没这个必要了。

    “告诉你一个秘密,刘二虎的一条腿,就是我哥哥找人弄瘸的……”

    林浩并不知道这件事情,询问了几句才知道,当年刘二虎的手下,招惹到陈梦雨,想偷她的东西,却被当场抓住。

    很快,对方带人来报复,若不是陈梦雨的朋友赶到及时,她肯定要受到损伤。

    陈军知道了这件事情,心内暴怒,当即派了一队人到县城,收拾了刘二虎,把他的腿打瘸了一只。

    刘二虎惹不起陈家,只能吞下这口苦果,才有了事后约束手下的小偷,不要随便报复事主的条例。

    即便要报复,也要调查清楚,能够惹得起再去行动。

    陈梦雨很是自信的说着:“如果他不想下辈子坐轮椅,应该会听我的话。”

    “梦雨,谢谢你的好意,这件事情我能处理。”

    林浩知道陈梦雨是一片好心,即便这番心意用不到,也要说一声谢谢。

    陈梦雨那边沉默了一会,说:“好吧,那我就不牵扯进去了,你们什么时候到市区?”

    “买好车票了,十五分钟后上车,大概五点钟到市里的快客站。”

    “路上小心,到时候见。”

    陈梦雨直接把电话给挂了,林浩捏了捏鼻子,心想,她不会是要去接站吧?

    林倩见到林浩走出来的时候,上前问道:“哥,怎么去了这么久?”

    林浩笑道:“和陈梦雨聊了个电话,估计她会去接站。”

    李雅兰并不认识陈梦雨,脸上露出一丝好奇,但也没有直接询问。

    林倩兴奋的说:“那太好了,市里的客运站,到学校有半个小时的车程,有车子坐,可以方便很多呢。”

    林浩也不好打电话给陈梦雨,说你不要来接站,我们可以自己找车,那样实在是没趣味,只能默认了。

    三人边聊天边等候,待到可以上车,便进了站检票上车。

    与此同时,刘二虎的死讯,在县城传播开来,引出了轩然大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