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 灰头土脸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27本章字数:2506字

    庄白羽这番话,彻底激怒了宇文晟,只见他脸色铁青,浑身剧烈颤抖,双全紧握,一股强大的真气波动从他周身散发出来。

    沐真自然知道宇文晟的心情,他朝前一步,靠近了宇文晟道:“难道你想出手?你要明白,这里虽然是你们天城的底盘,,但这庄园之中,可是有着不少高手,加上庄白羽此人,你恐怕不是对手。”

    “混账东西!”

    宇文晟的双眼,几乎快要冒出火来,但却只能按捺下来,毕竟他也明白,现在动起手来,并没有胜算。

    看到宇文晟气愤难当,沐真只是笑了笑,拉住他朝着大门外走去,似乎丝毫没有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这样让宇文晟感到十分不解。

    然而,当沐真靠近宇文晟,神秘的低声说了一句后,那宇文晟的目光突然闪亮起来!

    就在所有人都觉得,天城少城主和沐真两人要折道返回时,事情却是出现了变化。

    “嗡!”

    “嗡!”

    两道轻微的震动声,突然响起,只见宇文晟和沐真两人同时爆发出了一股强大真气,朝着二楼庄白羽喝酒的地方,轰击而去。

    “轰隆隆!”

    顿时,那二楼的地板就被轰出一个大窟窿,而且支撑整个二楼的一根巨大柱子,也应声断裂。

    随后,两人又爆发出一道真气,将支撑二楼所有的柱子,都一瞬间击断。

    “轰!轰!轰!……”

    刹那间,那整个庄园的二楼,就全盘倒塌了下来。

    “哈哈哈哈!”

    随后,只听沐真大笑一声,腾空一跃,直接落在马背上,宇文晟也同样跳在黑魇马上。

    “庄主,我和宇文少城主两人比拼真气修为,没有料到失手轰塌了你的庄园,实在是不好意思。不过,这里的损失少城主自会赔偿,你们就不必担心了!”

    沐真大笑道。

    话音一落,两人一拍马背,顿时就化为一道残影,消失在了原地。

    徒留下那目瞪口呆的庄主,和一些仆人。

    此刻。

    在他们身后,那原本富丽堂皇的庄园,此刻依然成为了一片废墟。

    无数的石块木板,从二楼纷纷落下。

    “啪!啪!啪!”

    一道道身影从废墟中腾空冲出,散发出一股股的真气波动,正是飘渺书院中的一众弟子。

    他们在猝不及防之下,还以为是遭遇到了突袭和刺杀,全部都紧张万分,到处搜寻着附近的修士气息。

    在这众人之中,有一位身穿黄色铠甲,浑身上下散发出一股强烈赤焰气息的少年,他冲天而起,直接飘洛在了庄园的空地上。

    此人身上的铠甲,散发出淡淡的光泽,如黄玉一般,是北境之中一种极其罕见的矿铁“黄玉星芒钢”。

    这种矿铁打造而成的铠甲,可以抵挡住真气七重化气境高手的轰杀,是极品宝甲。

    而身穿宝甲的主人,正是庄白羽。

    此人仪表堂堂,身材堪称完美,浑身充满着一股爆炸性的力量,气息高贵,目光之中充满了高高在上的神色。

    这原本是一代天之骄子,但如今却是满身尘土,弄的狼狈不堪。

    “宇文晟,日月剑宫的少剑主,本座要活剐了你们!”

    庄白羽一边怒骂,一边将身上的尘土用真气震落,整个人暴怒不已。

    他目光扫射全场,看着前面不远站着的那些侍女仆人,怒不可歇道:“今天这里发生的事情,谁都不许宣扬,还有,把这庄园中的所有人下人,全部杀死!”

    霸道!

    居然要把知道这些事情的人,全都杀掉!

    当下,庄园中的那些侍女仆人,连带着庄主一起,全部都跪倒在地上,尤其是那些侍女,一个个哭的梨花带雨求饶。

    不过,庄白羽的这个决策,最终还是被阻止了。

    毕竟这里不是飘渺书院的地界,而是天城。

    只见一位身穿金袍的老者,他摆了摆手道:“白羽,你日后是要继承飘渺书院大统的人,不要太过任性,而且这里也不是我们飘渺书院,还是不要惹是生非的为妙。”

    “哼!”

    庄白羽这才怒哼一声,不再执意杀死那些庄园下人。

    但他对沐真和宇文晟的恨意,却是没有丝毫加减少:“宇文晟,你们两个在潜龙榜上等着,本座势必要将你们身首异处!”

    此时此刻。

    远在数十里外的街道上,雪玉骢和黑魇马的速度,逐渐缓慢下来。

    马背上的宇文晟和沐真两人,却是大笑起来。

    “好!很好!我发现你这个人真的是越来越合我心意了。”宇文晟看了一眼沐真道:“那二楼倒塌下来,势必要让那庄白羽狼狈不堪,虽然只是一场小打小闹,但却是解了本座心中的一口恶气。而且,咱们还可以说是较量身手,是不小心误撞了庄园,这么一来,也不会落人口实,实在是妙!”

    沐真却是随意的笑了笑道:“雕虫小技,不值一提。”

    说完,两人一拍马匹,疾奔而去。

    然而,这件事情却是很快就传遍了天城,引起了诸多人议论。

    众人都认为,这日月剑宫的少剑主,实在是麻烦不断,四处树敌。不过,同一时间人们又发现,此人似乎和宇文晟已经渐渐转化为了知己好友。

    当然,这件事情最后也传到了洪雨薇的耳中。

    她虽然心中十分疑惑,不过还是不愿相信宇文晟和沐真,会成为什么朋友。她认为,这只不过是日月剑宫和天城之间的礼节来往,毕竟宇文晟应该是恨沐真的才对。

    “沐真这个混蛋,还有宇文晟……”

    不过,洪雨薇秀美的脸庞上,还是露出了担忧,要知道她最大的凭仗,那就是宇文晟,若是宇文晟真的和沐真化敌为友了,那么她就处境就会变的不妙。

    不仅仅是她。

    就连她的父亲洪天辰,也同样十分忧虑。

    毕竟,这个沐真,一日不除掉,他就一日不能放下心来。

    “不过,这件事情也并非没有好处,雨薇你想,沐真和庄白羽结仇,这对我们来说,是好事!”洪天辰道:“我们可以仔细的谋划一番,只要能够做的天衣无缝,必然可以除掉此人,至于宇文晟,你可要小心的侍候着,不能出什么差错。”

    “哼!”

    洪雨薇怒哼一声,神色之中,充满了怨愤。

    ……

    至于沐真和宇文晟两人,此刻却是到了天城另一座有名的庄园对饮了起来。

    两人之间的关系,仿佛因为这件事,彼此变的缓和了许多。

    宇文晟心情大好道:“有时候觉得,自己虽然贵为天城少城主,许多事却不能够任意妄为,反倒是今天,真是痛快!痛快!……”

    “都一样,我在日月剑宫之中,也是难得清静,难得开心。”沐真笑了笑道。

    宇文晟一怔道:“哦?你在日月剑宫,也和我一样,有诸多烦恼?”

    “是征战不休。”沐真摇摇头道:“你可能很难想象,从我到日月剑宫直至现在,已经进入五次灵域世界征战,每一次都险些不能存活,几乎是九死一生。”

    这让宇文晟感到震惊。

    一个仅仅只有十六岁的少年,居然面临生死存亡多达五次,这的确让人很难想象。

    “其实,今天这个庄白羽,他这个狂暴乖张的性格,也极有可能和他在灵域世界中的试炼有关。毕竟,他也曾经几度进入过灵域世界,凡是身上杀戮极重的修士,性格都极度暴戾。”沐真神色严肃道。

    “哦?这么说来,那个语气狂妄的小子,看来也是的确有着超凡实力了。”宇文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