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89章 千万悬赏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5本章字数:2463字

    江州第一人民医院。

    救护车到春语茶楼的时候,刘飞已经躺尸,神仙来了都救不活,把他拉到医院,只是尽人事和责任罢了。

    刘飞的身份不一般,警方接到电话,火速赶到现场,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封锁现场,控制消息流传。

    随后警方通过问询和侦察,再调查监控录像,轻易的就把凶手的相貌体态,全部查了出来。

    警方成立专案小组,对收集的综卷资料进行分析的时候,专业的法医等工作人员,也来到了医院,对刘飞的死因进行全面检查。

    很快,法医的调查报告出来,刘飞死于喉骨碎裂,心脏爆裂,凶手极度凶残,具有极大危害性。

    刘家人也赶到了医院,刘光重看到验尸报告,浑身一阵颤抖,一阵天旋地转,话也说不出来就晕了过去。

    等到醒来之后,刘光重摩挲着刘飞的面颊,忍不住热泪盈眶。

    刘光重知道刘飞的行事,是有一些混账和纨绔,但总归是自己的独生儿子,每次出事都花了大力气摆平,却怎么都想不到,会有白发人送黑发人的一天。

    痛苦累积在心头,刘光重默然不语,心中却满是愤怒的杀机。

    不管是谁,害了我的儿子,都要付出代价。

    哪怕我刘光重散尽数亿家财,也要让他陪葬。

    外面传来脚步声,一个身材魁梧的大汉,推门走进了停尸的地方。

    这人叫做黄宝,是刘光重的司机兼保镖,低声道:“刘总,节哀,飞少的司机春子到了。”

    刘光重深吸一口气,擦去浑浊的泪花,呢喃道:“让他进来。”

    春子战战兢兢的进了停尸房,看到了死去的刘飞,顿时就扑了过去,一番痛哭流涕,倒也颇为感人。

    等他情绪稳定之后,刘光重开始了问话,对刘飞近日的行踪,有了大概的了解。

    刘光重摆了摆手,春子看了看黄宝,听他说道:“春子,你先到外面去,不要离开医院,听候我的吩咐,或许会有一些事情交给你来办。”

    等到春子离开,刘光重会见了专案小组的领导,悬赏一千万花红捉拿凶手。

    不管刘飞生前有什么罪恶,如今他被人杀死在街头,警方都要全力侦察,今早把凶徒抓捕归案。

    如今又有刘家的两千万悬赏,整个办案小组的成员,都如同打了兴奋剂一样,激情可谓满满,迅速投入到侦查中。

    与此同时,东城分局观礼派出所,也接到了一个案子:江州大学大二学生林倩,当街遭受凶徒绑架的案子。

    若是在平时,这件案子肯定要闹大,毕竟林倩的身份是大学生,学校领导比较关护,学生的舆论力量又很强大,会迅速传播开来,造成很大的社会影响。

    但是出了刘家公子当街被杀的案子,很可能涉及到,危害性极大的职业杀手,相对来说,林倩的案子就变得微不足道起来。

    派出所的领导,亲自到学校,会晤了院系的领导,拍着胸膛保证,三天内破案,加强校区巡查力度,给莘莘学子们,提供良好的学习和生活环境。

    反正他们的一番话说下来,院系领导很是满意,答应帮忙管控学生舆论的散播,尽量把这件事情的影响,控制在小范围之内,不会在社会上,引起不和谐的影响。

    警方把涉案双方的人员,带到了警局,立即开始了审查。

    这件案子发生在女学生身上,如果换做普通人,怕是要落了难。

    庆幸的就是,林倩习练家传武艺,危难关头沉着冷静,在正当防卫中,以一对二,不仅抓住两个凶徒,自身也未受伤。

    至于那开车跑掉的凶徒,因为遮盖脸面严实,没有被人看到面容,加上落网的两人,口风比较严,进了局子一直不开口,暂时还未查到有用的线索。

    林倩录完口供之后,还要赶回学校上课,一直陪着的辅导员,担心她内心有阴影,直接给批了两天的假,让她好好休息一下。

    作为林倩的好朋友,又是目击者,李雅兰也跟着来了,不过她不是主角儿,无法得到批假的待遇,下午还得去上课。

    等到辅导员带着李雅兰去学校,林浩把妹妹和陈梦雨,带到了旁边的咖啡馆。

    要了饮品之后,林倩看了看陈梦雨,并未隐瞒心头想法,低声问道:“哥,你是不是和人结仇了?”

    “我的事情基本都办完了,应该没什么状况,可能是误会吧。”

    林浩没有说出和刘飞之间的恩怨,以误会为由,把林倩稳住了,却也殷切的叮嘱,让她出入的时候小心一些。

    “我会小心的,只是没想到,这种桥段会发生在我的身上,想想还有些刺激。”

    林倩喝了口绿茶,笑吟吟的说着,压根就不怕。

    “我想想都吓死了,你还觉得刺激?”

    陈梦雨苦笑了一下,她当初遭受绑架,提心吊胆,吓得难以自制,快要尿出来,若不是林浩出手,说不定就要被撕票了。

    林倩吐了吐舌头,笑道:“换做以前,我也会害怕的,不过,跟着我哥练功之后,我就不怕了。”

    聊了一会儿,林倩去卫生间,趁着她不在的时候,陈梦雨终于有机会询问林浩:“你是不是认出他们来了?”

    “恩,是刘飞的人做的,那个跑掉的人,绝对是刘飞的身边人,貌似叫春子,是他带人到医院,把孟宽带到茶楼,那人具体姓什么,我还不知道。”

    林浩决定和陈梦雨深入开展关系,也就没有隐瞒,简单的说了一下。

    陈梦雨仔细想了想,说:“我没记错的话,他好像是姓郑,叫做郑小春,和刘飞是高中同学,一直跟在他身边做事。”

    “我会找到他的。”

    林浩轻轻捏着玻璃杯,一字一顿的说着。

    “刘飞这边的事情,肯定在严查,以我对刘光重的了解,他绝对会拿出悬赏花红……在这个关头,你就暂时忍耐一下,不要出手了。”

    陈梦雨殷切的叮咛劝慰着,末了又说:“再说了,他只是个小角色,你亲自出手,简直就是牛刀宰鸡,要不,由我来找人收拾他?”

    先前找人收拾孟宽,却是无功而退,弄得陈梦雨有些尴尬,不敢再大包大揽,只是征询式的询问。

    林浩也担心陈梦雨出手,会再次出错,导致事情败露,反而就不美,摇头道:“事关林倩,就是一根头发掉了,在我眼里都是大事,郑小春那人,由我亲自来。”

    “至于马上要进监狱的这两个,总是跑不掉了,由你来谋划吧。”

    林浩定了调子,没有把陈梦雨置身事外,让她有种一家人,共同面对困难的感觉,连忙应承下来,说这次肯定能办好。

    等到林倩回来,两人就没有再谈这个话题。

    林浩担心林倩有阴影,和陈梦雨一起,陪着她逛街,消费了一番,又开车载着她兜风,彻底疏散了她的心情。

    其实林浩的担心,稍微有些多余,林倩经过她的特训,心性已经比同龄人成熟很多,加上并未受创,倒是不会留下什么阴影。

    不过,不管怎么说,林浩和陈梦雨两人,带着她玩了几个小时,倒是让她觉得很开心,期间一直带着笑容。

    看着哥哥和陈梦雨,郎才女貌,交谈甚欢的场景,林倩觉得两人很是般配,就在心头嘀咕,梦雨姐姐会变成我的嫂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