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9章 明争暗斗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28本章字数:3199字

    “不过,这幕后真凶究竟是何方神圣?”沐真想了想道:“按道理说,大罗教首当其冲最有嫌疑,他们巴不得我和飘渺书院结怨。”

    “而且,大罗教中化气境高手众多,挑选出一些拔尖的剑道高手,也不是不可能。”

    “不过也不能完全断定就是大罗教,毕竟北境之中仇视我的人,也有不少,想在这个时候挑起我和飘渺书院恩怨的人,也大有人在。”

    就在沐真仔细思虑这些事情时,泰元府门外,传来了躁动声。

    七八位飘渺书院的金书弟子,簇拥着一位傲气凛然的少年,闯了进来。

    那少年,正是庄白羽。

    “沐真小贼,速速滚出来!”庄白羽站在泰元府门前怒骂起来,满脸怒容。

    沐真这一次倒是很快就出来了,他知道事情非同小可,一到府门前就直截了当道:“听闻你遭遇刺杀,很多人都讹传那刺客是我的剑卫,所以你觉得幕后真凶是我,前来兴师问罪,对么?”

    “嗯……”

    沐真如此开门见山,这倒是让庄白羽和飘渺书院一众人等有些意外。

    不过,这并不能消除庄白羽的怒火,他依然恨恨的道:“沐真,你少在这里故弄玄虚,说这么一番话,无非是想让我们放过你,这是休想!我怎么都没想到,你居然会是这么一个卑鄙小人,不敢接战书和我正面争锋,在背后放冷箭行暗杀这种阴险手段,难道你不怕挑起日月剑宫和飘渺书院的战火?到时候恐怕就梦秋思也维护不了你!”

    “混账!我日月剑宫掌门的名讳,是你能直呼的么?”沐真目光一冷道。

    这个时候,就连缥缈书院众人中的一位长老,他也觉得庄白羽这么直呼梦秋思名号极为不妥。

    要知道,如今这刺杀的事情,还没有彻底查清究竟是何人所为。

    虽然沐真的嫌疑最大,但在没有真凭实据的情况下,也不能够怎么样。尤其是梦秋思的名讳,那不是什么人都能够贬低的,北境第一强者梦秋思,即便是飘渺书院掌门,也要礼让三分。

    于是,这长老轻咳一声道:“沐少剑主,这件事情其实我们也是就事论事,再说您也的确是有这个动机和实力,容不得我们不怀疑。”

    沐真点点头:“这一点我很明白,我的确是有刺杀的动机和实力,不过你们仔细想一想,若是我真的想刺杀那小子,怎么可能会让手下故意穿着日月剑宫的装束呢?这岂不是搬石头砸自己脚么?”

    “额……”

    飘渺书院那长老当即无言以对。

    不过,庄白羽却依然怒气冲冲道:“谁知道呢,也许你是故意这么做,这么一来,也正好可以用这个理由来混淆是非,你这小子向来狡猾,上一次庄园的事情就是你幕后唆使宇文晟的吧,你以为我会信你?”

    沐真听的无奈:“如果按照你这个说法,那我岂不是今晚上找人订制几套飘渺书院的衣服,然后刺杀我自己,也可以说做是你报仇?”

    反正都是讲不通,沐真也不想再解释。

    这番话听的那庄白羽浑身颤抖,恨不得和沐真一决生死。

    见此情形,沐真最后道:“庄白羽,我也不想多说什么,但有一点你要清楚,你身边那位长老,应该是真气八重罡气境巅峰的修为吧,论实力比之七大宗门掌教还要强上一筹,我那日月剑卫挑出三人联手,虽然可以抗衡一般的真气八重高手,但是要面对一位罡气境巅峰的高手,那是绝不可能。”

    “既然如此,那我何必去进行一场毫无胜算的刺杀,然后惹祸上身呢?这完全不符合逻辑。”

    的确。

    庄白羽身边那位长老,实力极强,即便八名日月剑卫联手,最多也就是平分秋色,只有三人的话,那绝对是送死。

    那长老也听的微微点头,最后道:“沐少剑主说的不无道理,不过在事情没有彻查清楚之前,你依然还是有着极大嫌疑,鄙人这次奉院主之命保护庄少院主,那是绝对不可能让他出现丝毫意外,一旦查出真相,不是沐少剑主就罢了,若真是你下的手,那就不要怪我辣手无情!”

    庄白羽也大致明白了过来。

    他知道这事情之中,必然有着极大猫腻。

    不过潜意识里,他还是更加痛恨沐真,但如今没有任何证据,他也无可奈何。

    “沐真,本座就暂时放你一马,不过潜龙榜上,你可就要小心一些了!哼……”

    庄白羽恨恨道。

    随后,他才和飘渺书院众弟子离开泰元府。

    看着庄白羽离去的身影,沐真也不得不承认,此人虽然看似莽撞,但的确是一个罕见的天才。

    毕竟,能够在三位化气境巅峰高手的刺杀下,还能够全身而退,这份实力在北境之中几乎是挑不出几个人。

    所以,一旦在潜龙榜上遭遇到此人,将会是个劲敌。

    ……

    随着庄白羽和飘渺书院的离去,泰元府门前围观的人也陆续散去。

    这一次,虽然沐真和庄白羽没有正面争锋,但对众人而言,依然十分刺激。他们都可以看的出来,日月剑宫和飘渺书院这两大巨无霸势力,日后必然会有更多的碰撞。

    在这围观的人群中,一道身影在消失在当场之后,骑上快马,连夜兼程,居然朝着大罗教的方向赶去。

    此人,正是大罗教派出的一名细作。

    “禀告掌门!那沐真和庄白羽只是口角相争,彼此之间,并没有真正动手。”

    大罗宫的大殿中,那名细作将自己所看到的情形,一五一十传报着。

    “知道了,退下吧。”

    大殿宝座上的洪天辰摆摆手,让这细作退下,在这细作离开大殿之后,侧门居然走出了三位身穿白衣,装束和日月剑卫如出一辙的剑客。

    其中一人一进大殿就愤恨的道:“掌门,这件事情都怪我等实力不济,没能成功的杀死那庄白羽,否则缥缈书院绝对不会听那沐真的什么解释,直接杀戮!”

    洪天辰却是摇摇头道:“这不能够怪你们,我也没有料到,这次那庄白羽出行,会有真气八重罡气境巅峰的强者跟随,这样的高手,即便是我亲自出面,也很难对付。”

    “不过,虽然没有达到目的,也并非没有作用。”洪天辰又道:“此刻,那庄白羽必然对沐真恨之入骨,会想尽一切办法报复,那潜龙榜上,必然会生死搏杀。”

    “而且,那庄白羽的实力,据说极强,而且将飘渺书院的神通绝学也修炼了出来,十六岁就能够成功修炼出神通战技的,在整个北境,可是极为罕见!”

    “以此人的实力,斩杀那沐真,应该是十拿九稳。”

    另一个白衣剑客也点点头:“的确,我们三人在刺杀庄白羽时,他施展出了一门极为神奇的武学,瞬间爆发出超越他自身的数倍实力,否则的话,当日就能够将他格杀在当场!”

    “那是飘渺书院的神通绝学《逍遥金波图》,分为九重,据说每晋升一重,就能够提升一倍战力,修炼圆满的话,可以爆发出超越自身的九倍战力!我大罗教若是能够得到一门神通绝学,也不至于屈居飘渺书院,天城,日月剑宫这些势力之下……”

    洪天辰感慨道。

    与此同时。

    沐真在回去之后,左右思量一番,觉得这件事情非同一般,一旦处理不好,会极端的恶化两大势力日后的关系。

    当即他就书信一封,遣人送到了飘渺书院所在的客栈,表示慰问,同时也送了一些日月剑宫中的疗伤圣药。

    毕竟,无论如何,这些礼节还是不能少的,沐真如今代表的是日月剑宫,一个巨无霸势力,能够影响北境格局的巨大宗门,关乎千万人的生死存亡。

    不料,那前去的信使却是被打了回来,据说庄白羽看到沐真的书信后,破口大骂“虚伪小人”,而且还出手打了那信使。

    这让沐真感到又是愤恨,又是好笑。

    不过,该做的他已经做到,剩下的事情,他也不愿再多想。

    第二日。

    沐真派去日月剑宫的一位剑卫回到府中,还带了一批元灵石。

    不过只有三十块。

    三十块虽然已经不少,毕竟整个泰元门,倾家荡产,也只是能够拿出三十块而已。

    然而,沐真当初索要的数目,却是五十块。

    那剑卫有些不敢看沐真道:“少剑主,洛宫主在得知这件事情后,已经尽心尽力的去筹措了,不过这段时间我日月剑宫往返灵域的人数众多,消耗元灵石太过厉害,没有办法,如今只能凑到这么多了。”

    “不过洛宫主最后也交代了,说让少剑主再多等些时日,等宫中高手都征战回来,元灵石就不会这么吃紧了。”

    沐真微微一笑:“无所谓了,那天城之主曾许诺下三十块,加上泰元门中的三十块,差不多就可以了,洛师叔对我还是一如既往的关爱嘛。”

    “关爱,额……”

    那剑卫偷偷看了一眼沐真,讪讪的道。

    “嗯?怎么了,有什么事情直说。”沐真奇怪问道。

    “是这样的,洛宫主在得知你需要用如此之多元灵石之后,几乎是气的咬牙切齿,她还说等你回去之后,不但要让你面壁思过,还要让你把借的元灵石都还给她……”那剑卫说道。

    “还给她?面壁思过?她这是想把我困死在日月剑宫,这是痴心妄想。”

    沐真神色一怔道。

    那剑卫却是不再回话,心道这些事情是你们高层之间的纠葛,和我们这些人没什么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