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5章 电话和谈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5本章字数:2500字

    到了现在,林浩终于明白,陈梦雨对他的情丝,已是深入心扉,是愿意和他同患难,真切为他着想的女人。

    这样的女人,本身又很漂亮,性格也讨喜,打着灯笼也不好找。

    林浩不是木头人,性取向也正常,加上原本对她存着好感,此时终于决定,敞开心扉的对她,就直接道:“梦雨,你的好意我知道,其实我展现出的手段,只是你认知的十分之一二。”

    说到这里,林浩从兜里拿出一枚硬币,手指扣住,攸得一弹,硬币带出银色光芒,直接钉进了墙壁。

    陈梦雨完全看呆了,这得多大的力量,才能把一枚小小的硬币,发挥出这般的强悍?

    她也终于明白,对林浩的本领认知不足,只凭借这一手段,天下之下,尽皆可去了。

    在陈梦雨的感觉里,林浩只是十人敌的那种,即便厉害一些,总归是有限,做事不能肆无忌惮。

    刘家实力强大不好对付,陈梦雨才会担心林浩会吃亏。

    如今林浩展现出的手段,让她看出林浩隐藏的强大实力,不说天下无敌,起码收拾一个刘家,已经不成问题。

    深吸了一口气,陈梦雨压下心头的悸动,乌黑的眸子里,闪耀着关切,嘴里道:“林浩,我不阻拦你了,你一定不要大意,做事的时候,尽量不留痕迹,也能少很多麻烦。”

    “我会的。”

    林浩重重点头,握住她的手,轻轻捏了一下,仰头喝干杯中茶水,转身大步离去。

    “他握了我的手……也展现了隐藏的力量,是对我充分信任的标志……莫非,是要接受我的情意了吗?”

    看着林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陈梦雨心头思忖着,娇嫩的脸颊,闪现出一抹红晕,眼里满是欣喜。

    只是想到林浩要做的事情,陈梦雨还是紧张担忧,暗暗的祈祷了一番,并在心头推演了种种可能,做出了一些准备。

    林浩决定干掉刘飞,即便艺高人胆大,也不想以真实面目,牵扯到命案之中,出了咖啡馆,放出神识扫了一番,走进一条无人路过的巷子,翻墙进入一户无人的宅院。

    十多分钟之后,林浩从巷子里出来,已经变成了面目粗犷,身材高壮的中年人,即便陈梦雨再次见到他,也是难以认出来。

    眼见沃尔沃商务车,和刘飞的奔驰车,就在茶楼门口停着,林浩直接走了过去。

    春语茶楼是刘飞的产业,是他小圈子聚会娱乐的场所,另外发了一些VIP会员卡出去,只有持卡的人,以及他的朋友,才有资格进去。

    林浩不知道这个状况,刚到门口,就被保安拦住了:“这里只接待会员,不对外营业。”

    听到保安的话,林浩点了点头,二话不说转身就走。

    光天化日之下,林浩也没有硬闯,走到三十米外公交站台边,坐着默默等候,只要刘飞出来,立即奔袭而去。

    茶楼内。

    孟宽接连对刘飞撒谎,说什么话都圆不过去,被刘飞好一顿收拾,终于说了实话。

    “草。”

    刘飞愤恨之下,一脚把孟宽踹翻在地,拿起烟灰缸,砸在了他的头上。

    烟灰缸碎裂开来,孟宽头破血流,痛的浑身颤抖。

    此刻他的形象极为凄惨,左胳膊骨骼碎裂,软软的耷拉着,脸颊肿胀如同猪头,衣衫上满是血迹,完全看不出以往的帅气儒雅。

    刘飞一字一顿的问道:“老孟,你自己说说,这件事情,我该怎么处理?”

    “刘少,林浩那人武功太高,不是一般人能应付,为了你的安全着想,最好早点离开这里……”

    孟宽知道背叛刘飞的下场,绝对没有好果子吃,不死也要残废,所谓蝼蚁尚且贪生,他自然不想死,只能帮着出主意,希望能挽回一线生机。

    刘飞也不是傻瓜,得知林浩守株待兔,在医院等候他上门,肯定知道孟宽被带到这边,说不定尾随而来,正在外面等着呢。

    点了一下人手,刘飞心想,我这边有七个能用的,再加上保安和工作人员,差不多有十五个男人,我还藏着一把枪,管他什么武功高手,惹到老子身上,也能收拾的不要不要的。

    “笑话,我刘飞遇事儿还要躲?我的字典里,根本没有躲字,他姓林的就算长了三头六臂,也要被我踩在脚下。”

    刘飞满脸不屑的说着,所谓练家子,他见的多了,收拾的也不少,从未吃过亏,还真没把林浩放在眼里。

    “刘少,实不相瞒,我练功近二十年了,完好的状况下,对上十个人不成问题,但我在林浩手底下,连一招都走不了……”

    “我去你玛德。”

    春子一脚揣在孟宽的脸上,嗤笑道:“就你这鸟样,还一个打十个?”

    他还要再打,刘飞摆了摆手,说:“算了,总归是相识一场,春子你不要动手了。”

    “老孟,我刘飞是宁愿我负天下人,不愿天下人负我的性子,虽然咱们以往处的不错,但你联合我的敌人算计我,却是容不得你了。”

    孟宽听到这话,心头攸得冰冷,连忙翻身爬起,不停的磕头,求饶道:“刘少,看在我给你做牛做马,办了不少事的份上,给我一次机会吧,我也是身不由己,保证再也不会了……”

    “你做了初一,就要允许我做十五。”

    刘飞点上烟,深深的抽了一口,给春子使了个眼色。

    春子轻轻点头,拿起身边的棒球棍,把求饶的孟宽敲晕,自有另外两个手下,把孟宽带了下去。

    等待孟宽的下场,便是被装进大油桶,灌入水泥封住,沉到三十里外的海里,就此彻底消失。

    刘飞走到窗口,仔细看了过去,没有发现林浩的踪迹,心中在想,那家伙要对我出手,莫非没有跟来吗?

    不管怎样,刘飞还是把自己的命,看的最重要,仇敌环伺的时候,不会丝毫大意,免得有了损伤。

    思忖了一番,刘飞拿出一张未用的电话卡,拨打林浩的电话。

    林浩为了办事方便,已经把手机调成静音,手机忽然响了起来,神识扫了一下,发现来电是陌生号码。

    目光扫了一圈,林浩看到茶楼五楼的窗口,窗帘开了五厘米的缝隙,后面隐隐有人站着,心中顿时明了。

    “刘飞肯定是得了消息,在窗口观察……不知道这个电话是谁打来的?”

    林浩心中嘀咕着,站起身来走了几步,用站台的橱窗挡着身体,拿出手机接了电话。

    “林浩是吧?”

    “你是谁?”

    “我是刘飞,找你谈点事情。”

    “说吧。”

    此时刘飞已经离开窗口,坐在了大班椅上,笑眯眯的说:“咱们之间,闹了一些误会和矛盾,男人嘛,有点矛盾无可厚非,我有很多事情要做,不想和你继续扯皮下去,能不能和谈?”

    这是试探我的节奏。

    林浩直接道:“多个朋友,总比多个敌人好,刘大少主动找我,我自然给你面子,不过,陈梦雨那边,我是不会放的。”

    听到这话,刘飞自以为探出了林浩的一点态度,笑道:“我也喜欢陈梦雨,既然你也喜欢,那咱们公平竞争吧。”

    “那就这么说了,我希望刘大少不要再玩幺蛾子的手段,背地里算计我。”

    说到这里,林浩挂了电话。

    “手段?嘿嘿。”

    刘飞冷冷一笑,把手机丢在桌上,对春子道:“林浩有个妹子,就在江州大学念书,名字叫林倩,大二英语系三班,你派人绑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