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79章 主动包揽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5本章字数:2438字

    张英醒来之后,赫然发现处于密闭的小屋之中,身上被绑了绳索,嘴巴也被胶带封住,旁边还有两个看守的汉子,心中哀叹一声,这次完蛋了。

    “我做事很是谨慎,几乎没有留下线索,怎会被他们发现?”

    张英心中很是疑惑,仔细思忖起来,忽然明白过来,雨夜翻墙的时候,曾被一个年轻人发现。

    被那人大喝一声,张英心急火燎之下,一个不查,便从墙上掉下来,屁股差点摔成两瓣,为了脱身只好拿出假枪恫吓。

    “肯定是那人告诉了林浩,只是他怎么找到我的呢?”

    张英接下这个活儿,自然对林浩有过调查,得知他有点武力,曾和飞虎堂的人结怨,也都不吃亏。

    不过,张英只是做电话恐吓的活儿,倒也不觉得有难度,了不起多买几张电话卡,每打一次电话,就更换手机卡。

    如此谨慎小心下来,张英自忖不会被林浩抓到,却不想爬墙被人看到,就此招了灾祸。

    张英更想不到,向来无往不利,拔出来就让人心惊胆战,不敢有丝毫反抗的假枪,竟然在林浩那边失了作用。

    真是要吐血了。

    有心想从负责看守自己的汉子身上,打探他们的来历,可张英的嘴巴被封住,只好呜呜大叫。

    其中一个马脸汉子,不耐烦的走过来,一脚踹在他的身上,这才扯下胶带,问道:“搞什么?”

    “哥,我想尿尿。”

    张英真的有一点尿意,哀求了一番,被押着去小解,等回来的时候,旁敲侧击的询问几句,得知他们是王奇的人,心内更为诧异。

    林浩和王奇之间的结交,不为外人所知,张英自然是不知的,否则要不要接下这个活儿,都还是两说。

    “这次是真的完蛋了啊……”

    张英心内忐忑不安,知道惹了林浩这种狠人,即便小命得保,起码也要落得一个断手断脚的下场。

    另外一边,林浩和王奇喝酒的时候,带走张英关押的两个汉子返回过来,还带来了两部手机,以及那把假枪。

    那汉子禀报道:“其中一部是张英的手机,进主屏的密码是5888,另外一部手机不是张英的,他说是在明珠酒吧门口,从一个女孩手里弄来的,也不知道是谁,密码也不知道。”

    “这把枪看着唬人,其实是个西贝货,小孩子玩的玩意儿。”

    汉子刚刚说完,那部手机就响了起来。

    虽然不知道手机的密码,无法进行操控,但是只要手机有电,接电话还是不妨事的。

    假枪?

    王奇也是忍俊不禁,接过那把假枪,把玩了两下,眼瞅着电话一直响,吩咐道:“接电话。”

    那汉子接了电话,询问了几句,很快就知道手机是谁的了。

    “十分钟之后,你再打来。”

    待挂了电话,汉子说:“奇哥,手机是钱多多的,被张英抢走了,还没来得及要回来,张英就被林先生收拾了。”

    钱多多?

    林浩轻轻点头,他记得很清楚,收拾张英的时候,钱多多就在一边看着。

    王奇不解的问道:“钱多多是谁?”

    那汉子倒是知道,解释道:“西城区的一个小太妹,没什么来历,手底下跟了几个小男生,也没成什么气候。”

    林浩端杯和王奇碰了一下,一口喝光了,说:“她还是周勇的表妹,先前带人到我家里,想要问我是谁打断周勇的腿。”

    周勇的腿,正是王奇派人打断,豪爽的喝完杯中酒,哈哈笑道:“原来还有些纠葛,只是她太自不量力了。”

    “小孩子而已,不用计较。”

    林浩并未对钱多多说王奇的事儿,放下杯子道:“要她的手机也没用,干脆还给她吧?”

    王奇也附和的点头,那汉子知道怎么做了,直接拿着手机到包间外等候。

    过了一会儿,钱多多再次打来电话,得知手机可以拿回来,当即就坐车过来,取走了手机。

    “听说王奇的人桀骜不驯,不是好相与的,看来也是不可尽信,他们还是很好说话的啊。”

    钱多多把玩着手机,心里嘀咕着,却怎么都想不到,多方打听的打断表哥腿的人,就在这家二十四小时营业的餐厅里就餐。

    “不对,不对,我的这手机,曾被那混蛋塞进裤裆里……”

    想到先前的那个场面,钱多多就觉得恶心,连忙把手机备份,各种资料转移出来,取了内里的手机卡,直接把手机给丢到垃圾桶里了。

    包间里。

    林浩和王奇喝了两斤白酒,两人都是海量,倒是没有一点醉意。

    有了汉子报上的密码,林浩查了一下张英的手机,通讯录里并没有孟宽,通话记录里,倒是有几个陌生电话,不晓得有没有孟宽。

    这场酒喝完,林浩和王奇变得熟络很多,交情自然也会多一些。

    马上就要天亮了,几人都是一夜未眠,吃饱喝足之后,林浩就买单告辞,顺便把张英的手机带走。

    回到家里,林浩也无睡意,思忖着最近老有人在家里搞鬼,就沉思着离家之后,能护住家里的法子。

    如果修为达到金丹期或者更高,林浩可以分化一丝神念,寄养在飞剑或是符咒之中,一旦家里有变故,随时可以催发灵物攻击。

    如果林浩钻研了阵法之道,可以在家里布置一个保护阵法,寻常人也就无法进入家里闹腾了。

    可惜林浩修为不够,也没有钻研阵道,宗门处学习的炼器和炼丹法门,没有上述作用,想想就有些抑郁。

    正在思忖着,林浩的手机响了起来,却是陈梦雨打来电话,询问查询的事情。

    林浩本来就打算,等到天亮之后,打电话给陈梦雨,问问孟宽的事儿,如今她主动来了电话,也就没有隐瞒,详细的说了。

    陈梦雨知道状况,又被他问起孟宽,心中涌现出一个念头。

    “我见过这人,看起来斯斯文文,待人接物很是老道,看起来温润如玉的人物,没想到竟把馊主意,打到了你的身上。”

    陈梦雨把她知道的,关于孟宽的信息,一一的说了出来,末了问道:“你确定那叫张英的贼子,说的是真话吗?”

    林浩摇头道:“暂时还不能确定,不过,张英吃了我的苦头,想必是不敢乱说,又被我让王奇派人羁押,即便先前信口胡掐,也该怕我核实消息为假,再去折磨他,转而老实交代了。”

    陈梦雨思忖起来,觉得他说的很对,问道:“我来帮你把孟宽约出来,怎么样?”

    林浩闻言一喜,“你有法子?”

    陈梦雨很有把握的说:“这种劳苦奔波,只知道逐利的人,我随便找个由头,让他见到有利可图,就能把他叫出来。”

    “那好,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

    “看你说的,你都救过我的命,谈什么麻烦的?”

    陈梦雨娇嗔的说着,“以后不要跟我客气,否则我就生气喽。”

    “好,我不跟你客气了,你昨天肯定也没睡好,现在天色还未亮起来,好好补个觉,再想那孟宽的事情,我下午到江州去。”

    林浩柔声叮咛几句,让陈梦雨觉得很温暖,其实她何尝是没有睡好,因为惦记着林浩的事情,翻来覆去的几乎就是没睡。

    挂了电话之后,林浩正要去睡,取自张英的手机,叮叮叮的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