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0章 潜龙榜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27本章字数:2643字

    沐真淡然一笑:“因为我已经得知,这一次潜龙榜第二名的奖励,是赤麟兽血,而且还是上品货色的赤麟兽血,天城这一次的潜龙榜奖励,也可谓是大手笔了。”

    “赤麟兽,这种妖兽在北境之中极其罕见,几乎是绝迹,只有灵域世界中的位面大陆,才会出现这种异兽,即便是日月剑宫中,也没有几头这样的妖兽。”

    “而我修炼的功法,想要再进一层,就必须要赤麟兽血辅助,否则会有极大风险。如今这潜龙榜既然有奖励,我自然是必须得到。”

    方辰有些疑惑:“真哥你修炼的究竟是什么功法,怎么会需要赤麟兽血这样的东西?据传闻,赤麟兽血是用来祭祀,或是布阵,血气狂暴强烈,常人根本无法驾驭啊!”

    “这一点,我也不是十分清楚,反正我修炼的这门功法,不是传自日月剑宫,而是在我进入日月剑宫之前,师父留给我的一本秘典。”

    沐真笑道。

    “什么?”方辰神色震惊:“真哥你是说,你修炼的并非日月剑宫中那传说中的《日月剑典》?而是另外的功法?”

    这实在太令人匪夷所思!

    要知道,当今北境第一高手梦秋思,正是修炼了日月剑宫的镇派秘典《日月剑典》,一身日月真气登峰造极,才足以傲视群雄。

    还有什么功法,能够比的上《日月剑典》?

    方辰的心中,极为不解。

    然而,沐真修炼的那门功法,叫做《太古真元诀》。

    这部功法,来历神秘,是沐真在一次灵域世界的试炼之中所得。

    且太古真元诀,和其它任何功法的修炼法门都不相同,以至于,如今他并不知道自己的境界,究竟到达了一个什么样的程度。

    不过,从他修炼这门《太古真元诀》开始,修为一日千里,实力提升的速度,令剑宫之中无数天才都望尘莫及。

    甚至于,就连日月剑宫掌教至尊梦秋思,也对沐真修炼的功法感到好奇,曾亲自探查过一番,最后判定这部功法,是一部旷古烁今的奇典!

    只不过,以梦秋思的推断,沐真身上的那部《太古真元诀》,并不完整,而是一部残典。

    即便是残典,但也依然神奇,尤其是修炼这门功法的人,体内会孕育出一种“真元之力”。

    不过,这种“真元之力”极其强大,需要极其强横的肉身,才能够驾驭催动。

    这也是为什么沐真需要“赤麟兽血”的原因,只有再度增强肉身力量,他才能够继续突破下一个境界,否则他根本就无法驾驭真元之力的强大力量。

    所以,这一次的潜龙榜之争,虽然并非沐真回归泰元门最重要的事情,但也是计划之一。

    “明天,我就会启程前往天城,想办法调查出师父消失的真相。”

    这个时候,沐真笑了笑开口道。

    方夫人知道沐真决心已定,虽然知道这件事情极为凶险,但内心也同样渴望沐真能够探查出真相。

    最后,她似乎想到了什么,神色间,显露出了一丝忧虑:“真儿,你明天想要启程去天城,恐怕不能如愿。要知道,你当众抽打洪雨薇,那天城少城主极有可能会前来兴师问罪。”

    沐真不以为然:“天城少城主,我早就听闻此人资质逆天,据说还是整个天城年轻一辈中的第一天才高手,我倒也想要见识见识。”

    “真儿,这一次你一定不能冲动!那毕竟是天城之主的儿子,和大罗教的洪雨薇比起来,天壤云泥。”

    方夫人千叮万嘱道。

    沐真点点头,也不说话,只是淡然一笑。

    其实,今天他所做的这些事情,一方面的确是为了稳住泰元门的阵脚,另一方面则是在试探天城的底限。

    打洪雨薇。

    杀黑甲军。

    这一桩桩,一件件,对天城而言,都是犯了极大的罪责,即便不抄家灭门,也绝对不可能轻易放过。

    但那金甲军的统领,却并没有出手,任由沐真来去,这足以说明,天城到现在为止,对于沐真所做的事情,只能够忍让。

    从这一点,也就可以看出,日月剑宫这个超然物外的神秘宗门,即便是北境天城这个第一大势力,也不敢妄动。

    ……

    然而,同一时间,在万里之外的天城行宫之中,那少城主宇文晟,此刻正坐在黄金宝座上,听着洪雨薇的通报。

    这位如同传奇人物一般的少年天才,体型完美,相貌俊朗,剑眉星目,气质卓尔不凡,浑身上下充满了一股尊贵之气。

    他高高端坐在金色大椅上,身穿华服,神色之间,流露出一股高高在上,主宰众生的味道。

    自负。

    冷傲。

    这个时候的宇文晟,他并没有太大的兴致,去听什么大罗教泰元门之间的恩怨,如果不是照洪雨薇所讲,沐真抽打了她一巴掌的话,他早就将这个女人驱赶走了。

    毕竟,无论如何,那洪雨薇是他未来的妻室,这是整个北境众所周知的事情。

    今天沐真这一巴掌,打在洪雨薇的脸上,这等于是赤裸裸的挑衅。

    此刻。

    洪雨薇匍匐在殿堂中,语气哀怨,神色愤恨,一五一十将白天所发生的事情,都讲述出来,其中不断的提到沐真如何对金甲军不屑一顾,对她百般凌辱,试图激怒宇文晟。

    但不管她如何叙说,那宇文晟似乎都不为所动,仿佛这些事情,都与他无关一般。

    直至洪雨薇讲完,宇文晟才面无表情的开口道:“好了,这些事情,我已经知晓,雨薇你暂且退下吧。”

    洪雨薇见宇文晟似乎完全没有要问罪沐真的意思,不由得焦急道:“但……但是,那沐真完全没有将天城的律令放在眼里,难道不处罚此人么?”

    “嗯?”

    宇文晟神色间,流露出一丝不悦:“本座做什么事情,还轮不到你来提醒,退下!”

    “这……”

    洪雨薇见此情形,失望的站起身来。

    她虽然心中有万般不甘,但她也不敢触怒宇文晟,哪怕是她父亲大罗教的门主前来,也不敢触怒此人。

    所以,即便是再不甘心,她也只能选择离开。

    然而。

    就在她还没有完全走出大殿时,那宝座上又传来宇文晟的声音:“你记住,日后不要再去激怒沐真此人,他的身份,不是你所能够得罪。”

    洪雨薇的心中,顿时就感到莫名的绞痛。

    她再也忍不住内心的怨愤,转身问道:“为什么?为什么不能得罪此人?”

    宇文晟看着洪雨薇,看着她爆发出强烈的愤怒,怨气,以及种种疑惑,不甘,丝毫不为所动。

    此时此刻,他对洪雨薇不但没有丝毫怜惜,同情,甚至产生出了一种反感。

    的确,宇文晟和洪雨薇之间,根本不存在什么情分。

    之所以和此女联姻,那不过是大宗门之间的利益手段。

    多年以前,天城之主因为要打压泰元门,制约七大宗门之间的联盟关系,所以才使出种种手段,联姻只是其中之一罢了。

    所以,这个婚姻,只是利益的牺牲品。

    当然,即便宇文晟再怎么不喜欢洪雨薇,在名分上,她依然是未婚妻,也绝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欺负。

    所以,对于沐真这个人,宇文晟的心中,已经有了怒意。

    只不过,他喜怒不形于色,并未流露出来罢了。

    “没有为什么,也不要问为什么,你要明白,以你的身份地位,还不是他的对手,不要去做无意义的事情,退下。”

    宇文晟语气淡淡回道。

    话音一落,他从宝座上缓缓站起,朝着行宫深处走去,在走进殿内大门中时,停顿住了脚步,喃喃自语了一声:“沐真,日月剑宫,有意思……”

    在大殿门口的洪雨薇,自然也听到了这句话。

    她神色之间,不禁轻笑一声,虽然这宇文晟从始至终都没有发怒。

    但仅凭最后这句话,足以判断,他一定不会放过沐真此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