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91章 下马威

    更新时间:2018-08-09 11:50:15本章字数:2499字

    林浩看了看来电,是陈梦雨打来的,很快就接了电话。

    “我得了消息,绑架倩倩的两个人招供了,但是供出的人,并不是郑小春,而是另外一个小混混。”

    听到这番话,林浩顿时就明白,这是郑小春的金蝉脱壳之计,给予一定的好处,找另外一个人顶罪。

    据说这年头的顶罪,已经形成了行当,有专业人员在做这个,进去蹲一年,换多少多少钱,比打工还要划算。

    而且他们内部有人,进去不会受罪,也不用干活,除了没有自由之外,就跟度假似得清闲。

    陈梦雨继续说道:“刘家肯定会发力,这个案子很快就要结掉,他们三个最多进去两年就能出来了。”

    “里面的两个,劳烦你安排人去收拾,找人顶罪的郑小春,我来办了。”

    林浩很快把这件事情定了下来,倒也不愿意,继续在警局扯皮,早点让他们把案子结掉,也省了一些事儿。

    其实如果不是有人报警,林浩甚至不想和六扇门的人交涉。

    “嗯,这件事情,我会做好的,时候不早了,我也不打扰你,记得早点休息哦。”

    陈梦雨关切的说完,这才挂了电话,却是怎么也没想到,林浩没有在宾馆,而是和另外一个女人,在街头溜达呢。

    “是不是女朋友查岗了?”

    孙芸从林浩的手机听筒里,听出是女人的声音,但她知道林浩没有女朋友,此番询问,却带着故意的调侃。

    “朋友。”

    林浩只说了这么两个字,倒也没有去刻意解释,转移话题道:“时候不早了,马路也压了一段,咱们还是坐车吧。”

    “好。”

    孙芸点了点头,停下步伐等候,那开车的司机刘玉芳,很快就把奔驰车,开到了两人的身边。

    就在两人要上车的时候,一辆法拉利敞篷跑车,从旁边开了过来。

    车内坐着三十来岁的男子,叼着雪茄,染着黄发,胳膊上有纹身,眼角画着眼线,看起来很是骚包的样子。

    看到孙芸在路边,法拉利轿车停了下来,车内的男子摘掉墨镜,对着孙芸挥挥手,笑道:“小芸,大半夜的还在外面呢?”

    “这是我堂哥孙泽平。”

    孙芸对林浩介绍了一句,那男子已经下了车子,看向林浩的目光,带着审视的味儿。

    “小芸,这小白脸不会是你的男朋友吧?你的口味很独特嘛。”

    被叫做小白脸,林浩皱起眉头,心里已是不高兴。

    “林浩,我哥长不大似得,说话没大没小,你可别介意。”

    孙芸瞪了孙泽平一眼,介绍道:“这是林浩,先前在园寨救了我……刚才我们一起去了警局,辨认警方抓来的几个嫌疑人。”

    “林浩?”

    孙泽平一愣,脱口而出:“靠,是你啊,听说了你的事情,谢谢你的援手,才让我老妹脱险。”

    说粗口这种东西,偶尔来一下,也都是正常的。

    不说普通人,就算是总统、主席、公主、王子等大人物,也偶尔会爆一句粗口。

    林浩也不例外,但是他听不得满嘴粗口的人,好似一天到晚以粪为食那般,要不怎么满嘴喷粪?

    孙泽平就是这种粗口挂在嘴边的人,让林浩觉得厌烦,只是对他点点头,话也不说一句。

    “草,你这家伙还挺狂的啊,是不是不懂得怎么说话?”

    看着林浩倨傲的样子,孙泽平有些不爽了,觉得林浩很不给他面子,没把他孙大少放在眼里。

    “哥,你知不知什么叫做礼貌?不要动不动说粗话。”

    孙芸凤眼一瞪,倒是维护起林浩来了。

    “玛德,那我就来点文明的。”

    说话的时候,孙泽平伸出手来,想和林浩握手。

    林浩却是无视他伸来的手,让孙泽平很是恼火,就在要收回胳膊的时候,林浩又慢吞吞的伸出了手。

    尼玛,玩我是吧?

    孙泽平脸上的不爽,已经很明显了,如果不是孙芸在旁边,不是破口大骂,就是伸手便打。

    “让你知道我的厉害。”

    孙泽平冷笑一下,暂且忍着怒气,把手伸了过去,想要在握手的时候,让林浩吃点苦头。

    可林浩就是故意玩他,在两人的手掌快要碰到的时候,骤然一缩胳膊,导致孙泽平握了一个空。

    孙泽平重心当即不稳,不自主的踉跄前扑,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孙芸愕然,没想到林浩这么‘小心眼’,刚见面就给孙泽平一个下马威。

    别看他们是堂兄妹,但是关系并不怎么好,孙芸也看不惯孙泽平纨绔的样子,却找不到机会收拾。

    如今看着躺在地上哎呦哼叫的堂哥,孙芸又觉得很畅快。

    林浩露出关切的神色,上前说道:“刚才我的手哆嗦了一下,你没事吧?”

    没事?你摔一下试试?

    “卧槽。”

    孙泽平气得脸色涨红,翻身爬起来冲向林浩,一拳打了过去。

    林浩心内暗笑,轻轻后退,闪开了这一拳。

    “平哥,不要动手。”

    孙芸见识过林浩的身手,明白堂哥虽然也经常健身,但真正动起手来,却是个草包货,绝对被林浩虐,连忙劝阻起来。

    “让开。”

    孙泽平指着孙芸,大声呼喝着。

    “想跟我比划比划?”

    林浩看他龇牙咧嘴,一副炸毛的样子,心想,你小子不知好歹,我就给你点颜色瞧瞧。

    孙芸车内的女保镖,也都走了出来,生怕他们打起来,把孙泽平架到了一边,不停的劝说。

    “草,等着。”

    孙泽平耐不住粗壮女保镖的力气,怎么都冲不上去,气鼓鼓的钻进法拉利,开车离开了。

    孙芸上前道歉:“抱歉,我这个堂哥,脾气比较冲,说话也不文雅。”

    “没什么,回去吧。”

    林浩并没有放在眼里,当先钻进了孙芸的车子。

    十几分钟后,车子开到地方,林浩下了车子,对着孙芸摆了摆手,也就进了宾馆。

    “这事儿弄得……”

    想想刚才的状况,孙芸无奈的摇头,也不知道吃了亏的堂哥,会不会再闹出什么事情。

    ……

    江州西城区,刘家别墅。

    刘飞的遗体,已经从医院弄到家里,在专业人员的忙碌下,灵堂架了起来,整个大院满是悲戚之色,不时传来刘家亲友之人的哭泣声音。

    刘飞还未结婚,尽管有许多女人,却没有留下子嗣,他这一死,刘光重这一脉,怕是要绝后了。

    别墅二楼的书房内。

    刘光重和警方人员通了个电话,大概知道了案情的进展。

    警方的调查很是严密,短时间内依旧没有线索,那凶徒的影像资料,经过重重对比,并未在资料库里,查到相关的内容。

    反复看了凶徒出手的视频,凶残而又老练,目标明确,一击得手,即刻退走,毫不拖泥带水,显然不是第一次干这活儿。

    资料库里没这个人,警方暂时定了一个方向:职业杀手,随即又和国际刑警组织联系,把影像资料发了过去,寻求他们的帮助,希望能够找出这个人。

    商海浮沉几十年,刘光重早就做到喜怒不形于色,除了下午到医院,因为太过悲痛,昏厥了一次之后,面色一直保持着平静之色。

    知道警方在火速破案,刘光重倒也没有催促,挂掉电话之后,把黄宝叫了过来。

    “小飞这段时间,和一个叫林浩的人纠缠不清,根据小春的说法,那人身具不俗的武艺,你找人查一查,那个姓林的有没有嫌疑。”

    “好的,我这就去办。”

    黄宝得了吩咐,应下之后,转身离开了书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