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5章 袁昊空

    更新时间:2018-08-09 11:40:29本章字数:2473字

    “安宫主这么快就回宗门了?咦?安宫主的气息怎么如此虚弱,是受伤了么?”

    也就在众人进入宫门时,不远处突然间传来一阵幽幽的声音。

    听到这番话,莫宇和宁馨都不禁转头看去。

    毕竟以安纪昀在日月剑宫中的身份,怎么可能还有人敢说出这种带有暗讽语气的话,来人必然不简单。

    安纪昀也停下脚步,扭头看了看,眼神徒然变的有些冷峻起来。

    沐真听到这声音,下一刻就知道来者是何人,他极目望去,立刻就看到了一个身穿青色长袍的高大男子,此刻正负着双手,似笑非笑的朝着众人走来。

    这青袍男子,脸型瘦长,眼睛狭小,笑起来给人一种极其阴森的感觉。

    然而,这青袍男子的身份,却是极为的不简单。

    日月剑宫真阳宫宫主,袁昊空。

    这袁昊空,也是日月剑宫中的一位大人物,在九大宫中,除了日月宫的安纪昀,论实力修为,几乎再没有人能和此人相媲美。

    可以说,在整个日月剑宫中,是除了梦秋思和安纪昀之外,当之无愧的第三号人物。

    不但如此,他和梦秋思安纪昀两人,都还是上任日月剑宫剑主的真传弟子,在辈分上,还要比安纪昀高一些,乃是她的师哥。

    不过,安纪昀的修为实力,却一直都稳稳当当的在他之上,否则日月宫主之位,恐怕就是袁昊空,而不是安纪昀了。

    此刻,这袁昊空正要出宫,却不曾想在宫门前碰到了安纪昀,恰恰又察觉到安纪昀身上的本源消耗一空,极其虚弱,似乎经历了一场大战,而且还受了伤。

    “不错,我的确是受了伤,但这又和你有何干系?”

    安纪昀用余光看了看袁昊空,冷冷道。

    那袁昊空却是嘿嘿一笑,丝毫不以为然:“是么,我这也是出于关心同门,毕竟你我同出一脉,如今安宫主受了伤,我又岂能无动于衷呢?”

    “也没什么,不过是和两大真气九重巅峰高手搏杀了一番,谁也没能奈何的了谁罢了。”安纪昀冷笑一声。

    “哦?居然有这种事情,也不知那两大真气九重巅峰高手,是何方神圣,竟将安宫主逼到如此地步?”

    袁昊空不由得疑惑道。

    “对方是何方神圣,这和你并没有什么关系,毕竟以你的修为,也很难帮助到本宫,让开。”

    安纪昀神色冰冷,语气之中,充满了深深的厌恶。

    这袁昊空和她,向来不合,两人之间的关系,势成水火,甚至于日月宫和真阳宫的弟子,也常常对立。

    “以我的修为怎么了?我这几日已经开始领悟圣位奥义,虽然没能突破圣位,但也算是大有所获,修为也水涨船高,放眼全天下的真气九重高手,如今能被我看到眼里的,还真没有几个。”

    袁昊空得意的大笑道。

    “嗯?”

    安纪昀目光一闪,深深的注视着袁昊空,顿时就察觉到,这袁昊空身上的赤焰真气,比以前更加雄浑,而且更加刚猛,整个人仿佛就是一团隐藏在虚空中的爆裂火焰,给人一种烈日当空的感觉。

    这份实力,让安纪昀感到心神一震。

    她没想到,一直都被自己稳稳压了一头的袁昊空,此时此刻,修为居然提升到了如此地步,丝毫不亚于她。

    甚至隐隐约约中,还有一股能够和她分庭抗争的味道。

    “好,很好,实力提升,这对我日月剑宫而言,是天大的好事,值得庆贺。”安纪昀淡淡的笑了笑。

    “庆贺就不必了,不过下次若是有什么难处,需要援手,不妨来求求本座,这么一来就不会被人打的如此狼狈,说不定还会丢了性命,哈哈哈哈!”袁昊空大笑道。

    “是么,本宫的事情,还轮不到别人来操心。”安纪昀冷冷道:“另外,你这一次出宫,是宫内发生了什么事么?”

    “是掌教的命令,让我这一次辅佐沐真师侄,共同征讨大罗教,不过我还要先去处理一些事务,等回宫再和沐真师侄商议。”

    话音一落,袁昊空便大步流星的朝着门外走去。

    而安纪昀而是气的脸色煞白:“秋思究竟是什么用意?居然让袁昊空和你一起去征讨大罗教,此人心机如鬼,又怎么可能会卖力?”

    沐真也是极为疑惑。

    他虽然是梦秋思的真传弟子,不属于九大宫的任何一宫,和这袁昊空也没有什么矛盾,但因为安纪昀的关系,两人几乎没有任何交际。

    所以所,这一次让袁昊空出宫帮沐真征讨大罗教,这让人有些想不通其中的缘由。

    “我去问一下秋思,这件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

    安纪昀脸色不悦的带着沐真,直接朝着日月宫走去,一路上,两人都是满怀心事,只有宁馨和莫宇两人感到极为的新鲜,看着日月剑宫中山峰上的一处处高大建筑,以及壮丽的山色,不由得连连惊叹着。

    走出正一宫,直接抵达到真阳宫中。

    那真阳宫,则是通往日月宫的唯一山峰,一进入到真阳宫中,宁馨和莫宇两人,顿时就感受到真阳宫弟子那股浓浓的敌意。

    很显然,这和安纪昀袁昊空两人的恩怨有关。

    而且,其中最大的关键,则是沐真取代了真阳宫首席弟子烈尘的少剑主之位,这也是整个真阳宫更加怨恨安纪昀的缘故。

    不过,在安纪昀的面前,这些弟子倒是丝毫不敢放肆,见到沐真,依然毕恭毕敬的行礼,但明显能够看的出来,神色之间流露出着阴奉阳违。

    沐真这个时候,也只是淡淡笑道:“日后我们进出真阳宫,都要小心一些,若是有人前来挑战你们,也不要理会。”

    莫宇听到这番话,感到后背有些发凉。

    他如今的修为,虽然是真气六重巅峰,在同龄人之中,绝对算的上是佼佼者,但在日月剑宫之中,就算不得什么。

    而且,这一路走来,他所看到的真气七重弟子,比比皆是,化气境高手,在别的宗门绝对算的上是中流砥柱,在日月剑宫,不过是核心弟子罢了。

    所以,即便真的有人前来挑战的话,莫宇也只能是选择忍耐。

    “少剑主,若是真的有人前来挑衅,那我是否真的只能一直忍着,毕竟我现在也算的上是日月宫的弟子,这么做是否太过有损少剑主和安宫主的颜面?”莫宇有些胆怯的问道。

    “这一点你倒是不必担心,我日月宫中,也一样高手如云,而且同境界的弟子中,实力修为都还要在这真阳宫之上,所以,即便你被欺负了,也一样可以找同宫的师兄妹帮忙。”沐真笑道。

    “而且,日月宫也是本门九大宫之首,想要修炼《日月剑典》,也只有成为日月宫弟子,才有这个资格,所以其它八大宫的弟子,也往往不敢得罪日月宫的弟子,否则日后真的成了同宫的师兄弟,未免太过尴尬。”

    莫宇点点头道:“这么说来,看来日月剑宫也是结党营私的厉害,九大宫,其实就等同是九方势力。”

    “这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九大宫虽然结党营私,但这都是对内,而且竞争力强,门中的强者才会涌现更多,这也是师尊将日月剑宫发扬壮大的一个手段。”沐真解释道:“至于对外,我日月剑宫则是齐心一致,共同抗衡。”

    “有道理。”

    莫宇有些恍然。